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岑隽于2021-06-19的留言:

    很高兴看到我们的大家庭,也很想了很一下我们的家的传承。希望各位宗亲指点一下。谢谢!
  • 岑天胜于2021-06-15的留言:

    广东省化州市那务镇南子地村岑天胜
  • 岑保吉于2021-05-05的留言:

    看到岑家的兄弟们留言,很是高兴,我是广西钟山县公安镇的岑家,微信c895513790 有群的兄弟拉一下进岑家群里聊聊
  • 岑礼于2021-02-22的留言:

    在此寻两位宗亲的联系方式,知道的宗亲望不吝转告,谢谢! 一是“岑”于2013-03-21留言,二是“岑家勇”于2016-03-09留言。 我的电话:13367769345、18177677255 电子邮箱:838371389@qq.com
  • 岑安增于2021-02-15的留言:

    我是来自广西贵港的岑氏家族,很高兴认识家人,有微信群更好交流了,我电话19977553258(微信同号)。

    岑氏典故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典故

    无人知道的岑炽

    信息来源:岑氏宗亲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10-09-30 16:42:18
    无人知道的岑炽
     
    《档案》2003年02月  管卫中
     
        晚清颓世中,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无疑是三颗耀眼夺目的巨星。这大家都知道。其实在中国的土地上,有类乎左氏胡氏器识才具的人,还大有人在。左宗棠是因偶然机缘侥幸显世的一个。更多的个性劲棱的人才,则被那么一张专事捕捞庸材、奴才、过滤人才的大网生生地滤出去了,永远地被埋没掉了。君若不信,在下从史籍中信手拈取一个人来:岑炽。
         岑炽是谁?不知道。没听说过。妙就妙在这个谁都不知道。那么好吧,容我从岑春煊说起。有点清史常识的人都晓得,晚清末年的政坛上,岑春煊曾经是一个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岑氏以强项勇悍,治事刚猛,所到之处痛惩贪官墨吏,甚至向当时权势滔天的大贪官、军机领班大臣庆亲王奕劻开炮,与另一位胆识过人的军机大臣瞿鸿机联手倒庆、倒袁(世凯)而名重一时。但据史家记述,岑春煊其实刚猛有余而谋略不足。岑氏面对清末政坛上错综复杂的派系关系和许多棘手的难题,之所以能够应付裕如、屡出高招,官品拾阶而上,皆有赖于他的幕府中有两位极为杰出的智囊人物。其中一个就是岑炽。岑炽年轻而器识宏远,又足智多谋。岑春煊对待岑炽,有点像湖南巡抚骆秉章对待左宗棠,那是推诚相与,信任有加,言听计从。庚子年,慈禧太后昏了头,下旨允许几十万义和拳民进京,与董福样的甘军一起攻打东交民巷各国领事馆,引来八国联军兵临城下。京城情势危急。当时在兰州岑幕当幕宾的岑炽极力鼓动甘肃布政使岑春煊进京勤王。岑春煊遂先率几十名亲兵星夜驰驱进京,护卫两宫西逃。岑春煊一路上护卫操持,大受惊恐失措的老妇人慈禧的倚重与赏识,抵西安即授陕西巡抚。“辛丑,岑公移抚晋,而(八国)联军方入固关,晋危甚。(岑炽)先生为画策去之,乱乃退。壬寅,岑公督蜀,平巨乱。移督两粤,平桂疆,辄任(岑炽)先生总文案。内则室家,外则印旗文电,咸属焉。礼谊在师友间,情益笃。倚任之重,近世寡俦。”(《岑炽轶事》)包括岑春煊在护驾西进途中主张光绪帝回京主持谈判、保守国祚,奏劾庆亲王贪贿等重大举动,皆出自岑炽策划。而当岑春煊动作过猛,得罪满族权贵太多,但慈禧尚对他信任甚专,岑春煊官运蒸蒸日上之时,岑炽已看出了其中埋伏的危险,提醒岑公“过刚则折,微特不克报国家,且恐为佥壬所中。”岑公不听,后来果被庆亲王、袁世凯所暗算。由此可见,岑炽真是一个隐在幕下的诸葛亮、左宗棠式的人物。倘假以位权,他未始不可以成为一代干城。但这样一个人物,为何名不见史传,不为后人所知?盖因岑炽性情自尊清高,崇尚闲云野鹤式的活法,不肯深入仕途也。“清季大府幕宾,争纳馈,高者亦希荐擢,为进取阶。”由于智囊们所处的特殊位置,官员们争先向其送贿赂走门子,希图得荐高升,幕宾们自己也希望得到主人的荐擢而取得功名。岑春煊的另一位智囊张鸣歧,即以岑幕起身,后来做到了巡抚。而岑炽“先生处大幕二十年,寮寀馈遗,未尝一纳,闻者怪之。久之,岑公重其奇节,劳苦功高,屡思荐举,以为己副,先生辄峻却之。客曰:‘公参帅幕,独却荐,何也?’先生笑曰:‘达官多骄慢,幕居宾礼,始克诤谏,荐则一属僚耳,尚能行吾志哉?’曰:‘公既不官,县丞末吏,奈何不并去之哉?’(当时岑炽的职衔是县丞,不入品级)先生复笑曰:“幕之为职,合则留,不合则去。县丞虽末吏,五斗米尚足赡吾家。吾之不弃原官,犹农之不弃其产也,去此奚为?’其高洁如此。”(《岑炽轶事》)这个岑炽,不肯为挤进官场而挫折了自己的清直自由性情,遂一生只是一个幕宾而已。一腹才略,一点性灵,终为人世所湮没。飞鸿既去,雪地上只依稀留下几行“轶事”而己,说来令人仰天浩叹,热泪满眶。人世埋良材,是怎样的冷酷无情!
                                      2002年5月
                                                            岑巩好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