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林平于2020-05-20的留言:

    关于岑彭公的生年,史书与族谱并无记载,据考证,当为公元前3-6年左右,去世时正不惑之年,而族谱中的记载相差较大,不知有何依据?
  • 岑路于2020-05-02的留言:

    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汉川的岑路,目前在武汉从事西装定制及生产的事业,欢迎家人们有机会来武汉做客
  • 岑东昌于2020-04-13的留言:

    我是广东怀集岑氏的,名东昌,昌字辈敬上🙏🙏🙏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北京门头沟岑凤平电话多少?方便联系我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岑玉凤你电话多少

    岑氏典故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典故

    岑春煊

    信息来源:岑氏宗亲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11-08-26 16:23:14
    岑春煊
     
      岑春煊是清末政治舞台上的重要人物之一。壮族。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他率部赴京“勤王”,因护卫慈禧太后西逃有功而备受宠爱,历任督抚,为晚清重臣。他的政治活动集中体现于弹劾官吏,评说时政,力图使浊流横行、政以贿成的晚清政局有所振刷。由于他弹劾了大批贪官和庸官,被时人称为“屠官”,与张之洞“屠财”、袁世凯“屠民”并称为清末督抚中的“三大杀手”。
     生平简介
      岑春煊(1861——1933),壮族广西壮族自治区西林县那劳乡那劳村人,字云阶,乙酉(1885)年科举人,晚年自号炯堂老人。出生于官宦世家,系清朝云贵总督岑毓英的第三子。

      岑春煊一生历四朝,在清朝末年曾任光禄寺少卿、太仆寺少卿、署大理寺卿、广东布政使、甘肃布政使、山西巡抚、广东巡抚、四川总督(三次)、两广总督(两次)、云贵总督加兵部尚书、邮传部尚书等职,赏穿黄马褂、赐“紫禁城骑马”、“太子少保”等衔;辛亥革命后曾任各省讨袁军大元帅、护国军军务院抚军副长(摄行抚军长职权)、两广都司令、护法各省联合会会长、中华民国军政府七总裁主席总裁等职。

      1885年,岑春煊乡试中举。1893年,官至大理寺正卿(三品文职)。次年,中日战争爆发,岑春煊两上奏章,自请效命前敌,到烟台总理营务,开掘地营,布置防务。其时,清廷已与日本签订了屈辱的《马关条约》,岑春煊得知,愤懑一腔,毅然辞职离京。

      1895年,岑春煊加入康有为组织的强学会上海支部。1897年,岑春煊、唐景崧等在桂林与康有为共同筹建了广西有史以来第一个学会(圣学会),创办了第一所学校广仁学堂和第一份报纸《广仁报》。岑春煊鼎力赞助讲学和力推维新思想,成果最佳,为此康有为在作《桂林圣学会后序》一文时,特托署名岑春煊。

      1898年,清朝廷饬令上书言事,岑春煊积极应诏,得到光绪皇帝的召见。岑除逐条陈兴学校、练新兵、讲吏治信赏罚等之外,还上专折再三吁请光绪要操掌实权,稳握皇权,以免徒有其名。不久,光绪又采纳岑春煊的建议,皇帝裁汰詹事府、通政司、光禄寺、鸿胪寺、太常寺以及岑春煊任职的太仆寺和大理寺,同时还裁去鄂、粤、滇三省巡抚,东河总督、粮道、盐道等,因岑春煊在变法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也显现了其才干,为此被光绪皇帝提升为广东布政使。戊戌变法失败,岑春煊调甘肃布政使。

      1900年,义和团运动兴起,清朝廷腐败,国防空虚,难御外敌,八国联军长驱直入,洗劫北京,火烧圆明园,慈禧和光绪帝张惶出逃。岑春煊闻讯,率领一千余名亲兵从兰州启程,日夜兼程到北京效外,护送两宫人马到西安,岑春煊因护驾有功,升陕西巡抚。次年迁山西巡抚,到晋清理山西教案遗留问题。

      1902年7月,调任广东巡抚,人未到任,又改升任四川总督。在川期,平息了义和团余部及哥老会起义。次年三月,调任两广总督,专责广西军务。岑春煊到任后,逐一甄别,先惩治贪官恶吏之官和仗势横行之劣绅,再解散游勇之兵、安置无业无食之民、剿灭打家劫舍之匪。他运用“亦文亦武,亦剿亦抚”的治理策略,使广西在三年间得以安定。

                                                 岑春煊
      1906年10月调任云贵总督,岑春煊称病到沪就医未赴任。次年3月,调四川总督。岑直径入京,面见慈禧,参奏弹劾军机大臣庆亲王奕劻贪庸误国。5月,授邮传部尚书。这时,清廷已发布预备立宪上谕,改革政体,而以官制改革为首。朝中遂形成以军机大臣奕劻、袁世凯为一派,以军机大臣瞿鸿新风、岑春煊一派,相互对峙、势同水火。此时恰逢广西农民举事,奕劻以岑春煊善兵能事为由,促慈禧再调岑出京回任两广总督,岑未赴任。1901年,袁世凯伪造岑春煊与维新派人物梁启超合照呈献慈禧,慈禧信以为真,开缺岑春煊其两广总督职,史称“丁未政潮”。

      1911年,四川保路运动起,摄政王起用岑春煊前往剿办。岑因与当权派主张镇压政见相悖,不肯赴任,乘船东回,反而电请皇帝退位,组织共和政治。清廷仍授岑四川总督,岑电辞不就。1913年,袁世凯背叛革命,谋杀宋教仁,岑被国民党元老黄兴等人拥为讨袁大元帅。8月,讨袁失败,岑被袁通揖,岑逃往南洋避祸三年。1916年,袁世凯称帝,广西都督陆荣廷派人到南洋请岑回国商讨讨袁事宜。5月,两广护国军司令成立,岑任都司令、军务院抚军副长,摄行抚军长职权,领导南方讨袁力量北伐。1917年,张勋复辟。次年,岑被推为护法各省联合会会长组织北伐,后非常国会改组军政府,岑被选为中华民国军政府七主席总裁之一,同时被选为主席总裁继续领导北伐革命。1920年,岑力主南北议和,与孙中山政见分歧,事后不久,通电全国宣告引退,寓居上海不问政事至终。
    政治主张与成就
      岑春煊一生集爱国忠君、疾恶如仇、勇锐过人于一生。尤以爱国爱民、坚持改革、顺应潮流最为突出。其自幼就受儒家思想熏陶,眼见列强入侵,国破民疲,更是激发了他的爱国情结。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岑以大理寺正卿三品京官的身份,只身请缨,誓效命疆场。十九世纪末,岑春煊竭力推行新政,不遗余力,成为官僚立宪的主将。共和兴起,岑春煊顺应潮流,以疆臣大员的身份通电朝廷,促成清帝退位。袁世凯背叛革命之后,他则挺身而出,全力讨伐。晚年虽不问政治,但仍不失爱国民族气节:1932年淞沪事发,他公开发表声明,声讨日本侵华政策及暴行,并捐私款三万元支持十九路军抗日。临终遗言,仍然再三严正遣责蒋介石一党独裁专政及日本侵华行径。

      岑春煊果勇无私、惩治腐败。自任广东布政使时,每到一地,均以整顿吏治、肃贪惩腐为首要政治。戊戌变法初,就请裁撤自己任职的太仆寺、大理寺,可见其无畏无私。到广东任上,敢于弹劾昏庸腐败的两广总督。尤为敢于直言军机大臣奕劻昏庸误国。治蜀八月,劾罢不称职文武近千人。在两广总督任上,更是竭力肃贪惩恶,仅三年竟罢黜上至巡抚下至县令的官员一千四百余人。

      岑春煊一生坚持改革。尤其以教育、经济和军事三个方面改革最为显著。他认为:“人民知识,国家兴替系之”,所以,“教育者,政治之首务也”。1901年,任山西巡抚时利用山西教案赔款五十万两,兴办山西大学堂,使山西大学成为全国第一所省办大学,同时聘请英籍教师授自然科学知识,乃全国首创。又聘请日本教师到太原开办农林专科学堂。1903年,他到广东后,首设学务处,专司两广教育。创办了广东法政学堂、两广高等工业学堂、两广方言学堂、两广师范、武备学堂、将弁学堂、军医学堂、陆军测绘学堂、陆军中小学堂,还开办了两广实业学堂、蚕业学堂、农林学堂、女子师范学堂。1904年后,成立两广练习所、初级师范简易馆、夜校性质的师范讲习所等教育机构,专门集训和培养中小学教师。晚年在上海创办襄勤大学,上海暨南大学初创亦捐资一万元。在广西家乡,开办了广西高等学堂(今广西大学),泗色中学堂(今百色中学)等。此外,还选派青年出洋留学。1905年,捐银千两给西林县,作为仕子赶考专款。
                                                    岑春煊信札
      大办实业,整理财政乃岑春煊提倡经济立国之主张。在山西,他首倡开垦北方草地。在四川,铸造有光绪头像的四川银币,以抵制印度卢比在川流通,是中国最早带有帝王像的货币。在广东开设广东官银钱局,是中国国有银行之始。他还倡导续建广九铁路,创办广州第一家水泥厂、自来水厂等实业。1918年,岑春煊被选为中华民国军政府主席总裁后,一方面力主南北和平统一,一方面筹划经济建设。1918年5月,他写下《与护法省区论经国大计书》一文,阐述只有经济立国才是惟一救亡政策,提出发展经济,振兴实业的论断。他断言,只有南北和平统一,才能发展经济;只有经济自立,国家才可立于不亡。他认为,大西南矿产、水能资源丰富,大西南开发势在必然。岑春煊作出了构筑大西南出海通道的宏伟规划:先建钦州港,再建广成、粤汉、钦渝、川藏、川陕等十条西南铁路,利用西南丰富的水电建成电气化机车,将西南与钦州港互通。其中,钦渝铁路,规划自钦州起,经南宁百色、兴义、罗平、昆明(即今南昆铁路段线),往北过东川、泸州达重庆,并已与法国订借款合同(后未履行)。同时,他还责成张大义编修《西南铁路计划书》,规划粤、桂、滇、黔、川、藏、陕等西南铁路网络,可惜后因事变,未付诸实施。

      军事改革也是岑春煊推行新政的内容。在山西任任职时,全行裁撤山西绿营,减轻财政压力;在川时,首创四川警察。督粤时以常备军、巡警、州县土勇代替绿营,分司作战守备、缉捕清乡、维持治安,还次第成立了各类军校,培养新兵。

      1933年病逝于上海,终年七十三岁。
    总督轶事
      清云贵总督岑毓英有江、赖、唐、周氏4位夫人,7个儿子,6个女儿。这些子女中,有些是在桂林水东门街岑氏“宫保第”府大宅门出道的,其中以岑三公子春煊在桂林的奇闻异举尤多。
    在桂林中举
      岑春煊因出生于声势显赫的封建时代官宦世家,从小就有放荡不羁的纨绔子弟的恶习。传闻说岑春煊考中举人功名是作弊的。

      光绪五年(1879年),19岁的岑春煊,从桂林去到京城,用钱捐了一个工部主事行走。但他旧习未敛,常与一群狐朋狗友酗酒滋事,名声败坏,几年后不得不回到桂林“宫保第”府闲居。

      到了光绪十一年乙酉科八月,广西各县秀才、监生都纷纷赶来桂林,参加省城贡院三年一次的乡试。年已25岁的岑春煊也想当举人,但被乡试要考的经、史、时务、八股文和试贴诗难住了,他焦急万分。临到考试时,请了一名“枪手”去应试,使他终于当了举人!

      这代笔的“枪手”是谁?在桂林有两个传说。

      桂林前辈廖仲翼在《岑春煊事略》一文忆述道:府上曾与岑府世交,常有往来,对岑春煊见闻知晓颇多。岑春煊乡试作弊,临试时是由桂林老孝廉胡世鼎、胡世铭兄弟代写试卷,并买通考场人员“买卷入场”行其事的。

      第二种传说,是来自桂林榜眼刘名誉之后的刘荣华回忆。1917年出生的刘先生忆述道:岑从小在桂林,读书不努力,眼看着没有出息了。但他是在书香世家先祖刘名誉父亲刘玖石门下读私塾的,玖石公曾将自己的大女(我的姑母)许配给他。与岑有了姻亲关系,刘家也就为他的功名仕途着急了。临试时,是由与他同年,但早已是进士出身的刘名誉代笔的。

      刘名誉是个才子,出生于咸丰十年(1860年),光绪五年(1879年)己卯科乡试第三名榜眼、六年会试第76名进士,钦点翰林,时19岁。
    雁山园
      岑春煊在桂林的另一异举,就是“买”雁山园。
                                                          雁山园
      雁山镇的雁山公园,原名叫雁山园、雁山别墅,本是大岗埠有名的乡绅唐岳父子所建。园建于咸丰初,没落于光绪末年间。当时由其长孙唐燮成继承管理,因家道中落,年久失修,已无能力坐享这么大的家园别墅。此时,雁山园已为在桂林督师的岑春煊所看中。有一个通行的说法,是岑春煊斥资四万两银子将雁山园购下了。西林县熟谙岑氏族史的岑崇业,告诉笔者,族内相传是以三万两银子购下来的。

      那时的岑春煊,大得西太后欢心。他担任两广总督时,又兼任着广东海关监督。任职三年多,已成为“内拥私囊之富”,仅在桂林就开有十家商店,又在上海“置地产数百万金”。他真要解囊拿出四万两银子购下令他很动心的雁山园,是有钱支出的。但大岗埠唐岳后人得到的“家传”,并非如此;当时曾与岑深交的刘名誉后人,也得到另一种“家传”。

      当年岑春煊慕名去浏览了花园般的雁山别墅后,竟一去再去,留连忘返。于是托人去雁山园找到继承人唐燮成游说:岑大人想将该园买下养护。

      听说总督大人要买下养护,唐燮成相信是真的。他不好提价,又不愿明说,先是表示还不愿意卖出。后来改口表示,实在岑大人偏爱,我只好割爱,就按原来造价二十四万两银子转让好了。他证实,父辈建造时的账目还在,可供岑大人核实,要是加上以后经年的修葺,已是二十八万两银子了。

      但是,岑当着委托人的面拍着桌子吼道:“丢那妈,当心我杀他的头!”后来,岑又气愤地说:“这破败不堪的烂园子,还要二十四万两银子?”可是,岑并不放弃,还是托那人再去游说。

      唐燮成已是没落的乡绅后裔,是很害怕岑春煊的权势的。而此时背着个雁山园确是个沉重的包袱,将来更是日益沉重,还是忍痛相送罢了。他估计提出是相送,堂堂的总督大人也会补偿半数银两给他的。谁知岑春煊发话道:“我堂堂的总督哪要他相送的道理!我是要买下。”可是,他还是不出价。

      表面上,外面传是四万两银子买下的。实际上是给了唐燮成一个零陵的七品县官作补偿,说是当上了官,日后还怕你赚不回那些银两、另外,还支付了一千两银子作为安家费,就了结了此事。

      这是大岗埠唐氏后人唐宗俊等的回忆。

      还有一种说法。说是有一次,五美塘唐景崧邀上了魁星楼刘府的刘名誉,与宫保第府上的岑春煊推牌九消遣,有意输给了岑一笔巨款。但现钱交易有失体面,唐便投其所好,解其心思,低价买下雁山园后,相赠于岑春煊之父岑毓英的。这是翰林刘名誉之后、广西师大中文系刘作义老师对笔者忆述的。

      刘老师还回忆道:岑春煊是先祖刘名誉的姐夫。岑在上海有更大的产业,入民国后在上海又做了寓公,已无精力打理桂林产业,桂东路岑公馆就由管家岑九麻子管理;雁山园就叫我的祖父刘信煜去看管,给了他一匹马代步。他时而去巡视,有什么开销时,就去岑公馆找管家报账。桂林岑公馆的田产多在大圩,解放初,农会命令岑老九去接受批斗、退田,他平日整天里只是养鱼种花,在批判会上难以支持,从此未能再回到岑公馆,当时50多岁。

      关于刘、岑结亲之事,刘荣华亦曾有忆述:岑春煊早年是在先祖刘玖石门下读私塾的。先祖见他出身官宦世家,人顶聪明,就将亲生大女(刘名誉姐姐、我的姑母)许配给了他。姑母有点白麻子,岑春煊不甚喜欢,但她是恩师的千金,也就一直尊作元配,以后又另外娶了兴安唐氏为妾。

      时至民国十八年(1929年),在政治上完全没落的岑春煊,见昔日的对手李、黄、白已统一全广西,参加北伐阵营,就本着“公诸人”的宗旨,将雁山园改为的西林园捐给了广西省政府。当局考虑到岑时称西林先生,也就取名为西林公园。
    春煊兄弟亲眷多葬桂林
      西林岑氏,除了岑毓英与元配江氏入葬在桂林东郊尧山高高岭外,还有岑毓英的继配赖氏葬在高高岭、二侧室周氏葬临桂县治东城外15里阀子岭。其子春字辈中,有岑毓英长子岑春荣葬临桂县保宁乡浔江村老虎界岭,二子岑春煦葬市东郊横塘大路村。其孙德字辈中,有岑春煊元配刘氏与长子岑德固合葬在灵川县定江乡,侧室唐氏同葬在其附近。

      为何岑氏墓地遍葬东西南北?这都是由于岑氏族人太过于迷信风水,一代代地请地理先生四处转悠,踏勘所谓的龙脉气象、山势水向、吉祥兆名,而各说各是风水宝地所致。

      保宁乡有岑春荣墓。他是岑毓英23岁所生的长子,江氏出,字泰阶,荫二品。1985年9月19日,在进行临桂县文物普查中被发现。

      墓在保宁乡进去6公里的浔江村老虎界大岭的半山腰。墓园自半山向山麓延伸,浔江河绕过,远方有座似案山的小岭,背枕老虎界大岭,其龙脉气象、山势水向要比尧山高高岭的岑毓英墓更为壮观。墓冢外围用大块料石砌筑,高0.84米、直径3米,砌工磨石对缝。墓园自前至后,可识序列:八角华表(顶立小兽)、马、羊、围墙、文臣(左)、武将(右)、诰封牌(左)、墓冢及左右两墓碑。

      尚见的诰封岑春荣碑制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岑春荣墓碑立于光绪三十一年。

      据2008年文物复查所悉,岑春荣墓碑已佚去。春荣有二子一女,女岑德芬,嫁广西贺县于绍侯,其女于立群即是郭沫若夫人。

      横塘大路村有岑春煦墓。岑春煦是岑毓英28岁时所生,以正二品的资政大夫告终。

      定江岑德固孝子墓:岑春煊有子11人,长子岑德固是尽孝道之极,竟为亡母自殉。

      据载,对他的孝行上奏是这样的:光绪二十九年(1903)七月,岑德固从桂林护送生母刘氏北上两湖,不幸途中刘氏患病,岑德固整日整夜躬侍汤药,但因郎中误用了热药,致使母亲病情加重至身亡。岑德固悔恨交加,以谴责是自己害死了母亲,终日哭母,竟于同年九月十九日自殉于亡母的殡厝旁,时仅24岁。

      岑德固在自殉亡母后,湖广总督张之洞获报,异常感动,而奏请皇上下旨建坊。岑德固母子的陵墓与石坊建在灵川县定江乡水源村后的长蛇岭山腰。

      在桂林城旧日的北门外抗战路上,曾立有一座光绪帝御书的“岑孝子坊”牌坊,已毁。

      另悉,岑毓英的七子岑春荫少年患病,娶了内阁学士衔的四川候补道李凤书长女李淑珍冲喜,但婚后一月去世,葬在定江乡;岑春荫子岑德修之子岑立柱16岁夭折,也安葬在定江乡。
    相关研究
                                                                    《岑春煊》
      广西作协会员、百色市作协副主席、西林县文联专职作家梁福创作的历史传记小说《岑毓英》之姐妹篇《岑春煊》,于2008年8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

      广西作家梁福把挖掘广西地域文化当作义不容辞的责任,克服缺乏史料和车祸后遗症等诸多困难,潜心遨游茫茫史海,以传记小说形式,通过珍贵史料和生动的故事情节,再现传奇人物岑春煊的形象。

      《岑春煊》内容简介,岑春煊是介于以袁、段为首的北洋军阀反动派与以孙为首的民主革命派之间的的第三种政治势力的实际领袖,他参加了反对北洋军阀反动统治的二次革命护国战争护法战争,并三次被公推为南方反北洋军阀的领袖,在其中起到了任何人不能取代的积极作用。岑春煊没有积极推进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也不拒绝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且一如既往的站在民主主义一边。岑春煊的建国思想体系所推崇和效仿的是欧美式的经济立国主义和以教育为本的发展战略方针,而批判俄德日式的军事立国主义。他甚至提出划定并建设“特区”和将钦州北海建成大西南通道的设想。
    (岑巩好载录,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