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岑炳旺于2022-04-02的留言:

    我们想增加人才库,有一位岑氏后裔在南宁二中任副校长,另一位在平乐县交通局任副局长。
  • 岑勇于2022-03-08的留言:

    祖墓碑文: 莫为之前雖美弗彰,莫为之後雖盛传我,祖之前後,世襲於朝,而受爵者,其历有可纪矣。 一始祖岑公諱彭。汉马功劳擢授廷行大将军乃湖广襄汉南阳始镇也。 一始祖岑公諱世铿。擢授怀远大将军乃溪洞镇也。 一始祖岑公諱永珍。擢授盟威大将军亦溪洞复镇也。 一始祖岑公諱伯颜。擢授田州中顺大夫试也。 一始祖岑公諱永泰。擢授恩州奉训大夫试也。 一始祖岑公諱辉。擢授岜鈴汎官总司守也。 一始祖岑諱光裕。为国亡身,蒙上宪不忍昧功臣,柱碑立祠,以祀之留後。仲述分住于此,只克全後裔分为五枝,有孙国泰初头门庭,继後子孙荣昌。皆由祖德流芳,以及於今孙等,歆潜恐夫特著表於,兹以头不忘之意耳。
  • 岑厚霖于2021-11-18的留言:

    自从19年我爸过身之后,我就一直没怎么接触岑氏宗亲的事和东西。今天忽然好想我爸,点开了他的微信头像,看到朋友圈,发现了这个宗亲网的链接,就进来看看。我想说 是,家里还有很多我爸当时收集什么关于族谱的资料。不知道有没有人需要?希望能对大家有用,不用放在家里蒙尘。
  • 岑支雄于2021-10-28的留言:

    天成必玉维,发育万春枝,永世迎风起,连延至主锡,朝廷如有用,正大光明时。
  • 岑稳于2021-09-01的留言:

    湖北浠水岑氏第十一修谱启示 各地岑氏宗亲,浠水万二公后裔: 水有源,源远则流长;树有根,根深而本固。乃天地自然道理,宗族姓氏亦然也。凡我岑姓宗族者,先天之血缘伦理关系,不因社会变异、朝代更迭而存灭。 修谱意义之大,关乎国家、民族、地方、宗族,家无谱,就如国无史。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自古以来,家谱承载着伦理规范,塑造着人格精神,维系着社会秩序。没有家谱,不知辈分,忘记礼仪;没有家谱,不知先贤,数典忘祖;没有家谱,不知家规,没有精神,与禽兽何异?国是载历代前朝兴衰事,以资治国;地方志,补足国是未载,教化一方;家有谱,定人伦、理宗亲,没有家谱不知前贤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家谱记载祖先光耀与发展,激励后世子孙,见贤思齐,超越祖先,不堕门楣。家谱与国史、方志此乃华夏三大精神支柱,属于弥足珍贵的宗族文化遗产。修谱既是对先贤的尊重,也是对后代的交代,不忘血液延续,继往开来,更让后世子孙知晓传承,让岑氏家族薪火相传。续谱更是厘清脉络,联系骨肉,和睦族人,中庸有云:齐家治国平天下,续谱可促进宗族发展,从而促进社会进步,实现中华伟大梦想。 粤经典籍,考我岑氏宗族,《吕氏春秋》《通志·氏族略》分别记载,出自姬姓,为西周王室姬渠之后,周文王异母弟耀之子渠受封于岑,建立子爵岑国,其地在梁国岑亭(今陕西韩城南),族人以国为氏。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 家族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记载着岑氏家族的发展历程,得姓寂寂千年,延至汉唐间,人才辈出、出将入相,东汉岑彭封舞阴候,五世六侯,佐运阐功,云台图像,泽及五叶;唐初岑文本,官职中书令,名副其实宰相之职,一门三相,文墨才猷,位至显贵,中台三折,亦世夔龙;满清广西岑毓英、岑毓保、岑春煊一家三督,文武双全,保家卫国,抵御外侮,堪称栋梁;家声十分显赫,已属天下望族。祖先的荣光、悠久的历史,光灿灿、沉甸甸,这一份荣耀和历史值得每位岑氏后裔去爱护和传承。 九修时汉川族人岑伟生(中山先生秘书)做了艰苦卓绝之贡献,对照湖北浠水、汉川、应城、沔阳、京山、嘉鱼、竹溪、郧县等地族人族谱,榷商对接,使湖北省内万二公后裔,重续人伦,同序一谱。然民国期间倭寇当前,各地战乱频仍、遭受兵燹,伟生之遗憾:不能联系浙、赣、川、闽、越等地同修;实现全球岑氏同用一谱之夙愿。一九九八年岑岗岑鸿文(黄埔第十七届生)等先贤再次发起十修,走访湖北全境、远赴祖国各地调研考察,各种图文资料几十万字,对湖北编写族谱提供了大量可证、可考的家族史料,越经三年乃成,使得十修谱留存世间。 吾家先祖早有规定,自巨澜公订立,要求后世每三十年为一纪,族人应重修族谱。自一九九三到如今已逾三十多年,已到家谱重续之日,丛观豫、越、粤、贵等地宗亲,修词、立碑、建网,出谱、守护相望,资幼扶老,宗族事业发展蓬勃,令我等眼热,心中觊觎,时下政通人和,恰逢盛世,内外环境皆宜,吾等应遵循先贤之订立,重续家谱,以告慰先祖之遗愿。遂邀全国各地岑氏宗亲、万二公后裔共攘大事。 然修谱乃关乎每个岑氏族人之切身利益,关乎族谱的完整性、收纳性,非一日之功,非一人之事,其中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乃至财力支持,其一,人口迁移,各处散落,虽而今是信息时代,通讯发达,然很多联络、求证工作,仍需要大量走访和核对,如族谱所载吾家自元至正年间迁往江西丰城,洪武二年复从丰城迁来蕲水兰溪花羔石,江西丰城需要走访印证等事宜,皆需有人前往;其二,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十指长短不一,虽是族人,族胞漠然置之者亦有不少,认定族谱无用之物者也有人在,需要积极主动做工作,莫失莫散,确实困难者,可酌情处置,减免丁费;其三,各地、各房、各家人丁的统计、登记录入,工作量大、辛苦艰辛和细致核对,所收丁费应予以造账,并定期公布等琐碎工作甚巨,需要族人贡献力量;其四,编纂印刷之资缺口甚巨,需要各地宗亲,尤其万二公之后裔倾囊相助,方可成事;其五,编撰组织的遴选与设定,以及开支用度经费之来源尚无着落。凡我岑氏族人,皆应出财出物,出人出力,心意尽到,量力而行。 修谱宜合不宜分,分则亲者亦疏,合则亲者愈亲,即疏者亦可联而为亲也。吾曾游历孔庙,见到“孔孟颜曾”四大圣人之后,共用一套谱序,心中向往之,我岑氏虽历史悠久,然传承纯粹并不繁琐,且分散各地派字不一,实为遗憾。此次第十一修需厘清几个问题,一是浙江上饶章庆堂谱序中的“万、千、百”字序,与万二公的渊源情况?二是襄阳文毅、文忠公是否是浠水岑氏之先祖?三是江西丰城是否还有族亲存在,如何对接?四是捋清“湖广填四川”过程中,从湖北去往豫、徽、川等地各支宗亲去向?五是到江陵一带调研岑文本、岑参传承脉络,唐史有载:文本江陵人,人称江陵子,可见绝非南阳新野张楼人,吾等距其更近。这些设想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绝不搞强行对接,生拉硬拽之举,要学狄公却像,莫效郭崇韬哭坟,否则贻笑大方。 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没有祖宗信仰的家族亦是没有希望的家族。凡我岑姓族人,请您参与进来,参与到宗族这个大家庭中来吧!为祖宗千百年立纲常,为子孙千万年敦本源,完成祖宗遗志,莫留遗憾于子孙,值此大事之前,舍我其谁啊?!当谱成之日,我等祭祖之时,可告慰先祖,其志以续!岑氏新生命诞生之时,我等可告诉他汝之血脉传承!俯仰天地,则无愧矣! 特此通函湖北各地万二公后裔,望能共同发起全修家谱,如赞同,希各地推出发起人,择地、定期召集族务会议,讨论编纂印刷事宜。事关万二公后裔岑氏宗族兴荣,请积极参与,我族幸甚。 湖北浠水岑氏(万二公外)字辈歌: 庆福志以单,高山怀人巨, 三世承天德 ,隆兴万永年, 道学孚先序, 光华美益全, 贤儒惟有用,鼎甲映辉联 , 章士文玉启 ,正时运际昌, 景集嘉祥瑞,芝英应茂芳, 家庭生宝树,长贻作述良。 湖北浠水岑氏万二公后裔第十一修编修族谱小组(筹) 万二公廿四世裔孙:岑稳敬撰 辛丑年孟秋

    岑氏渊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渊源

    岑 彭 墓 葬 地

    信息来源:岑氏宗亲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08-06-16 21:05:07
    岑 彭 墓 葬 地
     
    通    说
     
        岑彭(?—公元35年)两汉之交南阳棘阳(今河南新野)人,东汉开国元勋之一,官拜大将军,赐爵舞阴侯,卒后谥壮侯。这些都是信史早已盖棺定论的。关于岑彭的墓地,早年流行的说法共有七处,即:成都市华阳区、四川省双流县、河南武钢市庙街乡、河南尉氏县十八里乡、河南孟县城伯乡、河南汝州市小屯镇、湖北枣阳吉河乡,近来又有人提出在河南邓州市小杨营乡,目前已有八处之多。说不定此后还会有别的什么地方也发现有岑彭墓,那就更热闹了。
     
    几 点 思 考
     
        首先,古人是很看重冥宅的,上至显官达贵,下至草野细民,其心理都一样。古人选择墓地考虑的因素依次为:一是京城附近,其风水不消说自然是要选好的;二是故里、采邑或祖籍地,符合叶落根的传统观念;二是死亡地,如任所、战场等,这往往是格于形势,如交通制约等;四是其他地方,如生前流寓或向往之地等。
        其次,具体到岑彭而言,第一种因素虽风光体面,可惜他未能享此殊誉,历代大多是勋臣贵戚才能具备此资格,而又往往陪祀帝陵。岑彭和东汉初的其他二十七名开国元勋大多都未享受到此种待遇。第二种因素最合情合理,但史籍未见记载。第三种因素可能性最大,岑彭死于前线,而前线距京师、故里、封地、祖籍地均较远,交通不便,转运困难,战地形势又瞬息万变,故就地安葬成为无奈中的唯一选择。第四种因素的可能性也极小。
        再者,以归葬故里、食邑或祖籍地而言,倘若果真当时确有此举,那么,岑彭逝于蜀中,由彼处回中原,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走西路,这是条旱路,由成都经剑门、栈道入汉中,折而东行,翻越商洛群山,进入豫西,由豫西返南阳郡之棘阳。二是走东路,这是条水路,由成都万里桥登舟,过重庆,经三峡,由长江入汉水,再上溯至白河、唐河、船可以一直行至距其故里(今新野前高庙乡下庙村)不到一公里处。这两条路。正如唐代大诗人李白所说,西路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羊肠鸟道,千折百廻, 崇山峻岭,人迹罕至;东路则是“千里江陵一日还,轻舟已过万重山”。当时人再傻再蠢,也不至于舍易就难,自讨苦吃。故走水路的可能性远远大于走旱路。
        在汉代,棘阳、新野、安众(今属邓州)是几个互无隶属关系的平级行政区域(县),三县棘阳在东,新野居中,安众在西,不存在谁领辖、包括、覆盖、隶属谁的问题。棘阳与安众之间,地理上隔着白河(淯水),区域上隔着新野(县),二者可谓风马牛不相及。因此,如果岑彭遗骸确曾返葬中原的话,那么,茔址最大可能是在棘阳境内,其次是其封地舞阴(今河南方城、叶县、舞钢交界处一带),再次是新野,因新野与棘阳历史上屡有分合,关系特殊。若葬于安众,于情于理都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出于同样的道理,说安众一带历史上曾叫作棘阳城、棘阳关、棘阳门实在牵强附会。若说当地附近曾有过新野门、新野关、淯阳关之类地名,倒是可能性要大得多。但安众又在“门(或关)”之外,地属他邑。今新野境内,历史上曾有过淯阳地名和淯阳县政区设置,但与安众无涉。
        若说安众一带有“冢子”,便由此推定是岑彭墓,那么,今新野城区北半部,前几年尚在城外,有两个村庄,分别名东乱冢 ,西乱冢,皆因汉代墓冢而得名,当地汉墓既多且乱,总数不下数百,后成市发展,在火葬、平坟的进程中,已先后铲为平地,今已溶入城区。再说远一点,宛城区有汉冢乡,乡而名汉冢,可见当地汉冢数量之多,分布之广。这些地方,若一一坐实为汉代某人之墓,那可就热闹非凡了。
        鉴于上述原因,从今新野境内目前未发现有岑彭墓这一点出发,安众有岑彭墓的可能性极小。试想,既然已回归了中原,不葬在自家的地盘上,反而葬在家门口以外的素无瓜葛的异乡,谁能说出几条令人信服的理由来?
        以上述标准筛选,尉氏岑彭墓、汝州岑彭墓、枣阳岑彭墓、孟县岑彭墓系岑彭实葬墓的可能性同样也几乎没有,再排除了此四处以后,所剩下的便只有华阳岑彭墓、双流岑彭墓和武钢岑彭墓三处了。
        舞钢岑彭墓,因当地是汉代的舞阴,乃岑彭的封地,故其可能性要远远大于尉氏、汝州、孟县、枣阳、邓州安众五地。而今四川省境内的二处岑彭墓(华阳、双流),其可能性又大于舞阳。
        众所周知,岑彭卒于公元35年,当时的天下大势是,刘秀虽然于公元25年称帝,但当时真正能统治的地方有限,有不少地方只是名义上对其臣服,实际上仍自行其是,另有许多地方连名义上的臣服也说不上。刘秀还得不断用兵。直到十五年后的公元40年,刘秀才真正完成全国统一的大业。
        试想,在立国未几,疮痍遍地,百废待举,征伐不断的背景里,刘秀能在诸多急若燃眉的军国大事排队等待处理的情况下,过份注一个臣子死后的葬地问题么?此举所需之人力、财力,作为穷苦出身的开国皇帝刘秀能不清楚么?不得到皇帝的恩准,臣子或其亲属敢擅自将岑彭的遗骸运回中原么?因此,极大可能是其遗骸就地安葬了。而不管是成都华阳也好,四川双流也好,都可以算是“就地”。
        笔者绝无否认尉氏、汝州、孟县、枣阳、邓州、舞阴有“岑彭墓”的说法,狂妄到否认桑梓前贤的地步。但平心而论,此六处应当属于是纪念性质的墓地——衣冠冢。这类例子实在太多了,比如陕西黄陵县的黄帝陵,便是黄帝的衣冠冢,史书有载,天下共知,前去奠祭凭吊者并未因此而轻看老祖先黄帝。说穿了,实葬地也好,衣冠冢也好,无非都是后人的精神寄托的场所而已,仅是一个形式上的载体,舍此没有什么实质上区别。难道今人还需要掘墓取骨,去做DNA鉴定么?有个衣冠冢供人怀古发幽总比没有要好些。结论:四川的两处岑彭墓中有一处是埋有遗蜕的实葬墓,其余七处均系纪念冢。
                                            摘自《岑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