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岑炳旺于2022-04-02的留言:

    我们想增加人才库,有一位岑氏后裔在南宁二中任副校长,另一位在平乐县交通局任副局长。
  • 岑勇于2022-03-08的留言:

    祖墓碑文: 莫为之前雖美弗彰,莫为之後雖盛传我,祖之前後,世襲於朝,而受爵者,其历有可纪矣。 一始祖岑公諱彭。汉马功劳擢授廷行大将军乃湖广襄汉南阳始镇也。 一始祖岑公諱世铿。擢授怀远大将军乃溪洞镇也。 一始祖岑公諱永珍。擢授盟威大将军亦溪洞复镇也。 一始祖岑公諱伯颜。擢授田州中顺大夫试也。 一始祖岑公諱永泰。擢授恩州奉训大夫试也。 一始祖岑公諱辉。擢授岜鈴汎官总司守也。 一始祖岑諱光裕。为国亡身,蒙上宪不忍昧功臣,柱碑立祠,以祀之留後。仲述分住于此,只克全後裔分为五枝,有孙国泰初头门庭,继後子孙荣昌。皆由祖德流芳,以及於今孙等,歆潜恐夫特著表於,兹以头不忘之意耳。
  • 岑厚霖于2021-11-18的留言:

    自从19年我爸过身之后,我就一直没怎么接触岑氏宗亲的事和东西。今天忽然好想我爸,点开了他的微信头像,看到朋友圈,发现了这个宗亲网的链接,就进来看看。我想说 是,家里还有很多我爸当时收集什么关于族谱的资料。不知道有没有人需要?希望能对大家有用,不用放在家里蒙尘。
  • 岑支雄于2021-10-28的留言:

    天成必玉维,发育万春枝,永世迎风起,连延至主锡,朝廷如有用,正大光明时。
  • 岑稳于2021-09-01的留言:

    湖北浠水岑氏第十一修谱启示 各地岑氏宗亲,浠水万二公后裔: 水有源,源远则流长;树有根,根深而本固。乃天地自然道理,宗族姓氏亦然也。凡我岑姓宗族者,先天之血缘伦理关系,不因社会变异、朝代更迭而存灭。 修谱意义之大,关乎国家、民族、地方、宗族,家无谱,就如国无史。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自古以来,家谱承载着伦理规范,塑造着人格精神,维系着社会秩序。没有家谱,不知辈分,忘记礼仪;没有家谱,不知先贤,数典忘祖;没有家谱,不知家规,没有精神,与禽兽何异?国是载历代前朝兴衰事,以资治国;地方志,补足国是未载,教化一方;家有谱,定人伦、理宗亲,没有家谱不知前贤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家谱记载祖先光耀与发展,激励后世子孙,见贤思齐,超越祖先,不堕门楣。家谱与国史、方志此乃华夏三大精神支柱,属于弥足珍贵的宗族文化遗产。修谱既是对先贤的尊重,也是对后代的交代,不忘血液延续,继往开来,更让后世子孙知晓传承,让岑氏家族薪火相传。续谱更是厘清脉络,联系骨肉,和睦族人,中庸有云:齐家治国平天下,续谱可促进宗族发展,从而促进社会进步,实现中华伟大梦想。 粤经典籍,考我岑氏宗族,《吕氏春秋》《通志·氏族略》分别记载,出自姬姓,为西周王室姬渠之后,周文王异母弟耀之子渠受封于岑,建立子爵岑国,其地在梁国岑亭(今陕西韩城南),族人以国为氏。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 家族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记载着岑氏家族的发展历程,得姓寂寂千年,延至汉唐间,人才辈出、出将入相,东汉岑彭封舞阴候,五世六侯,佐运阐功,云台图像,泽及五叶;唐初岑文本,官职中书令,名副其实宰相之职,一门三相,文墨才猷,位至显贵,中台三折,亦世夔龙;满清广西岑毓英、岑毓保、岑春煊一家三督,文武双全,保家卫国,抵御外侮,堪称栋梁;家声十分显赫,已属天下望族。祖先的荣光、悠久的历史,光灿灿、沉甸甸,这一份荣耀和历史值得每位岑氏后裔去爱护和传承。 九修时汉川族人岑伟生(中山先生秘书)做了艰苦卓绝之贡献,对照湖北浠水、汉川、应城、沔阳、京山、嘉鱼、竹溪、郧县等地族人族谱,榷商对接,使湖北省内万二公后裔,重续人伦,同序一谱。然民国期间倭寇当前,各地战乱频仍、遭受兵燹,伟生之遗憾:不能联系浙、赣、川、闽、越等地同修;实现全球岑氏同用一谱之夙愿。一九九八年岑岗岑鸿文(黄埔第十七届生)等先贤再次发起十修,走访湖北全境、远赴祖国各地调研考察,各种图文资料几十万字,对湖北编写族谱提供了大量可证、可考的家族史料,越经三年乃成,使得十修谱留存世间。 吾家先祖早有规定,自巨澜公订立,要求后世每三十年为一纪,族人应重修族谱。自一九九三到如今已逾三十多年,已到家谱重续之日,丛观豫、越、粤、贵等地宗亲,修词、立碑、建网,出谱、守护相望,资幼扶老,宗族事业发展蓬勃,令我等眼热,心中觊觎,时下政通人和,恰逢盛世,内外环境皆宜,吾等应遵循先贤之订立,重续家谱,以告慰先祖之遗愿。遂邀全国各地岑氏宗亲、万二公后裔共攘大事。 然修谱乃关乎每个岑氏族人之切身利益,关乎族谱的完整性、收纳性,非一日之功,非一人之事,其中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乃至财力支持,其一,人口迁移,各处散落,虽而今是信息时代,通讯发达,然很多联络、求证工作,仍需要大量走访和核对,如族谱所载吾家自元至正年间迁往江西丰城,洪武二年复从丰城迁来蕲水兰溪花羔石,江西丰城需要走访印证等事宜,皆需有人前往;其二,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十指长短不一,虽是族人,族胞漠然置之者亦有不少,认定族谱无用之物者也有人在,需要积极主动做工作,莫失莫散,确实困难者,可酌情处置,减免丁费;其三,各地、各房、各家人丁的统计、登记录入,工作量大、辛苦艰辛和细致核对,所收丁费应予以造账,并定期公布等琐碎工作甚巨,需要族人贡献力量;其四,编纂印刷之资缺口甚巨,需要各地宗亲,尤其万二公之后裔倾囊相助,方可成事;其五,编撰组织的遴选与设定,以及开支用度经费之来源尚无着落。凡我岑氏族人,皆应出财出物,出人出力,心意尽到,量力而行。 修谱宜合不宜分,分则亲者亦疏,合则亲者愈亲,即疏者亦可联而为亲也。吾曾游历孔庙,见到“孔孟颜曾”四大圣人之后,共用一套谱序,心中向往之,我岑氏虽历史悠久,然传承纯粹并不繁琐,且分散各地派字不一,实为遗憾。此次第十一修需厘清几个问题,一是浙江上饶章庆堂谱序中的“万、千、百”字序,与万二公的渊源情况?二是襄阳文毅、文忠公是否是浠水岑氏之先祖?三是江西丰城是否还有族亲存在,如何对接?四是捋清“湖广填四川”过程中,从湖北去往豫、徽、川等地各支宗亲去向?五是到江陵一带调研岑文本、岑参传承脉络,唐史有载:文本江陵人,人称江陵子,可见绝非南阳新野张楼人,吾等距其更近。这些设想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绝不搞强行对接,生拉硬拽之举,要学狄公却像,莫效郭崇韬哭坟,否则贻笑大方。 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没有祖宗信仰的家族亦是没有希望的家族。凡我岑姓族人,请您参与进来,参与到宗族这个大家庭中来吧!为祖宗千百年立纲常,为子孙千万年敦本源,完成祖宗遗志,莫留遗憾于子孙,值此大事之前,舍我其谁啊?!当谱成之日,我等祭祖之时,可告慰先祖,其志以续!岑氏新生命诞生之时,我等可告诉他汝之血脉传承!俯仰天地,则无愧矣! 特此通函湖北各地万二公后裔,望能共同发起全修家谱,如赞同,希各地推出发起人,择地、定期召集族务会议,讨论编纂印刷事宜。事关万二公后裔岑氏宗族兴荣,请积极参与,我族幸甚。 湖北浠水岑氏(万二公外)字辈歌: 庆福志以单,高山怀人巨, 三世承天德 ,隆兴万永年, 道学孚先序, 光华美益全, 贤儒惟有用,鼎甲映辉联 , 章士文玉启 ,正时运际昌, 景集嘉祥瑞,芝英应茂芳, 家庭生宝树,长贻作述良。 湖北浠水岑氏万二公后裔第十一修编修族谱小组(筹) 万二公廿四世裔孙:岑稳敬撰 辛丑年孟秋

    岑氏典故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典故

    岑彭

    信息来源:岑氏宗亲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08-06-14 18:19:36
    岑   彭
    岑彭(?—35年),字君然,南阳棘阳(今河南南阳南)人,东汉中兴名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
          
    王莽末年,岑彭曾试署棘阳县长。刘縯、刘秀兄弟起兵,攻克棘阳,岑彭带家属投奔前队大夫甄阜。甄阜怪他不能固守城邑,拘禁了他的母亲和妻子,让他立功,以便将功赎罪。岑彭只好率领宾客努力作战。后来,甄阜死,岑彭也受了伤,逃到宛城,与前队贰严说共同守城。汉兵攻城,一连几个月,城中粮尽,人民相食。岑彭跟贰严说献城投降。诸将因岑彭固守,提出将其杀之。大司徒刘縯说:“彭,郡之大吏,执心坚守,是其节也。今举大事,当表义士,不如封之,以劝其后”(《后汉书·岑彭列传》)。更始帝遂封岑彭为归德侯,并让他隶属于刘縯。刘縯被更始帝杀害后,岑彭作了大司马朱鲔的校尉,跟随他进击王莽的杨州牧李圣,杀李圣,平定淮阳城,朱鲔推荐岑彭为淮阳都尉。更始帝让立威王张昂、将军徭伟二人镇守淮阳。徭伟反叛,赶走张昂,岑彭率兵进击徭伟,大破其军,升任颍川太守。
         此时,舂陵人刘茂起兵,攻占颍川。岑彭不能到宫上任,只好带领麾下数百人依附河内太守韩歆。正值刘秀巡行河内,韩歆要守城抵拒,岑彭劝阻,韩歆不听。不久,刘秀到怀,韩歆见形势危迫,不得已投降。刘秀得知他曾想抗拒,大怒,把他放在鼓旁,准备斩杀。刘秀又召见岑彭,岑彭分析当前形势,说:“今赤眉入关,更始危殆,权臣放纵,矫称诏制,道路阻塞,四方蜂起,髃雄竞逐,百姓无所归命。窃闻大王平河北, 开王业,此诚皇天佑汉,士人之福也。彭幸蒙司徒公所见全济,未有报德,旋被祸难,永恨于心。今复遭遇,愿出身自效”(《后汉书·岑彭列传》)。刘秀大喜,跟他深相结纳。岑彭借机进言,说韩歆是南阳地区的正直君子,可以收为己用。刘秀赦免了韩歆,让他当了邓禹的军师。
         更始帝的大将军吕植屯驻淇园。在岑彭劝说下,吕植投降了刘秀。于是,刘秀任命岑彭为刺奸大将军,派他督察各营,随军平定河北。
    刘秀即位后,任命岑彭为廷尉,仍拜归德侯,行大将军事。与大司马吴汉、大司空王梁、建义大将军朱佑、右将军万修、执金吾贾复、骁骑将军刘植、扬化将军坚镡、积射将军侯进、偏将军冯异、祭遵、王霸等围攻洛阳,朱鲔坚守,攻城数月不下。
         光武帝知道岑彭曾任朱鲔的校尉,便让他前去劝说。于是,朱鲔在城上,岑彭在城下,两人相互问候、谈笑,像平常一样。岑彭乘机劝说:“彭往者得执鞭侍从,蒙荐举拔擢,常思有以报恩。今赤眉已得长安,更始为三王所反,皇帝受命,平定燕、赵,尽有幽、冀之地,百姓归心,贤俊云集,亲率大兵,来攻洛阳。天下之事,逝其去矣。公虽婴城固守,将何待乎?”朱鲔道:“大司徒(刘縯)被害时,鲔与其谋,又谏更始无遣萧王(刘秀)北伐,诚自知罪深”。(《后汉书·岑彭列传》)
         岑彭回,对光武帝直言经过。光武帝说:“夫建大事者,不忌小怨。鲔今若降,官爵可保,况诛罚乎?河水在此,吾不食言”(《后汉书·岑彭列传》)。
    岑彭又见朱鲔。朱鲔从城上垂下绳索,说:“真必信,可乘此上”(《后汉书·岑彭列传》)。岑彭毫不犹豫,拉过绳索就向上攀。朱鲔见他诚信,就先口头应允投降。五天后,朱鲔带轻骑兵去见岑彭,对部将说:“坚守待我。我若不还,诸君径将大兵上轘辕,归郾王”(《后汉书·岑彭列传》)。接着,把自己反绑起来,和岑彭一起到了河阳,去见光武帝。光武帝解其束缚,好言抚慰,并让岑彭把他连夜送回洛阳。第二天,朱鲔率全城出降。光武帝任命他为平狄将军,封扶沟侯。朱鲔后为少府,传封累代。
          建武二年(26年),朝廷派岑彭进军荆州,攻下犨、叶等十余城。当时,南方局势混乱。南郡人秦丰占据黎丘,自称楚黎王,拥有十二个县;董欣在堵乡起事;许邯在杏起事;另外,更始手下的将领也各拥所部占据南阳诸城。光武帝派吴汉前往征伐,但吴汉不戢士卒,恣其为暴,所过多有侵扰掠夺。
    正值破虏将军邓奉回新野探亲,见吴汉在其故乡的所为,大怒,起兵反汉,击败吴汉的部队,缴其辎重,与各路反汉力量联合起来,屯兵于淯阳。同年秋,岑彭破杏,降许邯,升任征南大将军。光武帝命他跟朱佑、贾复、耿弇、王常、郭守、刘宏、刘嘉、耿植等将领一起讨伐邓奉。
         岑彭命部队先攻堵乡,董欣势急,邓奉率万余人赴救。董、邓二人部下,均为南阳精锐之士,岑彭进攻,连月不克。建武三年(27年)夏,光武帝领兵亲征,部队行至叶地,董欣部将率领几千人拦路截杀,光武帝受阻。岑彭往击,大破敌军。光武帝到达堵阳,邓奉连夜逃往淯阳,董欣投降。岑彭又与耿弇、贾复、傅俊、臧宫等追击邓奉,直到小长安(南阳县南)。光武帝亲临战阵,士气鼓舞,邓奉兵败无路,请降。
         光武帝念邓奉是旧日功臣,而且祸端实由吴汉引起,想赦免邓奉。岑彭和耿弇劝谏说:“邓奉背恩反逆,暴师经年,致贾复伤痍,朱佑见获。陛下既至,不知悔善,而亲在行陈,兵败乃降。若不诛奉,无以惩恶”(《后汉书·岑彭列传》)。于是光武帝斩邓奉。
         光武帝引兵回师,而派岑彭率领傅俊、臧宫、刘宏等三万多人南击秦丰,攻克黄邮。秦丰和他的大将蔡宏在邓坚守。汉军数月不得进。光武帝责备岑彭。岑彭害怕,于是连夜集合兵马,传令:“明日西击山都(今湖北襄阳县西北)”(《后汉书·岑彭列传》)。然后纵其俘虏回营告知秦丰。秦丰信以为真,调动主力,开赴山都,准备伏击岑彭。岑彭偷渡过沔水(今汉水),在阿头山(今襄阳县西)大破秦丰部将张扬。然后,从川谷间伐木取道,直奔秦丰的大本营黎丘,击败留守部队。秦丰大惊,急忙回师救护。岑彭与诸将依山扎营。秦丰和蔡宏趁夜来袭,岑彭早有准备,出兵迎击,秦丰败走,蔡宏被杀,岑彭因功被封为舞阴侯。
         秦丰相赵京在宜城献城投降,汉朝任其为成汉将军,与岑彭一起在黎丘包围秦丰。当时,田戌在夷陵,拥众割据,闻秦丰被围,害怕汉兵来伐,想要投降。他的妻兄辛臣劝他说:“今四方豪杰各据郡国,洛阳地如掌耳,不如按甲以观其变。”田戌说:“以秦王之强,犹为征南所围,岂况吾邪?降计决矣”(《后汉书·岑彭列传》)。建武四年(28年)春,田戌留辛臣驻守夷陵,自己则将兵到黎丘,准备归降岑彭。不料辛臣却盗走田戌的珍宝,抄近路抢先去依附了岑彭,并且写信招田戌来归降。田戌怀疑辛臣出卖自己,不敢投降,与秦丰合兵拒汉。岑彭出兵攻打田戌,数月,田戌大败,逃回夷陵。
         光武帝亲自到黎丘犒赏军士,封赏岑彭部下有功者一百余人。岑彭进攻秦丰已经三年,斩杀敌兵九万多人。秦丰手下只剩了一千多残兵,而且,城中粮食将尽。光武帝见秦丰势力衰微,便命朱佑代替岑彭守黎丘,而命令岑彭和傅俊南进夷陵,攻打田戌。岑彭打败田戌,攻占夷陵,田戌率几十个骑兵逃往蜀地。岑彭追到秭归,俘虏田戌妻儿老小和几万士兵。
         岑彭将伐蜀汉。但夹川谷少,水险难以漕运。于是,他命威虏将军冯骏驻军江州,都尉田鸿驻军夷陵,领军李玄驻军夷道,自己则率兵还驻津乡,据守荆州冲要之地。他派人喻告尚未归附的地方,声明,倘能主动投降,可以奏封其君长。
         岑彭原与交趾州牧邓让是好朋友。于是,他一面写信给邓让,陈说刘秀的威德,劝其归降,一面派偏将军屈充移檄江南,颁行诏命。不久,邓让和江夏太守侯登、武陵太守王堂、长沙相韩福、桂阳太守张隆,零陵太守田翕、苍梧太守杜穆、交趾太守锡光等相继派遣使者,贡献方物礼品。岑彭奏明皇帝,将其均都封为列侯。诸将于是或遣其子,或派其兵助岑彭征伐。
         建武六年(30年)冬,光武帝召岑彭入京,几次接见欢宴,厚加赏赐。不久,岑彭南还津乡,皇帝下诏,让他经过家乡时祭扫坟墓,并规定大长秋朔望之日,都要问候太夫人起居,以示荣宠。
         建武八年(32年),岑彭率兵跟随光武帝攻破天水,并与吴汉在西城包围了割据陇上的隗嚣。当时,公孙述(蜀地的割据者)的将领李育来救隗嚣,被盖延、耿弇包围在上邽。光武帝东归,写信给岑彭说:“两城若下(指西城、上邽),便可将兵南击蜀虏。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每一发兵,头须为白”(《后汉书·岑彭列传》)。岑彭堵塞谷水,以灌西城,西城只剩没丈未被子淹没。隗嚣将领行巡、周宗率领蜀地救兵前来救援。隗嚣这才得以逃出西城。汉军粮尽,,于是烧毁辎重,率兵撤回,盖延、耿弇也相随而退。隗嚣派兵尾随追击。岑彭殿后,保证了诸将全师而归。
    归后,岑彭仍驻守津乡。
          建武九年(33年),公孙述派任满、田戌、程泛率领几万人乘船下江关(今四川奉节县东),击败冯骏、田鸿、李玄,攻克夷道(今湖北宜都)、夷陵(今湖北宜昌东南),占据荆门、虎牙(今湖北宜昌东南隔江相望之二山)二山。他们在江面上架起浮桥、斗楼,并在水下立起攒柱(密集的柱桩),断绝水道,而大军则在山上安营,抵拒汉兵。岑彭几次进攻,均失利。于是,便建造直进楼船、冒突(船名,取其触冒而唐突)、露桡(船名,取其露楫在外,人在船中)数千艘,做大进攻的准备。
    建武十一年(35年)春,岑彭与吴汉、诛虏将军刘隆、辅威将军臧宫、骁骑将军刘歆将领调集南阳、武陵、南郡的兵士和桂阳、零陵、长沙的委输棹卒六万多人,战马五千匹,会集荆门。吴汉认为三军棹卒多费粮草,提议解散他们。岑彭则认为蜀军势大,棹卒不可解散,并上奏皇帝,说明情况。光武帝对岑彭说:“大司马(吴汉)习用步骑,不晓水战,荆门之事,一由征南公(岑彭)为重而已”(《后汉书·岑彭列传》)。
         于是,岑彭便在军中招募抢攻敌人浮桥的勇士,谁先登上浮桥,谁得最高的赏赐。于是偏将军鲁奇应募。时天风狂急,鲁奇率勇士驾船逆流而上,直冲浮桥。但江中攒柱,阻住战船,难以前行。鲁奇一面督率军士殊死作战,一面用火把焚烧攒柱。风怒火盛,桥楼崩烧。岑彭尽起全军,顺风并进,所向无前。蜀兵大乱,溺死者数千人。汉军斩杀任满,生擒程泛,而田戌脱身,逃往江州。
         岑彭上奏刘隆为南郡太守,自己则率领臧宫、刘歆长驱直入,进占江关,并严肃军纪,号令军中吏士,不得虏掠百姓。所到之处,百姓都奉献牛酒,迎接犒劳部队。岑彭接见当地年高德劭者,对他们说:“大汉哀愍巴蜀久见虏役,故兴师远伐,以讨有罪,为人除害”(《后汉书·岑彭列传》)。并坚决推辞,不受牛、酒等物。百姓皆大为喜悦,争着开门归降。光武帝下诏书,命岑彭守益州牧,而每攻克一个郡,岑彭都先兼摄太守职务。
         岑彭进军江州(今重庆市北嘉陵江北岸),见田戌粮草众多,很难在短期内攻克。便留冯骏驻防,自己则率兵直指垫江(今四川合川),攻破平曲(今四川合川东),收得粮米几十万石。公孙述派遣延岑、吕鲔、王元和他的弟弟公孙恢一起拒守广汉(郡治梓潼,今属四川)、资中(今四川资阳),又派侯丹率二万余人拒守黄石(今四川涪陵东北横石滩)。岑彭见状,多设疑兵,虚张声势,命杨翕和臧宫抵拒延岑等人,自己则分兵由水路回江州,溯都江而上,袭击侯丹,大破其军。接着,昼夜兼行一千余里,一鼓攻克武阳(今四川彭山东),并派精锐骑兵驰攻广都(今四川双流),一直攻到离成都几十里的地方,其势如迅风疾雨,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敌众溃散。开始,公孙述听说汉军在平曲出现,便派大军前往迎击。等到岑彭到达武阳,绕出延岑部的后方,蜀地出于意外,震骇动摇。公孙述更是大惊失色。以杖顿地说:“是何神也”(《后汉书·岑彭列传》)!
         岑彭所驻的地方叫彭亡。岑彭听此地名,心中不悦,本想移营,天黑未果。公孙述派一刺客,谎称是逃亡之人,前来投降,乘夜间刺杀岑彭。成为继来歙后,第二个在灭蜀之战中被刺杀的著名将领。
        “彭首破荆门,长驱武阳,持军整齐,秋豪无犯。邛谷王任贵闻彭威信,数千里遣使迎降”(《后汉书·岑彭列传》)。使者到达,岑彭已死。光武帝把任贵贡献给朝廷的礼物都赐给了岑彭的家属,谥壮侯,其子岑遵嗣。蜀人怜之,给他在武阳立庙,岁时祭祀。
          点评:岑彭在东汉王朝建立和巩固过程中参加过统一战争中的所有作战:平定河北,攻关东、洛阳,统一关中,战隗嚣,直至灭蜀,是当时极少数能独当一面将领。他不但作战勇敢,奇计迭出,而且信义素著,以德怀人。故能克成宏远之业,建立不世之功,成为“云台二十八将”中之翘楚。
    征南大将军舞阳侯--岑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