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岑氏留言

  • 林平于2020-05-20的留言:

    关于岑彭公的生年,史书与族谱并无记载,据考证,当为公元前3-6年左右,去世时正不惑之年,而族谱中的记载相差较大,不知有何依据?
  • 岑路于2020-05-02的留言:

    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汉川的岑路,目前在武汉从事西装定制及生产的事业,欢迎家人们有机会来武汉做客
  • 岑东昌于2020-04-13的留言:

    我是广东怀集岑氏的,名东昌,昌字辈敬上🙏🙏🙏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北京门头沟岑凤平电话多少?方便联系我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岑玉凤你电话多少

    岑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岑氏要闻

    岑王信俗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 更新时间:2020-06-16 09:55:57

    岑王信俗

    作者:洚水布衣    岑伟彬转录

           岑王信俗,是流传于广东省云浮市新兴县云斛山在地图中查看区的一项民间信俗,是由岑王信仰而衍生出来的习俗。岑王信仰圈以云斛山云斛庙、岑母墓为中心,以环云斛山区为覆盖范围,是新兴县东北部地区比较有影响力的民间信仰。

           顾名思义,岑王信仰就是以岑王为崇拜对象的信仰。岑王是何许人也?据云斛庙所在的黎源村的村民介绍,岑王本名岑义,是北宋时期的侠士,与其母生活在云斛山一带,后来岑母去世,就葬在云斛山上,岑义去世后则化为神,当地人建造云斛庙来供奉他,尊他为“岑义大王”,并且每年都会举办各种活动缅怀岑王。按理说,岑义去世后被尊为神灵供奉,及荣耀其母,那么他生前一定有大功德于当地;但据查阅古代《新兴县志》乃至《广东通志》,均未发现北宋年间新州境内有名岑义者及其事迹,倒是有名岑探者是北宋年间新州的起义领袖,岑探的起义惊动北宋朝廷,宋《苏轼全集》、《黄庭坚全集》、《续资治通鉴长编》、《东都事略》等均有记载,史书称岑探为“新州土豪”,即说明北宋新州岑氏是一个土著豪族,而岑义极有可能就是该家族的一员,所以他才有相当的能力和资本在当地建立牢固的群众基础、为民办事,从而在身后完成了从凡人到神灵的身份转变过程。

           云斛庙所在的黎源村,自明洪武年间就开村,最早到达此地的卞氏先祖就是从江苏一带到达新兴县平定瑶乱并在此落籍的,据黎源村卞氏族人介绍,云斛庙在他们先祖到来之前就已经存在,即说明云斛庙的始建年代不会晚于明朝,这符合云斛庙主祀神岑义是宋朝人的说法。而在云斛山上的岑母墓,即相传为岑义母亲的坟墓,其墓碑碑石刻“敕赐云斛庙岑圣祖墓”、“崇正十一年”等字样,可解释为敕赐云斛庙岑义大王的祖墓(这里的“敕赐”是对岑义而言,而非岑母),“崇正”或者是“崇祯”的曲写,这应是明朝末年重立的墓碑。如今,每年农历正月初十日,黎源村的村民就会在云斛庙举办隆重的庙会,通过行香、舞狮、游神等民俗活动庆祝;每年春分之日,黎源村的村民就会组队到云斛山上祭扫岑母墓,神奇的是,不论当天天气如何(即使刮风下雨),人们祭扫岑母墓毕,云斛山的云空上就会出现日光,风雨骤停。正月十初日拜岑王、春分日拜岑母,已然成为环云斛山区的一种既定习俗,是当地围村几百年来约定俗成的习惯,是当地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由此足见岑王信俗在环云斛山区传统文化中所体现出来的重要性。

          虽然我们对于岑义的生平事迹仍在后续的考证当中,但可以确定的是,岑姓人在中国西南地区变化为神的案例非常多,如贵州三穗、广西右江一带,都有“岑王”信仰的分布,又如广西田林境内有以“岑王”命名的山峰,这都说明岑氏对于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自宋朝以后,岑姓是西南地区的“土豪”姓氏,西南地区特别多岑氏土司或豪族,如宋朝岑庆宾和岑探、元朝岑世兴和岑伯颜、明朝岑瑛、清朝岑毓英和岑春煊等等,他们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北宋时期的新州,虽然在文化建设方面取得了辉煌成就,但在社会政治、经济等方面仍然很落后,地缘上连接春州乃至西粤的溪峒,土著人居多,所依一些世居的土著自然就会形成一方豪强,岑探所属的岑氏家族就属于这类例子。而岑义是北宋新州人,自然也是当时新州岑氏豪族的一员,凭借着这样的家庭背景,岑义在新州大有作为也是情理之中的,他或者像何如瑛那样平定叛乱、保家卫国,又或者像柯老官那样杀贼御患、保境安民,因此在去世后被新州民众尊奉为神灵“大王”,建造云斛庙祭祀,并且荣及其母。如今云斛庙殿的正中央有两尊神像,中着朱衣者作公卿状,侧着青衣者作官员状,二者皆穿戴宋朝衣冠,或者可解释为岑义及其文书官,而联系到岑母墓墓碑所刻“敕赐云斛庙岑圣”等字样,即可推测岑义神在明朝以前已经因为生前有大功德于民而受到朝廷敕封。

           纵观云斛山岑王信俗的发展历程,其实际上吸收了粤西境主信俗的部分影响。所谓“境主”,就是一方土境的神主,其有别于我们常见的社主,因为社主是身份模糊的土地神,而境主则是历史上的确存在的人物(如某某大王、某某将军、某某先锋)等等,是人格化、大众化的神灵,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境主,而境主则多是供奉他的这个地方的历史人物;每个地方的境主都有不同的节日,一个地方的境主过节,其地的民众则会抬着境主神像出巡游境,但不能越境,越境则会发生两境民众的打斗,境主大多数是历史上造福过本境的人物,如乡绅、医生、义士等等,不一定是官贵之人,而去世后则多被神化为“大王”、“将军”、“先锋”等等。境主信俗大多流行于粤西茂名、湛江、阳江一带,境主庙有别于一般的正统神庙,以规模小、神像多、接近民生为其主要特征,庙殿中央祀境主神,两侧祀各类神仙、菩萨、名人,顺应普罗大众的信仰需求,对于宗教规范则不甚重视。基于以上认识,再看云斛山岑王信俗,其实就不难看出岑王信俗也有境主信俗的影子,如庙小、神多、岑义被尊为大王、每年庙会游神等等;换个角度看,“岑义大王”这个文化符号又何尝不是环云斛山区民众心目中的保境安民的境主呢?所谓“敕赐云斛庙岑圣”,也许就是当地人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而创造出来的说法。黎源村的卞氏先祖是行伍出身,是明朝的平瑶军官,所以在观念上信奉将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而历史上的岑义或者就是能征善战的勇士,所以去世后被神化为能够捍灾御患、保境安民的将军、大王,被同样是行伍出身的卞氏先祖所承祀,这也是一种跨越时间的心灵感应。

           笔者认为,环云斛山区的岑王信俗(附岑母、岑三信俗)是新兴乃至云浮地区为数不多的可以对一个区域产生重要影响的民间信俗,是新兴县民间流传了上千年的古老、重要的信俗,其包含的一系列民间习俗活动是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民族特征的,是今人研究新兴、云浮乃至西江流域的民俗活动产生、演变、发展的宝贵实例,因此,云浮市、新兴县的有关部门应该对云斛山岑王信俗给予重视和进行保护,将其列为市、县两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让其为云浮本土优秀文化的传播事业注入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