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林平于2020-05-20的留言:

    关于岑彭公的生年,史书与族谱并无记载,据考证,当为公元前3-6年左右,去世时正不惑之年,而族谱中的记载相差较大,不知有何依据?
  • 岑路于2020-05-02的留言:

    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汉川的岑路,目前在武汉从事西装定制及生产的事业,欢迎家人们有机会来武汉做客
  • 岑东昌于2020-04-13的留言:

    我是广东怀集岑氏的,名东昌,昌字辈敬上🙏🙏🙏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北京门头沟岑凤平电话多少?方便联系我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岑玉凤你电话多少

    岑氏典故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典故

    “广西女儿”忆中南海片段

    信息来源:《南国早报》2007.6.27 作者: 更新时间:2007-09-21 21:57:01

     在空政文工团时的岑荣端

    毛泽东手写的“大藤峡”

    “广西女儿”忆中南海片段

    1958年夏天,时在空政文工团当演员的岑荣端,接到去执行任务的通知,她和几位战友到中南海参加晚会。

    头一次见到日夜想念的毛主席,岑荣端心情很激动,但从未参加过这样高规格的晚会又感到很拘谨。此时毛主席魁伟的身影已一步一步地走到自己的面前,他老人家的表情和普通人一样平和慈祥。岑荣端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紧紧地握着毛主席的手,一股暖流立刻传遍全身。主席问她是哪里人,她答:“广西贺县人。”主席笑着对旁边的人说:“是个小老广。”主席接着有问:“贵姓?”岑荣端说了,怕主席听不清楚,便用手指在他掌上画笔迹,主席终于明白了,说:“岑姓,百家姓没有这个姓(第二次见岑荣端时他作了更正,说百家姓中有岑姓),是壮族吧?是不是岑春煊支系的后代?”岑春煊是广西西林人,当过两广总督。岑荣端听了微笑摇头说是汉族。主席接着又问名字,岑荣端答后见主席还不太明白,可能是湖南口音“荣”和“云”几乎同一个音,主席知道是“荣”端便笑着说:“意思不通!应该是云彩的云,到天上去当神仙嘛!”在场的人听了都笑起来。后来岑荣端的名字从“荣端”改为“云端”就是这样来的。听了主席这些话,岑荣端紧张的情绪自然消失了。岑荣端私下想,主席是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任务繁重,阅历丰富,人格伟大,但接触后觉得他还是个凡人,想慈父一样和蔼可亲。

    此后,岑荣端经常参加中南海的周末晚会和舞会,常见到毛主席、刘少奇、周总理、朱老总等中央领导并和他们交谈。一次陪周总理跳舞,总理知道她是广西女儿但不承认自己是壮族人时,便做她的思想工作说,我国民族政策是少数民族和汉族一律平等……这时,大家都已经坐下休息,只剩下他们在边谈边跳,陈毅副总理听了就说:“总理,小鬼都脸红了,不要在难为她了。”帮岑荣端解了围。

    每次晚会接触最多的是毛主席。一次,主席对岑荣端说,你们和我们都是被“强迫锻炼”。大家都知道主席等中央领导日理万机,工作常通宵达旦,中央办公厅为了让首长们有放松机会,要求他们每晚9时后参加文娱活动,成为制度。“强迫锻炼”缘由就是这样来的。

    主席是诗人,对古今中外的诗词、歌曲有偏爱。有一次跳舞后他说要去接见外宾,岑荣端说:“您头发怒发冲冠似的,我帮你梳理一下。”主席接过这句话,马上晃头唱起“满江红”歌曲:“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大家也跟着一起唱完这首歌。

    “文革”开始后,岑荣端转业下放回广西老家贺县平桂矿务局,后到广西艺术学院当教师,心中时刻想念毛主席。1974年,她试投一信到外交部给王海蓉转毛主席,要求到北京见主席一面,信中有两句话深深地打动了主席:“无论是在新疆的天山脚下(”文革“前岑荣端曾到新疆工作几年),还是住广西的西湾河畔,我都时刻怀念您……”落款是“您的广西女儿”。不久就接到王的回信,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你的父亲身体很好,欢迎你来。”1974年冬,岑荣端夫妇和儿子一家三口人回北京婆家,约原空政文工团小赵一起去中南海,从西门进去问了一下警卫,门卫立刻打电话到主席居室,说有个广西女儿要求见主席。很快岑荣端他经过几个哨岗都通行无阻,主席卫士长李连庆在居室门口接他们引见主席。多年不见,主席苍老了很多,岑荣端控制不住流下眼泪。主席见岑荣端第一句话是:“我的广西女儿来了。”主席由于工作劳累过度,病治好后还有后遗症,讲话不太清楚,但还是听得懂。岑荣端坐在他身边,向老人家问好,静听主席的问话。

    在主席家几天中,他询问岑荣端的家庭生活、广西社会情况。他认真听岑荣端讲的所见所闻,有时点头,不时插话。主席知识渊博,洞察历史。对广西古今重大历史事件、历史名人都很了解。他提高嗓子说:“广西人能吃苦,能打仗。”然后他从明代桂平大藤峡瑶民起义、清末的太平天国运动,讲到大革命时的农民运动,特别讲到壮族人民的优秀儿子韦拔群,在广州农讲所时和他认识,对韦拔群的牺牲,表示深深的怀念。

    有一天主席问:“你知道大藤峡在哪里吗?你来信中说的西湾河畔离大藤峡还有多远?”岑荣端说不知道,这时,主席随手拿起一支铅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下“大藤峡”三个大字给岑荣端看。岑荣端回到广西向自治区领导韦国清汇报看望毛主席的情况时,特地把主席亲笔写的“大藤峡”三个字拿出来给领导看。自治区领导听了汇报,指示自治区文化局组织调查组,由自治区博物馆牵头,组织了大藤峡农民起义专题组,到桂平深入调查收集有关资料,19789月完成《大藤峡》一书。大藤峡现在已列入全国重点风景名胜区——桂平西山的八大风景区之一,桂平市计划在大藤峡畔六水冲口的崖石上建一个巨型石碑,将毛主席题写的“大藤峡”三字刻在石碑上做永久纪念。

    这次岑荣端在毛主席居屋住了5天,将回时,毛主席把他珍藏的一套线装大字本《鲁迅文辑》送给她,并在扉页上郑重地写上“毛泽东赠岑云端同志”,还给她300元做路费。将离开时,岑荣端对主席说:“今后我要每年来看你老人家一次。”主席说:“三年一次吧!”岑荣端说:“太长了,那就两年来一次。”主席说:“我们勾手为约,谁违约就赔一百架飞机、一百门大炮、一百斤猪肉。”参荣端说:“飞机大炮我没有,一百斤猪肉可以拿得出来。”主席听了笑呵呵地。

    经毛主席同意,1975年冬,岑荣端再次到中南海看望毛主席。1976年想再去看望他老人家时,主席已不幸逝世。岑荣端被指定为广西第一批去北京瞻仰毛主席遗容的人选。当进入毛主席纪念堂瞻仰毛主席遗容时,她眼泪盈眶,泣不成声,决心继承毛主席遗志,化悲痛为力量,把自己的工作搞好。

    回忆起30多年前多次有机会聆听到毛主席的教导,岑荣端至今感到非常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