新闻资讯

岑氏留言

  • 岑永康于2019-05-13的留言:

    寻九江山边里 岑伯赞—岑省躬—岑存仁、岑志仁—芳生、寅生
  • 岑长峰于2019-05-06的留言:

    各位家门大家好!我是湖北浠水县岑氏,据族谱记载我岑氏世居湖北枣阳,元至正年间徙江西丰城,明洪武四年始祖万二公复迁蕲水(今浠水)。万二公出自何祖希望各位宗亲提供线索。另我浠水岑氏清朝至民国年间不断有族人迁本省十堰房县、郧县、郧西、竹山、竹溪、谷城。陕西、安康、镇安、虞城、商洛。以及安徽六安、霍山、金寨、霍邱,河南商城、固始、确山,江西等地,由于过去信号不发达谱上没有记载其后代,如果你们先祖是浠迁出的请与我联系。我们的字派是:庆福志以单,高山怀人巨,三世承天德,隆兴万永年,道学孚先序……电话15071695485
  • 岑子望于2019-04-27的留言:

    我看到写着岑氏历史名人,上面只有4个人名,这是不对的。 汉光武帝时期征南大将军岑彭(历代追溯为岑氏得姓始祖) 唐朝宰相岑文本(既岑长倩之父) 著名诗人岑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 岑同保于2019-04-19的留言:

    有岑氏微信群吗
  • 岑永康于2019-04-07的留言:

    祖上南海九江 曾祖岑芳生,祖父岑多传(全或泉)、六伯父岑达传(全或传),父辈岑澄波,堂叔岑泽波、堂叔岑湛波。只知道当年祖父在日本侵华时走难来了香山县,避战乱于澳门谋生。祖上多代俱从事中医。 现想了解,属那房人?当年由于政治环境影响去祠堂族谱也无法登记13392917987。 当年的祠堂、祖屋也不在了。

    岑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岑氏要闻

    对福建同安受飨宫供奉的神其所代表 人物的探讨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岑时一 更新时间:2019-06-17 15:01:39

    对福建同安受飨宫供奉的神其所代表

    人物的探讨

     作者:岑时一

    福建王建民先生发来同安受飨宫多幅照片以及“重建受飨宫碑记”和“陈滄江简介”等资料,征询受飨宫所供奉的神是广西岑府什么历史人物。本人看了这些资料并查阅有关史料,初步作如下认定。

    一、对发来的资料某些纪述可能有误。

    1、陈健(号滄江)明代任职次序。“简介”说:“陈滄江(1491-1561)……明正德十四年(1519)中举,嘉靖五年(1526)丙戌进士,历官刑部主事、江西南安(今大余)、广东廉州(今广西合浦)、广西南宁(今南宁市)三府太守,以刑部郎中、中宪大夫(正四品)告老。”本人查看清宣统元年版《南宁府志˙职官志》记载:陈健,同安人,进士,嘉靖二十三年至二十六年(1544-1547)任(南宁)知府职。以此推算,陈健中进士到任南宁知府职相隔十八年,去南宁知府职到告老返乡(1555)相隔八年。以此分析其任职次序应是:刑部主事——江西南安知府——广西南宁知府——广东廉州知府。其告老应是从廉州知府任职上离去返乡的。

    2、受飨宫是什么时候建的?“重建受飨宫碑记”说:受飨宫“为明嘉靖十四年(1535)三府太守陈滄江由广西廉州府任所奉回之岑府文武二太保”时所建。根据上面所说任职次序,建设的时间应是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陈健从廉州府告老返乡之后,“碑记”把“三十四”的“三”字漏了。

    3、发来的资料中说该宫庙有“主痘尊王”或“主痘娘娘”,这个“痘”字可能有误。本人分析,“痘”字可能是“逗”字之误,因现今这个庙重建前历时已久,字体篆书或正楷,时间久了笔划难免会模糊,容易认错。“逗”是引导的意思,词义清楚。

    4、“重建受飨宫碑记”说所主祀的是岑府文武二太保,附祀李府元帅哪吒三太子黑虎大将。岑府,“碑记”已说清楚是广西的,而“李府”是什么地方的?没有资料说明。看来这个“李府”有误,该宫庙所供奉的神,不论主祀或附祀除陈滄江本人外都应是“广西岑府”的家人。

    二、受飨宫供奉的神都是指“广西岑府”什么人?

    首先要说明的“岑府”的府不是“府第”的府,而是“州府”的府。明代,广西岑氏土司府先后有田州、来安、思恩和镇安四个府。其中来安府于洪武七年已降为州,思恩府于正德十二年被官军剿平,已改土归流,田州府于嘉靖五年被保留田州岑氏土司世袭,但降府为州,此时广西府级的岑氏土司就只有镇安府了,那末“岑府”是不是指镇安岑氏土府呢?看来不是,因镇安府与陈健没有什么交往,惟一与陈健有接触和往来的是田州,田州在历史上是个重镇,比较有名,田州岑氏土司虽已降级,在明代人们仍习惯称它为田州府,所以“重修受飨宫碑记”中所说的“岑府”应是指田州岑氏土府。

    那末明代正德和嘉靖年间田州岑氏土府、土州中那些官员是被陈健作为神供奉在受飨宫的呢?现逐个说明如下:

    1、附祀哪吒神像指的是岑芝。岑芝是岑猛的孙,于嘉靖八年(1529)知州事,十六年(1537)正式袭州职。知州事后在祖母瓦氏夫人训导下能励精图治,革弊除奸,克缵前徽,甚有政绩,陈健知南宁府期间对岑芝应有所了解。嘉靖三十二年(1553),琼州(今海南岛)有黎酋那燕等叛乱,岑芝奉军门檄调随征,为左先锋,从广西田州出征琼州肯定要经过廉州,此时陈健正知廉州府职,从廉州到琼州需要坐船过海,而船只的调集和粮饷的供应就必须要得到陈健的大力协助,此时他们两人的交往应是很密切和融洽的。到琼州后,岑芝率军破敌屡建奇功,但在一次行进中遇敌奇袭,寡不敌众,岑芝身负重伤,有土目建议芝因重伤率众退出战斗,芝便责之曰:“土司之设,原以屏翰中邦,况吾宗几覆,蒙圣恩浩荡,得延一线。今日虽肝胆涂地,不足报高厚于万一,忍以身家之念而愤事乎?尔等努力,毋以我为念。“未几日不治而离世。事闻于朝,恤典有加,赠奉训大夫。对岑芝这次出征作战的表现,陈健当然是很清楚的,肯定会受到深深的感动。为颂扬岑芝作战英勇,为国尽忠不怕牺牲的精神,便在受飨宫里将其塑像比作哪吒予以供奉。

    2、附祀“主逗娘娘”或“注生娘娘”神像指的是瓦氏夫人。瓦氏夫人是岑猛的妾,原名叫岑花,是归顺州土官岑璋的女儿,岑猛被害死时她才二十九岁。岑猛死后,于嘉靖八年(1529)由其孙岑芝知州事,是年岑芝才八岁。岑芝于嘉靖三十二年(1553)出征琼州战死后,便由其曾孙太寿(岑芝长子)知州事,是年太寿才四岁,太寿弟太禄约二岁。岑芝和太寿知州事的初期都是在其祖母(或曾祖母)主持和教导下进行的,都认真贯彻和践行了新建伯王守仁在给明世宗的奏章中所作的“田州外捍交夷,内屏各郡,治田州非岑氏不可”的提示。从其丈夫岑猛去世到她去世的三十年中,真正管治田州的便是她,她为田州岑氏土司的重生注入了新的活力,因此把瓦氏夫人称呼为“主逗娘娘”或“注生娘娘”也是很恰当的。

    然而瓦氏夫人令陈健更受感动的是她不顾年事已高(已58岁),不顾土官孙子刚战死不久,而毅然接受朝廷从征的调令,代年幼的土官曾孙太寿领兵远征入侵江浙的倭寇,亲自驰骋沙场与敌博斗并取得了很大的胜利。对这件事,陈健肯定会拍手称快,会大加赞赏的,因福建也同样遭受倭寇入侵之苦,他家正是为避倭患才从前宅迁入城内后炉的。对倭寇的痛恨,更促使他把瓦氏夫人作为神附祀于受飨宫中。

    3、正德福神指的是岑猛。岑猛的父亲叫岑溥,于成化十年(1474)袭田州知府职,生子三个,长子岑猇,次子岑猛,三子岑狮。弘治三年(1490)岑溥与恩城州岑钦交恶,钦便领兵攻夺田州,溥出逃。巡抚即请贵州、湖广官军合剿之,岑钦死,事平。朝廷以岑溥有罪革去知府职,但仍留知府事,以观后效。弘治九年(1496)总督邓廷瓒奏言:“岑溥前以罪革,随征屡有功绩,乞复其冠带,领兵赴梧州听调”,从之。岑溥离田州赴梧州后,田州府事便由其长子岑猇署理,实为自行袭职。弘治十三年(1499)岑溥从梧州回到田州,知道猇署理府务期间表现很不好,性桀悍不驯,目民怨之。便说:“岂可因一人而失民望乎?”便决定将府职传袭给次子岑猛,猇怒,以兵劫父夺印。紧急之时,猛祖母覃氏将猛(约六岁)匿衣篢中由头目黄骥护送偕奔苍梧。岑溥被劫持后,即被其儿子岑猇杀害。溥死后,猇自知其罪恶难逃,便自杀身亡。猇死后,田州府的府事即由头目李蛮代理。到正德三年(1508),岑猛已满十五岁,奉旨准予袭职,便在头目黄骥陪同下从苍梧回到南宁,此时黄骥为争权便与驻守田州的头目李蛮发生矛盾,黄骥挟持岑猛并勾结思恩府知府岑浚与李蛮对抗,并将岑猛一直扣留在思恩,直到正德十一年(1516)总督邓廷瓒檄副总兵欧磐等到思恩对浚施之以威,浚惧才放岑猛回田州。可岑浚对此始终耿耿于怀,很不甘心,第二年即正德十二年(1517)浚便发兵攻陷田州,猛与蛮只好出奔。为对付岑浚的顽横与不轨,朝廷便调集各路大军围攻思恩,将岑浚之乱平定,这年岑猛才稳定承袭田州府职。本来田州土府职是轮不到岑猛承袭的,而早已自行袭职的兄长岑猇不思改正自己的缺点和错误,为保住已到手的知府职位,竟残暴地将其生父杀害,如果其弟岑猛不及时想法逃出,恐怕也成他刀下之鬼。岑猇的叛逆对岑猛来说是很大很危险的坏事,但坏事变成好事,虽经受了很大的周折和磨难,最终还是登上了田州土知府的宝座,从这一点上说,岑猛在正德年间还算得上是有福气的。

    4、主祀二兄弟太保神像指的是太寿、太禄。太寿是田州土官岑芝的长子,太禄是次子。嘉靖三十二年(1553),岑芝奉命出征琼州战死时,太寿才四岁,太禄大约是二岁。岑芝为保障边疆安宁而牺牲留下了两个幼小的遗孤,作为与琼州一水之隔的廉州知府陈健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感到十分悲痛和表现出无比的怜悯。太寿四岁即知州事,过两年只六岁又奉命随祖母远赴江浙抗击入侵之倭寇,抗倭回来的第二年只七岁便夭折了,其弟太禄仅五岁又接其兄知州事,负起重任,这是世上少见的事,怎不令人唏嘘和感叹!怎不深深打动陈健善良的心?尽管太寿、太禄尚年幼,但毕竟是土官的承袭者了,也尽管瓦氏夫人是州的主事者并有很大贡献,但毕竟她本人不是法理上的土州官。所以陈健便将这两个兄弟的幼小土州官尊称为太保,将其塑像供奉在受飨宫中作为主祀。

    受飨宫供奉的神,“碑记”只说明文武二太保是属于广西岑府的,他们所代表的身份都没有说明,看来是陈健有意为之,以保持这些神的神秘性,给后人去猜测,或许这样可以增加这座宫庙的魅力,当然陈健也会预见到过一段时间,这些神的面纱会被后人揭开的,面纱揭开了,使广大人民群众看到了他们所代表的真实人物,可从他们身上获得启发和教育,也许这就是陈健建这座宫庙的初衷,但陈健没有想到会时隔460多年这么长。现在看来,揭开这座宫庙各神的面纱是要有一定条件的,条件就是通讯发达,信息灵通,如果今天不是有了手机,不是王建民先生用微讯将这座庙供奉的神公开,那受飨宫仍会沉睡在同安呢!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这些神都是代表明代嘉靖年间广西田州岑氏土司各位官员的,就使这座宫庙既有历史意义,也有现实意义。明代田州的瓦氏夫人,今天大家都一致认为是抗倭的巾帼英雄,她英勇善战,纪律严明,治军有方,被誉为“石柱将军”,她也很有智慧和德行,不为名,不为利,勇挑重担,教导子孙不忘建立土司的初衷,认真践行捍卫边疆安宁的重任,在她辅佐治理下,使田州岑氏土司重获新生,她对明皇朝的国家和广西岑氏家族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今天我们正处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瓦氏夫人和她的孙辈很可作为我们的榜样,我们也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要为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而奋斗。

    纪念明代瓦氏夫人和她孙辈的庙,福建同安受飨宫是迄今为止发现的首个,也许是唯一的一个,它已承传了460多年,是十分珍贵和难得的。我们广西岑氏后人尤其是当年太禄公的后裔很值得前去参拜。我们要对兴建这座宫庙的明代知府太守陈健表示崇高的敬意,也要对当今保护和弘扬这座宫庙的王建民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

     

     

    岑时一   整理

    2019528日于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