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岑氏留言

  • 岑礼于2021-02-22的留言:

    在此寻两位宗亲的联系方式,知道的宗亲望不吝转告,谢谢! 一是“岑”于2013-03-21留言,二是“岑家勇”于2016-03-09留言。 我的电话:13367769345、18177677255 电子邮箱:838371389@qq.com
  • 岑安增于2021-02-15的留言:

    我是来自广西贵港的岑氏家族,很高兴认识家人,有微信群更好交流了,我电话19977553258(微信同号)。
  • 岑家继于2021-01-25的留言:

    岑氏宗親,千年前河南南阳,我曾于2008年专程北上寻宗问祖,我现在是广州人,虽已古稀之年,天天六点起,太极拳后喝粵茶水疗…退而未休,劳动当运动……
  • 岑都于2021-01-09的留言:

    找到大部队的感觉,我的抖音故事名字叫“岑大嘟”岑姓也是放前面的,希望一天岑家人的关注。
  • 岑忠兵于2020-12-31的留言:

    我是广西平果陇勒点,看了族谱分支里没有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

    岑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岑氏要闻

    走出东巷的一代枭雄 - 岑春煊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黄宝生 更新时间:2020-12-03 21:26:56

    走出东巷的一代枭雄●岑春煊


    东巷的故事


    前几期民俗活动丰富多彩。

    今天呐 咱们给您讲讲 关于桂林东西巷内的一些人 一些事 

    让我们来好好回顾 在这座古巷内 

    在久远的年代里 发生过的:关于古巷 关于往史 关于经典 关于清廉......




      走出东巷的一代枭雄 - 岑春煊




    文/黄宝生


        2016年7月25日,自治区主席陈武来到桂林新落成的历史文化街区——东巷视察。

        一位身穿清朝长袍马褂官服的饰演者,迎上前来行打拱作揖之礼,热情的说道:“陈主席,你好!我是清末两广总督岑春煊,欢迎前来本府。”陈武爽朗的笑了起来,握住他的手说:“你是两广总督,比我的官还大呀!”——引来身边人群一片哄笑。

        陈武随后对桂林市在旧城改造中,善于挖掘历史文化资源,将历史文化与现代旅游相结合,丰富旅游元素的创意,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岑春煊,何许人也?——许多年轻游人一头雾水。岑氏宫保第旧址的青砖墙上,一幅高清黑白照片引人瞩目:一位肥头大耳,目光威仪,身着九蟒五爪清代官服的中年人,正是时任两广总督的岑春煊。引来众人围观。




        一百年前,内扰外患的中国大地,有两位“一代枭雄”,权倾一时,并称“北袁南岑”,就是北方的袁世凯,南方的岑春煊。

        袁世凯,曾当大总统,又复辟称帝,为后人孰知;而连袁世凯也畏惧三分的政治对手——岑春煊,随着时光的推移,则渐渐被世人淡忘。

        岑春煊,清朝著名的宦官,两广总督。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又随着正阳东西巷的开发建设,在桂林城重新被人们所提起。


        桂林东巷的纨绔子弟

        座落于“靖江王城”根下的正阳东西巷,是桂林城最后一条老巷。2013年,桂林市政府将其作为“一号工程”列入旧城改造项目。

    在东巷,一条逼仄的青砖瓦房甬道,毗连着许多名人老宅。东巷9号院,曾经是“五开间、三进深、高二层”的深宅大院,就是“一门三总督”的府上——清称“宫保第”,民国叫“岑公馆”。大院已破败不堪,尚存的盈尺立柱、梁坊及檐板雕刻着精美纹饰,显露出昔日的辉煌。

        岑春煊,少年时期住在东巷9号。1874年,年方13岁的岑春煊,在父亲的安排下来到“广西贡院”外读书候考的。因为,其老家西林实在太偏僻遥远了。即便是高铁时代的今日,西林县仍然被戏称为广西的“省尾”,是广西最偏远的县城之一。

        他1861年出生在西林的那劳村,官宦世家。据族谱记载,岑春煊的祖上是东汉时排名云台二十八将第六位的功臣岑彭。在宋朝时,落籍浙江余姚的岑彭后裔岑仲淑随狄青平侬智高有功,便世居广西为土司。

        岑家原本是上林峒长官司的世袭土官,由于乾隆年间改土归流,便成为平民。到其祖父岑苍松时,始以文学起家。岑春煊之父岑毓英因平定云南回民起义有功,官至云贵总督,成为清廷的封疆大吏。岑毓英的弟弟岑毓宝,也曾任云贵代理总督,后来岑春煊又任两广总督,所以,便有“一门三总督”的称谓。

        岑春煊少年时就读于泗城(凌云)云峰书院,后随父亲岑毓英赴任地读书。为了让后辈营造良好的读书环境,岑毓英颇费周折。先让两个儿子到水东门内“仁寿宫井巷”买房留居读书。

        又破费万余金,建成有家庙、塾馆的“宫保第”。

        东巷宅第落成,岑家老三岑春煊只有16岁。他边读书,边厮混,在东巷浪得虚名。

        那时的东巷,可谓风水宝地。 北面紧挨王城,贡院房舍2600间,八桂学子云集;东面毗连盐街和漓江,平日耳闻商贾吆喝,又可下河游泳嬉戏;南面正阳路的王辅坪一带,戏院众多,歌舞升平;西面十字街店铺林立,灯红酒绿;对一个家境殷实的官宦子弟,学习嬉戏两便,吃喝玩乐恣肆。

        正值青春弱冠,岑春煊难敌诱惑。每天身后少不了一群玩伴。其父岑毓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1879年时,岑毓英考虑到 “滇桂僻处边地,弟子见闻隘陋,无所师法”,便命岑春煊到北京学习。 客居北京的岑春煊又成了一个有名的纨绔子弟,据汤用彬《新谈往》记载:“春煊少跅弛,自负门第才望,不可一世,黄金结客,车马盈门,如宴也。”他与劳子乔、瑞澄被时人称为“京城三恶少”。

        光绪五年,19岁的岑春煊用钱捐了一个工部主事行走的职务,相当于秘书的公职。但他旧习未敛,常与一群狐朋狗友酗酒滋事,名声败坏,几年后不得不回到桂林“宫保第”府闲居。

        眼看将碌碌无为,恰遇到三年一次的广西乡试。关于岑春煊考进士,桂林坊间有两种说法:一是说,岑春煊当时的境遇,也急坏了他的亲家——桂林私塾老师刘玖石。刘将女儿许配给了岑春煊,结成姻亲,从岑春煊的功名仕途着想,在临考时,便叫考过进士且年龄相仿的儿子刘名誉冒名顶替;一是说,由桂林老孝廉胡世鼎、胡世铭兄弟代写试卷,并买通考场人员,“买卷入场”,乡试作弊。其实,这两种说法不足为凭。

         实际上,岑春煊虽然顽皮捣蛋,但天资聪慧,并无荒废学业,读书勤奋,灵气十足。1885年,岑参加广西乡试,顺利考中举人。由此,24岁的岑春煊登上清廷政治舞台。




        救驾慈禧太后遇恩宠

        岑春煊考中举人后,在其父岑毓英的恩荫下官运亨通。

        先是奉旨到部候差。1888年,他又靠捐款,报效海军经费,奉旨以郎中归本部即补。同年光绪帝大婚,岑春煊充派为办处帮总办。1889年,岑毓英死于云贵总督任上,岑春煊回广西守制。1892年再赴北京,刚过而立之年的岑春煊,青云直上,清廷授其光禄寺少卿,旋迁太仆寺少卿,署大理寺卿。戊戌变法,为光绪所赏识。1898年岑春煊擢升广东布政使,旋调甘肃按察使。

        十年间,岑春煊从郎中到按察使,37岁就升到了相当于现在的省级干部。

        1900年,二十世纪开年,清廷内外交困。义和团风起云涌,八国联军入侵中国。8月14日,北京失守。数十万赤膊上阵念着咒语的拳民和那些提着烟枪的正规军一样不堪一击。宫外枪声大作,宫内乱作一团。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仓皇出逃。

        这次,史称“庚子西狩”的出京,实则是“逃难”无疑。

        慈禧的西狩,无猎物可狩,自己仿如猎物与砧板之鱼肉。几辆车马出了紫禁城,慈禧太后身穿蓝布衫,用红棉带扎头发,就像一个普通的农妇。光绪帝则穿着旧葛纱袍,破烂不堪。时值盛暑,皇帝大汗淋漓,胸背粘腻,还得自己动手赶走苍蝇和蚊子。王公太监更惨,徒步跟着,鞋破了,脚也磨出了血,踉踉跄跄。他们一路上风餐露宿,吃尽了苦头;在困顿中尔虞我诈,出尽了洋相。慈禧途中不断下诏各地督抚“勤王”,但应者寥寥。

        慈禧几近绝望。吃没吃的,喝没喝的,一天粒米未进。当地百姓献上麦豆,慈禧太后饿得已经顾不上什么礼仪和高贵,就用手捧着,不到一会,就吃了个精光!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碗民家所煮小米粥,慈禧太后见此粗劣食物,伤心大哭,竟不能食,命给光绪吃。光绪勉强吃了两口,也难以下咽;出逃的时候过于匆忙,慈禧太后头发也没梳,狼狈不堪。

        据《清代通史》的描述,慈禧某夜住宿在破庙之内,慈禧做噩梦,梦见洋兵追杀,惊醒后大呼。因为走得仓皇,慈禧连太后的“威仪”也忘了拿了,女人的本性又露了出来,一个劲地哭个不住。身边的人,个个手足无措。

        这时,岑春煊从天而降。岑春煊在甘肃接诏后,千里迢迢,率2000兵马星夜兼程赶来“勤王”。“臣春煊在此保驾。”岑春煊环刀立马在慈禧帐外。接着,下马跪曰:“罪臣岑春煊救驾来迟,乞请老佛爷恕罪”。

        “诏旨已经飞电各省。但却没人理睬我们母子,以为恐怕活不了啦。”慈禧呼天怅地,感激涕零,“若得复国,必无敢忘德也。”岑春煊,忙送上广西西林那劳王子山出产的白毫茶叶,给太后压压惊。慈禧感激涕零,又发话:赏岑春煊“紫禁城骑马”和赏穿黄马褂,你可以带花扁,骑马前来找我。岑三,以后你就自选差事吧。

       旋即,岑春煊被任命为前路粮台督办。

       岑春煊采取雷厉风行的手段,不仅通过斩杀溃兵及不法太监来整饬涣散的逃亡队伍,还逼迫沿途州县供应粮食。每到一地,都向地方官员摊派,多的时候达白银万两,少的时候也有七八千两。地方大小官吏,无不尽力报效,金银财帛,衣食服用,应有尽有,就这样保障慈禧一行到了西安。

        岑春煊与慈禧一路上同舟共济,知遇日深,经常向慈禧提出自强之建言,而慈禧亦言听计从。到了西安以后,官升一级,岑春煊被擢升为陕西巡抚。但他在路上因为耿直已得罪不少王公大臣,他们不愿岑春煊留在慈禧身边,便借口八国联军西进、山西告急,将岑春煊支往山西做巡抚。慈禧痛哭送别,并特拨库银百万两作为其经费。

        岑春煊这段勤王经历使他成为晚清政坛上的一颗新星。

        从此,在慈禧的恩泽下步步高升,从巡抚到总督,成为晚清政坛上举足轻重的封疆大吏。 




    晚清反腐劾官第一人--官屠


        岑春煊是性情中人,不容有人损害国家利益、鱼肉百姓。

        他主政各省,每到一地,均以整顿吏治、肃贪惩腐为首要政治。《国闻备乘》是一部有关清末掌故、逸事的史书。写道:“春煊每主一省,必大肆纠弹,上下皆股栗失色,股栗失色者如皆贪官,岑春煊所屠者皆污吏,则是人民之德,亦屠官者之德。”

        1898年,岑春煊出任广东布政使(正二品),相当于省长。初至广州,就有人检举道员(相当于厅级)、厘金局总办王存善,积资数百万,广置房产,在广州号称“王半城”。王欺压百姓,商民多受其害,还有人因其索诈被逼而死,官员畏其气焰不敢说话。

        岑春煊听闻后,实在看不下去,报请两广总督谭钟麟将其撤职查办,却遭拒绝。

        作为布政使的一省行政长官,负责人事赋税,岑春煊毅然行使自己的职权,撤去王的职务。第二天又与各官约见谭钟麟,请撤去王存善所兼的督署文案职务。

        王存善向来深得总督宠信,谭钟麟对岑春煊拍案大骂,气得连眼镜都摔碎了。岑春煊对谭钟麟的庇护极为愤怒,也拍着桌子说:“本司为朝廷大员,所论乃是公事,即使有不妥之处,总督岂能无礼至此!既然不能相容,你就奏参我好了!”说罢拂袖而去。

        后来岑春煊入京觐见光绪,当面弹劾谭钟麟、王存善,二人因此被罢官,岑春煊的做派名燥清廷。岑春煊以一个藩司的身份而敢与总督相抗,亦足见他的不畏权势,风骨峥棱。在清末政风萎靡之时,他的这种骨鲠强直作风,实属难得。

        1903年岑春煊再次来到广州,其职务是署理两广总督、督办广西军务。甫上任,岑即治吏肃贪,先后处理南澳镇总兵潘瀛、柳庆镇记名总兵唐玉生、千总潘继周等人,或充军或正法,严惩不贷。其中又以南海知县裴景福贪污案轰动一时。

        裴景福(1854年—1924年),字伯谦,安徽人。1886年进士,历知广东陆丰、番禺、潮阳、南海县。据揭发,裴景福在南海县任上贪污受贿达24万两银元。

        1904年4月,当岑春煊打算扣查裴的时候,不料裴景福等人乘小艇潜逃澳门匿藏。这一下就麻烦了。澳门是葡萄牙管辖地,要捉拿引渡必须与葡方交涉。

        4月15日,岑春煊亲自电报给澳门当局,并先后派番禺知县、广州知府前往澳门。4月16日,裴氏家丁李源在澳门落网,供出了当日与裴偷渡赴澳情形。5月初,虽然澳门当局已将裴景福抓获,但却迟迟不肯移交。

        期间岑春煊多次致函葡萄牙驻广州总领馆,甚至派多艘兵船在澳门附近水域游弋,省港各报连日新闻称“粤督派出兵轮索犯”。此举引起葡方不安,派出特使到上海要求清政府给予解释。

        经几个月的争议协商,直到8月4日,葡萄牙澳门当局终于愿意将裴景福引渡回粤。

        当天下午,裴景福被押到专程派往澳门的雷虎号鱼雷艇上,只见裴氏身带一包袱、一食篮,边抽烟边大声说:“大帅(指岑春煊)对我不住。”

        早在船上等候多时的管带曹汝垣将裴解押回广州。次日早上8点左右,雷虎号抵岸,裴景福被兵弁用轿抬往总督府,沿途戒备森严,除水勇之外还布置了巡警军、续备军各一队。由于老百姓对裴案早有所闻,时间又拖得很长,市民延颈企望,议论纷纷,沿街站了不少人,当乘载裴景福的轿子经过时,群众大呼“老裴、老裴”叫个不停。

        到了督府,在广州知府沈传义等人监视下,差役替裴景福戴上手镣脚铐,裴仍面无惊色,口中念念有词:“算什么事,算什么事。”后即被押到南海县监狱。裴景福最终因此而被流放新疆。

        据说岑春煊在两广总督任上,其“屠”官力度之大,导致官吏谈“岑”色变,有人愿出百万港元,只求将岑调出两广。

        岑春煊历任广东布政使,甘肃布政使、山西巡抚、四川总督、云贵总督、两广总督等职,他所到之处,均以整顿吏治、肃贪惩腐为首要政治。到广东任上,敢于弹劾昏庸腐败的两广总督,尤为敢于直言军机大臣奕劻昏庸误国。治蜀八月,劾罢不称职文武近千人。在两广总督任上,更是竭力肃贪惩恶,仅三年竟罢黜上至巡抚下至县令的官员一千四百余人。

        史上,岑春煊被称为“官屠”。他与“人屠”袁世凯、“士屠”张之洞并称“清末三屠”。






        从晚清忠臣到共和大佬

        历经甲午战争、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入侵之后,清王朝“大厦将倾”,作为清王朝得力干将的岑春煊,左冲右突,试图挽回颓势,已无济于事。

        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初入政坛的岑春煊以大理寺正卿三品京官的身份,只身请缨,誓效命疆场。

        当时,北洋军海陆俱败,日军由朝鲜侵人关东,京畿形势岌岌可危。他被派往烟台总理营务,开掘地营,布置防务,颇尽职守。其后烟台、威海卫告急,岑春煊又带兵前去布防,使山东半岛未为日军所侵。但由于清朝腐败,中国难逃失败的厄运,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岑春煊对此愤懑难平,辞职离京,隐居桂林东巷,甚至产生了遁入空门的念头。

        岑春煊虽然出身纨袴子弟,而遇事极有担当,也很能负责,并没有一般纨袴子弟的佻挞浮薄恶习。

        甲午海战后,清廷日渐式微。岑春煊目睹国家衰落,不能不有所触动。他投身维新变法运动中,先后参加了上海强学会和北京的保国会,并于1897年2月亲自和康有为等人筹议成立了维新变法运动中广西最具影响力的维新社团——桂林圣学会。岑春煊成了维新干将。

        1907年入京任邮传部尚书,与军机大臣瞿鸿禨等发起“丁未政潮”,反被庆亲王奕劻、袁世凯一派弹劾而罢官,遂以养病为名,寄居上海。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清政府接到武昌起义的消息后十分惊恐,决定再次起用岑春煊、袁世凯,于10月14日发布了岑、袁分别补授四川、湖广总督的任命。岑春煊对这一任命再三辞却,清政府多次恳请勿再固辞。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后,岑春煊公开站在了革命阵营一边,通电要求清廷及袁世凯顺应形势,实行共和。后来岑春煊又反对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并支持孙中山护法运动。标志着他从清廷官僚到民国政客的蜕变。

        1913年,他支持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并被推为各省讨袁军大元帅。二次革命失败后,流亡南洋。1916年初,广西都督陆荣廷派员迎归上海。5月,被推举为护国军都司令,并与梁启超等在广东肇庆成立军务院,任副抚军长,代行抚军长职,投身护国运动。1918年排挤孙中山,任广东护法军政府主席总裁,主导南北议和。1919年,虽然孙中山与岑春煊曾经有过决裂,但几年后孙中山在沪会见岑春煊,一释前嫌。1920年粤桂战争后军政府解散,岑春煊通电辞职,隐居上海,退出政坛。

        那个年代,岑春煊与袁世凯、孙中山的角力在清末民初的中国政坛,呈三足鼎立之势!权高位重,叱咤风云。晚年,他仍关注时局。1932年淞沪抗战时,岑春煊捐助十九路军三万元以支持抗日。1933年在上海逝世。

        综观岑春煊一生,虽然出生官宦世家,恩荫入仕,却在国家和民族危亡的情况下,集爱国忠君、疾恶如仇、勇锐过人于一生;正直清廉,尤以爱国爱民、坚持改革、顺应潮流最为突出。岑春煊是介于以袁世凯、段祺瑞为首的北洋军阀反动派与以孙中山为首的民主革命派之间的的第三种政治势力的实际领袖,他参加了反对北洋军阀反动统治的二次革命、护国战争和护法战争,并三次被公推为南方反北洋军阀的领袖,在其中起到了任何人不能取代的积极作用。

        在清末民初的广西政坛,岑春煊是新老桂系军阀的祖师爷,是现代广西发展的历史奠基人。一百年前,他就提出了建设防城港,与近年来广西提出的建设大西南出海大通道的构想不谋而合,极富远见卓识!晚年离开东巷寓居上海,不忘将自己出巨资建设的雁山园,捐给了广西省政府。

        除了为官,岑春煊重视教育。先后在山西创办了山西大学堂、四川高等学堂、成都警察学校、武备学堂、两广学务处、广东将弁学堂、军医学堂、陆军测绘学堂、林业学堂、巡警教练所、两广优级师范学堂、陆军中小学堂、法政学堂、两广实业学堂、蚕业学堂、女子师范学堂、广西高等学堂等十多所西式学堂,为中国,尤其是为广东、广西的近代教育作了重要贡献,迄今仍为两广人津津乐道。

        岑春煊,虽然不在东巷出生,却是在东巷学习、生活、成长,度过了青少年时代,为官之余或下野,多次回东巷寓居,成为从桂林东巷出发,走向清末民初中国政坛的“一代枭雄”。



     下面我们就来欣赏下岑大人的书稿吧!







     经过修缮改造的东西巷焕然一新,岑春煊的历史文化也在延续下去......


    ”两广总督岑春煊”情景剧每周都在东巷上演,展现历史人文的精彩







    旧貌换新颜啦!快来围观吧!







     修缮后的岑家“宫保第”一角,是不是很有韵味呀!

    “宫保第”就在东西巷内,让我们一起去寻找一代枭雄、两广总督的真实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