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岑炳旺于2022-04-02的留言:

    我们想增加人才库,有一位岑氏后裔在南宁二中任副校长,另一位在平乐县交通局任副局长。
  • 岑勇于2022-03-08的留言:

    祖墓碑文: 莫为之前雖美弗彰,莫为之後雖盛传我,祖之前後,世襲於朝,而受爵者,其历有可纪矣。 一始祖岑公諱彭。汉马功劳擢授廷行大将军乃湖广襄汉南阳始镇也。 一始祖岑公諱世铿。擢授怀远大将军乃溪洞镇也。 一始祖岑公諱永珍。擢授盟威大将军亦溪洞复镇也。 一始祖岑公諱伯颜。擢授田州中顺大夫试也。 一始祖岑公諱永泰。擢授恩州奉训大夫试也。 一始祖岑公諱辉。擢授岜鈴汎官总司守也。 一始祖岑諱光裕。为国亡身,蒙上宪不忍昧功臣,柱碑立祠,以祀之留後。仲述分住于此,只克全後裔分为五枝,有孙国泰初头门庭,继後子孙荣昌。皆由祖德流芳,以及於今孙等,歆潜恐夫特著表於,兹以头不忘之意耳。
  • 岑厚霖于2021-11-18的留言:

    自从19年我爸过身之后,我就一直没怎么接触岑氏宗亲的事和东西。今天忽然好想我爸,点开了他的微信头像,看到朋友圈,发现了这个宗亲网的链接,就进来看看。我想说 是,家里还有很多我爸当时收集什么关于族谱的资料。不知道有没有人需要?希望能对大家有用,不用放在家里蒙尘。
  • 岑支雄于2021-10-28的留言:

    天成必玉维,发育万春枝,永世迎风起,连延至主锡,朝廷如有用,正大光明时。
  • 岑稳于2021-09-01的留言:

    湖北浠水岑氏第十一修谱启示 各地岑氏宗亲,浠水万二公后裔: 水有源,源远则流长;树有根,根深而本固。乃天地自然道理,宗族姓氏亦然也。凡我岑姓宗族者,先天之血缘伦理关系,不因社会变异、朝代更迭而存灭。 修谱意义之大,关乎国家、民族、地方、宗族,家无谱,就如国无史。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自古以来,家谱承载着伦理规范,塑造着人格精神,维系着社会秩序。没有家谱,不知辈分,忘记礼仪;没有家谱,不知先贤,数典忘祖;没有家谱,不知家规,没有精神,与禽兽何异?国是载历代前朝兴衰事,以资治国;地方志,补足国是未载,教化一方;家有谱,定人伦、理宗亲,没有家谱不知前贤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家谱记载祖先光耀与发展,激励后世子孙,见贤思齐,超越祖先,不堕门楣。家谱与国史、方志此乃华夏三大精神支柱,属于弥足珍贵的宗族文化遗产。修谱既是对先贤的尊重,也是对后代的交代,不忘血液延续,继往开来,更让后世子孙知晓传承,让岑氏家族薪火相传。续谱更是厘清脉络,联系骨肉,和睦族人,中庸有云:齐家治国平天下,续谱可促进宗族发展,从而促进社会进步,实现中华伟大梦想。 粤经典籍,考我岑氏宗族,《吕氏春秋》《通志·氏族略》分别记载,出自姬姓,为西周王室姬渠之后,周文王异母弟耀之子渠受封于岑,建立子爵岑国,其地在梁国岑亭(今陕西韩城南),族人以国为氏。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 家族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记载着岑氏家族的发展历程,得姓寂寂千年,延至汉唐间,人才辈出、出将入相,东汉岑彭封舞阴候,五世六侯,佐运阐功,云台图像,泽及五叶;唐初岑文本,官职中书令,名副其实宰相之职,一门三相,文墨才猷,位至显贵,中台三折,亦世夔龙;满清广西岑毓英、岑毓保、岑春煊一家三督,文武双全,保家卫国,抵御外侮,堪称栋梁;家声十分显赫,已属天下望族。祖先的荣光、悠久的历史,光灿灿、沉甸甸,这一份荣耀和历史值得每位岑氏后裔去爱护和传承。 九修时汉川族人岑伟生(中山先生秘书)做了艰苦卓绝之贡献,对照湖北浠水、汉川、应城、沔阳、京山、嘉鱼、竹溪、郧县等地族人族谱,榷商对接,使湖北省内万二公后裔,重续人伦,同序一谱。然民国期间倭寇当前,各地战乱频仍、遭受兵燹,伟生之遗憾:不能联系浙、赣、川、闽、越等地同修;实现全球岑氏同用一谱之夙愿。一九九八年岑岗岑鸿文(黄埔第十七届生)等先贤再次发起十修,走访湖北全境、远赴祖国各地调研考察,各种图文资料几十万字,对湖北编写族谱提供了大量可证、可考的家族史料,越经三年乃成,使得十修谱留存世间。 吾家先祖早有规定,自巨澜公订立,要求后世每三十年为一纪,族人应重修族谱。自一九九三到如今已逾三十多年,已到家谱重续之日,丛观豫、越、粤、贵等地宗亲,修词、立碑、建网,出谱、守护相望,资幼扶老,宗族事业发展蓬勃,令我等眼热,心中觊觎,时下政通人和,恰逢盛世,内外环境皆宜,吾等应遵循先贤之订立,重续家谱,以告慰先祖之遗愿。遂邀全国各地岑氏宗亲、万二公后裔共攘大事。 然修谱乃关乎每个岑氏族人之切身利益,关乎族谱的完整性、收纳性,非一日之功,非一人之事,其中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乃至财力支持,其一,人口迁移,各处散落,虽而今是信息时代,通讯发达,然很多联络、求证工作,仍需要大量走访和核对,如族谱所载吾家自元至正年间迁往江西丰城,洪武二年复从丰城迁来蕲水兰溪花羔石,江西丰城需要走访印证等事宜,皆需有人前往;其二,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十指长短不一,虽是族人,族胞漠然置之者亦有不少,认定族谱无用之物者也有人在,需要积极主动做工作,莫失莫散,确实困难者,可酌情处置,减免丁费;其三,各地、各房、各家人丁的统计、登记录入,工作量大、辛苦艰辛和细致核对,所收丁费应予以造账,并定期公布等琐碎工作甚巨,需要族人贡献力量;其四,编纂印刷之资缺口甚巨,需要各地宗亲,尤其万二公之后裔倾囊相助,方可成事;其五,编撰组织的遴选与设定,以及开支用度经费之来源尚无着落。凡我岑氏族人,皆应出财出物,出人出力,心意尽到,量力而行。 修谱宜合不宜分,分则亲者亦疏,合则亲者愈亲,即疏者亦可联而为亲也。吾曾游历孔庙,见到“孔孟颜曾”四大圣人之后,共用一套谱序,心中向往之,我岑氏虽历史悠久,然传承纯粹并不繁琐,且分散各地派字不一,实为遗憾。此次第十一修需厘清几个问题,一是浙江上饶章庆堂谱序中的“万、千、百”字序,与万二公的渊源情况?二是襄阳文毅、文忠公是否是浠水岑氏之先祖?三是江西丰城是否还有族亲存在,如何对接?四是捋清“湖广填四川”过程中,从湖北去往豫、徽、川等地各支宗亲去向?五是到江陵一带调研岑文本、岑参传承脉络,唐史有载:文本江陵人,人称江陵子,可见绝非南阳新野张楼人,吾等距其更近。这些设想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绝不搞强行对接,生拉硬拽之举,要学狄公却像,莫效郭崇韬哭坟,否则贻笑大方。 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没有祖宗信仰的家族亦是没有希望的家族。凡我岑姓族人,请您参与进来,参与到宗族这个大家庭中来吧!为祖宗千百年立纲常,为子孙千万年敦本源,完成祖宗遗志,莫留遗憾于子孙,值此大事之前,舍我其谁啊?!当谱成之日,我等祭祖之时,可告慰先祖,其志以续!岑氏新生命诞生之时,我等可告诉他汝之血脉传承!俯仰天地,则无愧矣! 特此通函湖北各地万二公后裔,望能共同发起全修家谱,如赞同,希各地推出发起人,择地、定期召集族务会议,讨论编纂印刷事宜。事关万二公后裔岑氏宗族兴荣,请积极参与,我族幸甚。 湖北浠水岑氏(万二公外)字辈歌: 庆福志以单,高山怀人巨, 三世承天德 ,隆兴万永年, 道学孚先序, 光华美益全, 贤儒惟有用,鼎甲映辉联 , 章士文玉启 ,正时运际昌, 景集嘉祥瑞,芝英应茂芳, 家庭生宝树,长贻作述良。 湖北浠水岑氏万二公后裔第十一修编修族谱小组(筹) 万二公廿四世裔孙:岑稳敬撰 辛丑年孟秋

    岑氏渊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渊源

    史志对岑仲淑少有记载原因的分析

    信息来源:岑氏宗亲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09-11-10 10:10:20

    史志对岑仲淑少有记载

    原因的分析

    岑时一
     
        岑仲淑在宋仁宗皇祐年间随狄青对侬智高的作战中建有丰功伟绩,本人在《否定岑仲淑就是篡改广西的历史》一文中,已作了较全面的阐述。对岑仲淑这个人物,侬智高方面和民间都有所反映。比如越南高平的侬智高庙的横额和对联、侬智高传诗,都把岑仲淑作为最重要的敌人,侬智高还训示侬姓,今后不准与岑氏通婚等。在对侬智高作战中同样立有功绩并受封上映州的许氏,在其族谱中,对岑仲淑参战和受封的情况也有记载。然而对岑仲淑这样一个重要人物,在宋代及其后的官方史志中却少有记载,形成极大的反差。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本人在此试加以分析。
        一、余靖怀恨岑仲淑,对其打击报复。
        侬智高攻破邕州后,沿江东进,一路破州县,官军无法阻挡,直围广州。围而不克,转而向西北返回广西,随即攻破昭州(今平乐),大有北上进入湖南之势。此时,有大臣议奏:再不发重兵镇压,岭表(指岭南的广东、广西)就不再为宋朝所有了。此时仁宗着急,便命余靖知桂州,经制广南东、西两路贼盗。过不久觉得不够放心,又命孙沔挂帅。此时有宰相庞籍推荐枢密副使狄青,而狄青又自告奋勇,上表决心。仁宗大喜,于是命狄青为宣徽南院使、荆湖南北路宣抚使、提举广南东、西路经制贼盗事。余靖、孙沔皆受狄青节制。当时余靖对战胜侬智高缺乏信心,曾向仁宗建议联合交趾李德政打击侬智高,而狄青认为不妥,后患无穷。仁宗采纳了狄青的意见,推却了交趾兵。由于镇压侬智高的军队是由三方面人马组成,实行统一指挥,是致胜的必要条件。因此狄青曾下令,在没有作好部署前,不准与敌交战。可狄青还未到达宾州前,余靖为了争功,竟下令广南西路铃辖陈曙领兵八千多人与侬智高叛军战于金城驿,结果大败,损兵二千多人。狄青领兵到宾州后,知道出了这个问题,于是即召集各路将领于帐下,宣布陈曙的罪状,命推出去斩之。孙沔和余靖皆大惊失色。余靖还下拜检讨自己节制不力,孙沔又为余靖说了好话,才没有追究余靖的责任。自此,全军上下步调一致,纪律严明,做到有令必行,有禁必止,为打胜归仁铺一仗打下了组织纪律基础。斩陈曙这一招,自然是作为狄青军师的岑仲淑出的主意和建议,此事在广西《岑氏族谱》第498、499页《镇安府历代知府小传》——仲淑传中曾有记载。斩陈曙对余靖来说,自然是忿恨难平,对狄青他无可奈何,对岑仲淑情况就不同了,他要想方设法进行报复。
        1、《平蛮三将题名碑》不给岑仲淑题名
    在桂林龙隐岩有一块碑,叫《平蛮三将题名碑》。这块碑有人说是狄青班师回朝途径桂林时所刻,这是极大的错误。有这么几点可以说明不是狄青所书刻:第一,碑文中有“狄公”二字,狄青不可能把自己称为狄公;第二,碑文说“四月,又诏以青为枢密使。”狄青途径桂林时还没有这个诏命;第三,该碑所刻将官名字,第一将狄青下列10名,第二将孙沔、石全彬下列9名,第三将余靖下列14名,厚此薄彼,不是狄青所为;第四,第三将余靖下列有朱寿隆名字,据《宋史列传》载:寿隆,擢提点广西刑狱,岭外新经侬寇,云云。”其官广西,似在侬寇平后,该碑把寿隆名字列上,“实预平蛮勋也”,只有余靖才会这样做。由此可以判定此碑也为余靖所书刻。那末是什么时候书刻的?应是在侬乱彻底平定后,也就是归仁铺战役二年后,余靖从邕州回到桂州仍履知桂州职后所刻。这块碑十分重要,上面刻了参加平定侬智高叛乱的宋军主要将领名单,是后来史志人员记述平乱人物及其活动情况的主要依据。归仁铺一仗就把祸害极大的侬智高叛乱彻底打垮,应该说岑仲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对这位很有份量的人物,由于余靖对陈曙被斩怀恨在心,自然不会把岑仲淑的名字刻在《平蛮三将题名碑》上,这就是史志对岑仲淑少有记载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2、越俎代庖。余靖不给岑仲淑放权,限制其职权发挥。
        归仁铺战后,宋仁宗诏命岑仲淑为沿边溪峒军民安抚使,都督三江诸州兵马事。在广西《岑氏族谱》中,都督兵马有几种提法,宜以“都督三江诸州兵马事”这一提法比较准确。所谓“三江”,似为左江、右江和红水河。这三江地区正是宋朝邕管四十三洲、五县的羁縻州、县地区。所谓沿边溪峒,指的也是这些羁縻州、县。这样,都督三江诸州兵马与沿江溪峒军民安抚使两者所涵盖的地区便是一致的。三江诸州兵马或羁縻州县兵马不是朝廷官军,而是羁縻州县自己的地方部队,亦称民兵。都督就是这些羁縻州县地方部队的总管。安抚使的职责是维护本地区的治安,经制贼盗,指挥地方部队配合官军对叛乱和外来侵略进行镇压和抵抗,维护边境安宁与安全。岑仲淑把自己安抚使和都督的总部驻在邕州。与此同时,余靖根据“经制余党,侯处置毕,仍还桂州”的诏令,仍屯邕州。这样,岑仲淑与余靖在邕州不同的帅府共事约两年多。由于余靖的官职高,对岑仲淑又怀恨在心,所以对岑仲淑的工作肯定不会支持,该放权的不予放权,甚至包办代替。两年后余靖回到桂州,但乃留在广西,仍是广南西路安抚使,岑仲淑的工作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在这期间,狄青在枢密院虽任枢密院使,但因受到守旧和邪恶势力的围攻,处境也很艰难,他对岑仲淑的工作也很难予以关怀和照顾。四年后,狄青离开枢密院,判陈州,抑郁过度而染病,不久即去世。设想一下,如果狄青任枢密院使受到尊重并且健在,余靖不能不敬畏几分,他要限制和打击岑仲淑也不能不有所收敛,那样对岑仲淑开展工作、树立威信和增加知名度是有利的,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狄青过早去世,使岑仲淑失去了知己和依靠。所以岑仲淑在邕任职的前四、五年,基本上是有名无实,而岑仲淑根据自己的处境,抱着低调的态度予以应付,不计较名和利。这就是为什么上映州许氏族谱对岑仲淑的职务有“代统”的说法。直到余靖离开广西到别的地方任职后,岑仲淑的工作处境才有所好转。这是史志对岑仲淑少有记载的第二个原因。
        二、岑仲淑在邕任职期间,沿边溪峒政治、经济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较稳定,没有突出的事件发生。
        侬智高叛乱平定后,宋仁宗对沿边溪峒的政治制度进行改革,原来的羁縻州县首领,一律由蛮夷酋长改由平乱有功的汉人担任,但世袭的制度不变,这就是后来所称的土司制度。他们的共同目标,就是加强团结,戍边守土,发展生产,增强与内地的文化交流,革除陋习。他们所拥有的民兵部队,接受沿边溪峒安抚使的统一指挥,保障边境的安宁。归仁铺一仗。振了宋朝的军威和国威,交趾和蛮夷也不敢轻举妄动。岑仲淑在余靖离开广西后,恩威并用,政治稳定,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深得民心,没有突出的重大事件发生,所以这一历史阶段也不太为人们所关注,岑仲淑在这一阶段的史实少有记载,也就不足为奇了。
    以上几点分析说明:对岑仲淑其人史志少有记载,是有其特定原因的。不能因史志少有记载就否定其人。一个对历史有贡献的人,只要深入下去,总能在官方和民间找到一些与其人相联系的痕迹,把这些痕迹加以梳理分析,就能把其人的概貌呈现出来,还一个历史的真实。
                                                    2009年秋于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