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林平于2020-05-20的留言:

    关于岑彭公的生年,史书与族谱并无记载,据考证,当为公元前3-6年左右,去世时正不惑之年,而族谱中的记载相差较大,不知有何依据?
  • 岑路于2020-05-02的留言:

    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汉川的岑路,目前在武汉从事西装定制及生产的事业,欢迎家人们有机会来武汉做客
  • 岑东昌于2020-04-13的留言:

    我是广东怀集岑氏的,名东昌,昌字辈敬上🙏🙏🙏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北京门头沟岑凤平电话多少?方便联系我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岑玉凤你电话多少

    岑氏典故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典故

    《岑鹰扬诗稿》

    信息来源:岑氏宗亲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6-22 21:24:50

           《岑鹰扬诗稿》前言
     
        今年3月2日,我偶然来到德庆冼村。当我举着相机拍几个尾随我的冼村小女孩时,一位年过八十的老伯颇自豪地对我说,“冼村看似平常,其实不一般,村里出过位大将军,他叫岑现佩,故居还在。”
        岑大将军故居是幢已成岑氏祠堂的红砖老屋。
        老屋五脊、山墙博风、天井墙头,门楼檐下墙额、里屋檐下墙额都有宽度不等的饰画,易受风雨侵蚀部份已模糊不清,但内、外门二处(有飘檐挡着的)墙额内容为奇灵异兽、花鸟草虫、山水树木、故事人物和诗词的卷轴式雕绘彩图却色泽如新。正脊塑着两条两端翘起对望的含珠鳌鱼。
        当我绕着老屋拍照时,屋对面人家走出位霜发老妇,她说,老屋当年大门上挂着个圣旨牌,那时骑马路过这里都要下马。还说,牌还在,“文革”时取下不再挂,一直放在神楼上。。
        拍摄这个牌,需岑氏“话事人”合作。尾随我的三位小女孩其爷爷老岑就是“话事人”。她们带我找到了他。一听来意,老岑即搬竹梯上神楼把牌拿下给我看。牌是木质竖匾,中间刻“奉  旨世袭守府”,向匾心倾斜的边框雕着龙含珠图案。他说匾是因他一位有战功的六世祖岑现佩大将军而得来的。他指着屋脊装饰,说,当时一般人家不能这样。
        这只开缝老匾与屋脊鸱尾让人发古幽思。
        我请这位当家人讲讲岑大将军的故事。
        他说:六世祖岑现佩是清朝武将,为清皇朝转战18省,最后战死四川。那天,他带兵出征,跃身上马,但往时主人挥鞭就勇猛向前的战马却缩蹄打踅,引颈悲鸣;岑将军大怒,喝道:“畜生,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说着怒鞭战马,冲向战场。号角,硝烟,血肉横飞。岑大将军不幸中弹身亡。战死疆场的岑大将军年仅27岁,只遗下一条发辫和一对战靴,由水路运回家乡。
        这当家人说,他侄子岑卓演保管着家族史料,如想了解更多可找他。
        为弄清这匾的历史价值,当晚我把在冼村的发现向原县志办成员温伯埙先生请教。他看了我传去的照片,回应匾是文物。而且他凭印象很快就在光绪《德庆州志》查到了有关岑现佩将军的记载:“岑现佩,金林乡人,官贵州安顺协中军都司,奉调带兵克复台湾、湖南、云南、湖北等处有功,授实缺都司。会出征四川达州,殁于阵,时嘉庆二年二月也。事闻,得旨恩恤,给云骑尉世职,世袭恩骑尉。”
        为岑大将军事迹所感,3月10日我再到冼村,找到岑卓演先生。当日,为了看看岑大将军的坟墓,我与他和他的一位堂兄弟开车到岐岭村,然后翻山越岭,走了一个多小时要用刀和长棍劈拨开的完全被芒草覆盖着的崎岖山路,来到埋葬了岑将军一条发辫和一双战靴的坟墓。我从不同角度拍这个并不起眼的坟墓,拍了多张,尤其对碑文。我因此坟墓的主角是七世祖德宝公而非六世祖现佩公而发问。卓演先生解释;因现佩公只遗下一条发辫和一双战靴,单独埋葬太孤寒,不利后人,一直不葬,直到其长子德宝公去世才葬,但此坟地则是当时朝廷有名风水师为现佩公选的。
        墓碑有这样的铭文:“皇清勅授云骑尉德宝岑公大人之墓”,“考讳德宝字恩璧承袭云骑尉历署守府乃任贵州都阃府现佩公之长子也……”。“奉祀男 荫云骑尉鹰扬……”。
        云骑尉鹰扬!何为云骑尉?
        历史帷幕在抖动,渴望知音的云骑尉鹰扬要让人认识。
        当天,从岐岭回到冼村,卓演先生拿出些文字资料给我拍照。他说,当年德庆有“文有何曰佩,武有岑现佩”的说法,这一文一武“两佩”是德庆当年家喻户晓的人物。史料证实他所说不虚。但没有片纸只字记载岑氏六世祖现佩公由水路运回的遗物葬在七世祖德宝公墓中。因此我请卓演先生提供更多文字资料。他说这事至今只是口口相传,但他表示,八世祖鹰扬公有诗稿存世,或许在其诗中有讲岑大将军。
        原来云骑尉鹰扬是诗人。
        卓演先生说,《岑鹰扬诗稿》历代珍藏,从不向外披露。我说,如诗人有知他的诗作能让更多人看到,他会高兴。经我一再要求,卓演先生非常小心地拿出卷纸质脆弱的诗稿。我是第一位看到这卷诗稿的外人。当我接过它时,我想,我拿着的可能会是一部珍贵历史。写这些诗的人已离开这个世界118年了。也许他正在天上看着我,希望我读读它。经得卓演先生同意,我把诗稿复印带回家细读。
        果然《岑鹰扬诗稿》有提岑大将军:惆怅西川叛者番/全军战败插旗山/忠臣为国捐躯报/千古英名播世间。
        温伯埙先生得到《岑鹰扬诗稿》如得宝贝。他反复阅读,爱不释手,写下读后感,抒发他的愉快心情。我是在他对诗稿的反复解释下,才加深了对诗稿文史价值的认识。《岑鹰扬诗稿》遇上伯埙先生实属幸事,不然,用毛笔字书写,全是繁体字,有不少生僻字而且字体潦草的诗稿,如不是他老人家帮助,凭我根本无法整理它。
        岁月长河,百年一瞬,云骑尉鹰扬在其出现过的那瞬,留下痕迹。读《岑鹰扬诗稿》,当年景象历历在目。
        一次隅然乡村之行,得此奇遇,令我自觉对《岑鹰扬诗稿》有尽量让它以最好状态面世的责任。我希望这沉睡百多年的《岑鹰扬诗稿》能成为地方文史资料的珍贵一册,有更多知音。
                                    陈世汝写于2013年4月17日
     
     
     
             《岑鹰扬诗稿》读后
     
        德庆素称文人名士荟萃之地,前人诗文集,光绪《德庆州志》所载书目,数十余种,惟沧桑世变,迄今未见一种存世。晚近如清末德庆举人梁修的《锦石集》,民国年间梁典韶的《巅啸诗存》,亦遍寻不获。文化载体诗文集的湮没,让人惋惜!
        今年三月,社会志愿者陈世汝君偶然到德庆冼村,与岑氏族人认识,得见《岑鹰扬诗稿》,其发现过程,堪称奇遇,详见陈君写的《前言》,在此不赘。
        陈君将《岑鹰扬诗稿》复印后给我一份,用电脑打字后又让我协助校对,因此,我得以多次阅读诗稿。今将读后所得,记述如下:
        《岑鹰扬诗稿》是晚清德庆冼村人岑鹰扬的诗集,诗二百余首,毛笔手抄本,岑氏历代作“传家宝”珍藏,从未向外披露、传阅、传抄。诗稿历经清亡民国立,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解放后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化,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沧桑巨变,一百多年,得以保存至今,弥足珍贵!
         据岑氏族人提供资料及查阅史籍,岑鹰扬的祖父岑现佩,光绪《德庆州志》有传,全文如下:“岑现佩  金林乡人。官贵州安顺协中军都司,奉调带兵克复台湾、湖南、云南、湖北等处有功,授实缺都司。会出征四川达州,殁于阵,时嘉庆二年二月也。事闻,得旨恩恤,给云骑尉世职,世袭恩骑尉。”(2002年横排本光绪《德庆州志》592页。又:嘉庆二年是公历1797年)。
        岑鹰扬是岑现佩长孙,字习亭,号佐才,生于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以祖父军功荫受云骑尉。阅历不详。
        其诗粗略记录下其人生轨迹:早年在肇协左营任职,自谓“十年鞍马侍公侯”。解职后,在端州(今肇庆)候官,未果。“世态炎凉转眼空”,回乡务农,自始“赋性躬耕南亩中”。学中医,“此生乞得青囊术”,在乡间行医,谦称“庸医”。与布衣梁雁峰、聂祐三、冯月池等友情甚笃,常有唱和。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去世,享年八十岁。
        《岑鹰扬诗稿》中有的诗颇具文史价值,略举两例:
        例一   诗稿中有《录署德庆州余少波明府之钦州留别官绅士民七律四首》与岑鹰扬和诗四首。读后回忆起以前读光绪《德庆州志》,德庆有一位姓余的知州,甚有民望,最为后人称道的是始建育婴堂,收养贫家女婴。重翻《德庆州志》,在职官志中,果然,见光绪六年(1880)德庆的知州是余鉴海,有传。传称:余鉴海,字少波,广西平乐人,为官好礼,慕义,廉能;上任伊始,革除衙门陋规;捐俸重修书院义学,设小义学以教子弟孤贫者;建育婴堂,收养贫家女婴,禁溺女婴;平冤狱;光绪七年(1881)调钦州,“绅民请诸大吏吁留,不获,州人咸切去思。”(详见2002年横排本光绪《德庆州志》458页、504页)。
        余鉴海光绪七年(1881)调钦州,考岑鹰扬时年65岁,谅在民间社会有名望,参与余鉴海与官绅士民辞别唱和,时至现在已132年,今无意间发现余鉴海的留别诗与岑鹰扬的和诗,可谓奇事!
        例二   《岑鹰扬诗稿》中《春日游香山古刹》、《九日香山登高有作》、《题康州醮会玩花灯胜景诗》,为当年德庆名胜古迹,康州六街九巷醮会盛况,作了如实的描写。《冼村扒船》、《格木桥扒船有作》,对当年德庆乡间旱地扒龙船活动,作了风俗画般的记述。
       《岑鹰扬诗稿》中有《羊城珠江竹枝词》二十一首,引人瞩目。这组竹枝词,吟咏羊城珠江十几处胜景:五仙门珠江风月,越王台荒郭斜阳;花田牙樯如鲫,波罗庙美女如云;荔枝湾三更水围,泮塘西纸醉金迷;大通滘水国流香,两岸楼台灯火满江;漱珠桥阳春美景,沙面棹歌和琼箫;拾翠洲情侣相约,白鹅潭别泪成潭。又吟咏:画舫歌女,花船珠娘;婀娜疍女,弄潮渔郎;还有那青楼卖笑佳丽,酒场寻欢男人,与沿街卖唱的失明女子。
        岑鹰扬阅历,资料甚少。看其家藏孤页与诗稿,知其在肇协左营“十年鞍马待公侯”期间,与解职后在端州(今肇庆)候官期间,都曾到广州。他将广州的深刻印象,写成这组竹枝词。
        陈君近日上网查资料,知光绪元年,即1875年,广州曾以《羊城竹枝词》为题征诗,参加者多达142人,诗共489首,后结集成书,于光绪三年由马溪吟香阁出版,全书二卷,颇多佳构。岑鹰扬写的《羊城珠江竹枝词》,与此次征诗有无关联,待考。
        岑鹰扬勤吟咏,《岑鹰扬诗稿》有诗二百余首(包括少数他人作品),生活气息浓郁,语言生动朴素,题材广泛,官场怪状、炎凉世态,罢官归田,躬耕南亩,悬壶济世,村居忧乐,荒年,苦雨,朋友相聚,亲戚往业,岁时节庆,乡风民俗,名胜游览,家庭际遇,婚娶悼亡,松梅兰菊,风筝粉蝶,以至黄牛豆腐,无不入诗。
        《岑鹰扬诗稿》珍藏于德庆冼村岑氏家族中,已一百多年之久。陈世汝君发现后用电脑打字,完成简体字版本;为保护文化遗产,让更多人得以鉴赏,经岑氏族人同意,由陈世汝君为纪念其父母的《友芳慈善基金》出资印刷出版,免费赠阅。我因协助校对,得以多次阅读诗稿,深感其文史意义,诗的乡土气息,故不揣浅陋,谨写读后记,推荐阅读。
                                   温伯埙  2013年5月1日

                                             岑伟彬抄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