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岑氏留言

  • 岑永康于2019-05-13的留言:

    寻九江山边里 岑伯赞—岑省躬—岑存仁、岑志仁—芳生、寅生
  • 岑长峰于2019-05-06的留言:

    各位家门大家好!我是湖北浠水县岑氏,据族谱记载我岑氏世居湖北枣阳,元至正年间徙江西丰城,明洪武四年始祖万二公复迁蕲水(今浠水)。万二公出自何祖希望各位宗亲提供线索。另我浠水岑氏清朝至民国年间不断有族人迁本省十堰房县、郧县、郧西、竹山、竹溪、谷城。陕西、安康、镇安、虞城、商洛。以及安徽六安、霍山、金寨、霍邱,河南商城、固始、确山,江西等地,由于过去信号不发达谱上没有记载其后代,如果你们先祖是浠迁出的请与我联系。我们的字派是:庆福志以单,高山怀人巨,三世承天德,隆兴万永年,道学孚先序……电话15071695485
  • 岑子望于2019-04-27的留言:

    我看到写着岑氏历史名人,上面只有4个人名,这是不对的。 汉光武帝时期征南大将军岑彭(历代追溯为岑氏得姓始祖) 唐朝宰相岑文本(既岑长倩之父) 著名诗人岑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 岑同保于2019-04-19的留言:

    有岑氏微信群吗
  • 岑永康于2019-04-07的留言:

    祖上南海九江 曾祖岑芳生,祖父岑多传(全或泉)、六伯父岑达传(全或传),父辈岑澄波,堂叔岑泽波、堂叔岑湛波。只知道当年祖父在日本侵华时走难来了香山县,避战乱于澳门谋生。祖上多代俱从事中医。 现想了解,属那房人?当年由于政治环境影响去祠堂族谱也无法登记13392917987。 当年的祠堂、祖屋也不在了。

    岑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岑氏要闻

    再次证明莲花山古墓是元代墓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岑时一 更新时间:2019-08-06 09:03:21

    再次证明莲花山古墓是元代墓

    岑时一

       田东县那拔镇莲花山古墓最近在维修过程中新发现一具浅埋着的石雕像如下图:

      


      

    这具石雕像体型比原来已发现的文武官员石雕像稍小,头戴铁盔,穿紧身窄袖上衣和齐脚跟的长裙,手执从地到胸部长柄的利斧,柄头接地,扁斧侧贴胸部并沿两腿间竖立。正面长裙和竖立的斧柄石质剥落较多而凹凸不平,背面从头盔下部到肩背石质剥落也较多,致使从头盔里后部下垂到肩背的披护出现了损坏。这么一具石雕像能给我们说明什么呢?

    第一,它说明这座墓确是元代的。石雕像头戴的是元代蒙古武士所戴的圆形铁盔,最近我看到一本书,名叫《话说元朝》,是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由瞿禹、樊志强主编的,书中有插图“蒙古武士画像”如下图:

     

     

     

    这个蒙古武士所戴的头盔与石雕像所戴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是画像头盔顶部没有“红缨”而已,单从所戴头盔式样看,就可以证明这座墓确实是元代的。

    第二,它说明它所代表的是一位很重要和很特殊的人物。石雕像从背后看,上身着的是一件用金黄色绸缎做的紧身窄袖衣,腰部扎两条金腰带;从正面看,头盔顶上扎有一束“红缨”,脸部光鲜圆润,像是一位风华正茂年轻的将帅,是墓主人高贵的家人。上面第一点已证明这座墓是元代的墓,那墓主人便是元代怀远大将军岑世兴公无疑了,他大约是公元1336年左右去世,寿约84岁。那时处于青年时代的家人就只能是他的孙辈了。在孙辈中最大的可能就是将来可以承袭世袭官职——沿边溪峒军民安抚使、帖木儿长嫡子也先了。也先这个名字与其父帖木儿的名字一样是个蒙古人的名字,他把自己当成名义上的蒙古人,所以他头上戴的就不能是西夏人的“毡冠”,而是蒙古人的铁盔,使所戴头盔与名字属性一致。铁盔上扎有“红缨”, 

    说明他不是普通的武士或武官,《话说元朝》一书还有一幅叫“蒙古骑兵图”的插画:

     

     

    这幅画只两人,一前一后,所戴铁盔是一样的,但铁盔顶上前者扎有“红缨”,后者没有,这个区别就是身份的区别,前者是将军或统帅,后者则是普通的军官或军士,而也先石雕像头盔是有“红缨”的,这便与他的身份相一致。

    如果认定这具石雕像代表的就是也先公,则这具石雕像就具有十分重要意义,因为他是桂西岑氏大土司从北宋皇祐五年以来历经南宋、元朝承传了九代最后一位世袭的沿边溪峒军民安抚使,尽管世兴公去世时他还未袭职,但只有他给我们留下了石雕像,这就显得十分珍贵了,如果不是国宝,那起码也是我们广西岑氏的家宝,我们对它需要严加管护。

    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

    1、既然石雕像体现的是统帅或领军之人,为什么手里拿的不是更能体现身份的诸如宝剑之类等武器,而却拿普通不为人们赏识的利斧?这里有两种可能的解释,一是利斧容易雕刻,确保稳固,而宝剑不易雕刻也难固定;二是利斧可能是也先公平时练武喜欢使用的武器,为尊重其爱好,便采用了利斧。

    2、石雕像体现的是世兴公的家人,从已发现的看,为什么只有也先公一人?笔者认为帖木儿公之后,只有也先公才是沿边溪峒军民安抚使这一世袭官职合法的承袭者,有了他出场,已可代表世兴公有着孝子贤孙和后继有人了。他在墓地中站立的位置应是靠近墓门平台的中间,

    3、这具石雕像是什么时候被掩埋的?从石雕石质剥落较多的情况看,被掩埋的时间应较长,一般说来石质被埋土中其风化的速度应较慢,风化多,时间相对就较长,也可能浅埋后受过重物碾压。笔者粗看族谱族史,觉得这座墓建成后,最关心这座墓的是清康熙年间袭田州土州职的汉华公,他除了给这座墓添加“联桂”的碑刻外,特别安排其弟汉昌公去分管上隆州,交待他和后人要世世代代派人看管好这座墓,防止不法之徒破坏或盗窃,也许他觉得也先公石雕像很重要、很珍贵,易成为不法之徒盗窃的对象,为保险起见干脆把它埋起来,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如是这具石雕像被埋的时间已有三百多年了。如果不是早年把它埋起来,不是早就被盗,也难逃近代“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会被打碎打烂而荡然无存了。这样,汉华和汉昌公早年的行动,便是对岑氏文物保存作出的一大贡献。

    这具石雕像三百年前因埋而得以保存,当今改革开放的最好时期又因维修得以发现,从而为考察这座墓提供了最可靠的证据,这真是祖先有灵,后人有福,我们要对维修中发现这具石雕像有功之人表示深深的谢意。

     

     

                                                           201983日于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