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林平于2020-05-20的留言:

    关于岑彭公的生年,史书与族谱并无记载,据考证,当为公元前3-6年左右,去世时正不惑之年,而族谱中的记载相差较大,不知有何依据?
  • 岑路于2020-05-02的留言:

    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汉川的岑路,目前在武汉从事西装定制及生产的事业,欢迎家人们有机会来武汉做客
  • 岑东昌于2020-04-13的留言:

    我是广东怀集岑氏的,名东昌,昌字辈敬上🙏🙏🙏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北京门头沟岑凤平电话多少?方便联系我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岑玉凤你电话多少

    岑氏渊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渊源

    话说西林岑家父子

    信息来源:岑氏宗亲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09-11-11 16:11:09
    话说西林岑家父子
                  摘自广西作家协会副主席 黄佩华博客
     
       说明:岑氏父子是清末民初官场上响当当的人物,一直以来,不少文友都力劝我好好写这两位先辈老乡。然而,由于对前人的敬畏,也由于对他们不是很了解,因此不敢贸然下笔。我有两位同乡曾经写了《岑毓英》和《岑春煊》三部历史官场小说(其中写岑春煊二部),每部都是3、40万字,其中我看了两部,还为《岑毓英》作了序。因而从中知道了岑氏父子的一些经历,受益匪浅。于是就应某刊之约,写了这篇短文。
                        出自山角落的大官人
        清朝末年,在山高地远的桂西北西林县那劳村,曾经出现过近代史上“一门三总督”的官场奇观。他们分别是云贵总督岑毓英、代理云贵总督岑毓宝、两广总督岑春煊等,他们有的官至头品顶戴,有的为官一省,而那些知府知县级的岑氏官人更是掰指头也数不完。在岑氏家族的众多官员中,岑毓英和岑春煊父子曾经还是清末明初有一定影响的人物。
        如果你到过西林那劳,你就会在岑氏人家的神台上看到“南阳堂”的字样,从中可以读到,那劳岑氏家族的出现,应该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他们与原来的故乡相距遥远。据《后汉书》载,新野岑姓族人奉汉征南大将军舞阴侯岑彭为始祖。岑彭,字君然,南阳棘阳(今河南新野县一带)人。史书记载,岑彭还是东汉初赫赫有名的云台二十八将将领之一,排位第六,是一名智勇兼备、战功卓著的大将。
       由于有了先祖岑彭的荫蔽,在人才辈出的东汉,岑氏名声显赫,为官为宦,续连不断,称得上是岑氏家族的鼎盛时期。在后来的两晋、南北朝和隋唐时期,岑氏家族也是名人辈出。名气最响的恐怕要数岑之敬、岑德润、岑文本、岑长倩、岑羲、岑参等等人物了。
       那劳岑氏为何远离故乡来到桂西北当时这个蛮荒之地,还得从一场发生在九百多年前的剿杀说起。史料记载,宋王朝内忧外患,软弱无能,对西南边疆采取不管不问的绥靖政策,致使西南大片土地被恶邻交趾大量蚕食。万般无奈之下,壮族英雄侬智高决定建立部族军队,保卫家园。他一边要求朝廷庇护,一边英勇抗击交趾。在数次请求归附遭到拒绝、其父兄亦被交趾杀害后,侬志高愤而被迫起兵反宋。
        宋仁宗庆历元年(1050年),侬智高攻下安德州(今广西靖西县)建立南天国,称仁惠皇帝,年号景瑞。然后侬志高挥师东进,于1052年顺利攻占据邕州(今广西南宁),并将国号改为“大南国”。此后,侬志高以邕州为据点,继续沿江东进,连连拿下广南西路诸多城池,最后直抵广州城下。侬志高迅速做大,占据了两广的大片土地,令开封城内的宋仁宗大惊失色。1053年,宋仁宗急忙任命狄青为宣徽南院荆湖南北路宣抚使,率领包括精锐的“蕃落骑”在内的“旧镇骑兵”、“荆湖锐卒”等二十万大军南下征剿侬志高。
        在狄青这支宋军中,他有一名属下叫岑仲淑,相当于后来军医的角色。然而,宋军剿灭侬军后,岑仲淑并没有随大军回辙中原,而是留在了广西。军医岑仲淑靠他一手精湛的医术在广西赢得了声望,理所当然地成了广西岑氏的祖宗。他的后代多数成为土司,扎根于右江流域并辐射广西的各个角落,那劳岑家就是他们其中的一部分。
                           能武能文的岑毓英
     
       可谓是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七百多年间,当年的岑仲淑后人岑怒木罕先是于元代迁至泗城府(今凌云),统管桂西北诸县,后来岑怒木罕的后人又于明代迁入西林,成为上林峒长官司的土官,世代相袭。
       然而,岑氏土司日子并没得到永远的安逸。到了清乾隆时,清政府实行改土归流,上林峒长官司被取消,岑家也就成了黎民百姓。不过,西林岑氏选择在驮娘河畔的那劳村定居发展,主要是那劳紧靠驮娘河和桂滇古驿道,又是驮娘河与西平河交汇的码头,东可下百色、南宁,西去广南、昆明,交通便利。岑毓英的祖父岑秀歧就是靠这条官道和这个货物集散地,开马店为生并且逐渐发家的。
        公元1829年,那劳村岑苍松的第一个儿子呱呱坠地。这个哭喊得异常响亮的孩子被取名为岑毓英,字彦卿,号国匡。之后,岑毓英又相继有了弟弟毓祥、毓宝和毓琦。俗话说,文能治国,武能安邦。由于生长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自幼开始,岑毓英就被父辈寄予厚望。他一面通读四书五经,一面练习岑氏独创的兵法。功夫不负有心人,成年后的岑毓英既参加乡试考取了秀才,又因一身武艺当上了团练(地方武装)头目。
        虽说是秀才出身,但岑毓英的骨子里则更为尚武。他从一位山村少年磨练成了一名武艺高强、名震乡里的武夫。咸丰六年(1856),27岁的岑毓英终于有了一次展示才华的良机,他受命亲自统率乡勇赴云南助剿叛乱,获胜有功,然后逐渐由县丞叙功晋升至知府,自此在官场发迹。凭借着过硬的武功和谋略,自咸丰六年至同治十二年,岑毓英在云南境内转战十八年之久,他的官职也擢升至云贵总督宝座。
       岑毓英从一名年轻的武将进入云南,历任云南布政使、云南巡抚、福建巡抚、云贵总督等职,不能不说天下是靠打出来的。不过当时昆明的一些文官还是不太看得起他,趁一次宴会试图调戏岑毓英,想让他出一回丑。于是提出让他即席赋诗一首。岑毓英面对那些自恃满肚墨水的官人们,手捋长须,即兴诗曰:素习干戈未习诗/诸君席上留命题/琼林宴会君先到/塞外烽烟我独知/割发接缰牵战马/撕袍抽线补征旗/貔貅百万临城下/谁问先生一首诗……诗一出口,令那些龌龊之徒立马无地自容。
       岑毓英的一生最为辉煌的功绩,便是直接参加了抗法战争,并取得了不俗的战绩。岑当政时期,云南的东南和西南均被列强夹击。东南的越南被法国占领,西南的缅甸受英军蹂躏。虎狼临门,难免会擦枪走火。然而,面对强敌,岑毓英从来就没有胆怯过。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清廷立即将岑毓英任命为云贵总督。岑毓英不畏强敌,率领滇军出境抗击法军。他亲自指挥了宣光和临洮两大战役,重创和击溃了法军,攻克了被法军占领的越南山西、河内等地,震撼了巴黎,导致了法国茹费理内阁的下台。
       岑毓英的胜利还直接支援了刘永福及其领导下的黑旗军,从而使刘永福能够在抗法战争中屡建功勋。战后,岑毓英代表清廷参加了中(滇)越边境的划界工作。在岑毓英据理力争之下,中国收回了雍正年间皇帝赐予越藩之地四百余里之多。
       在清朝的高官中,岑毓英是一位不惧列强的斗士。在抗法之前的1874年,时任云南巡抚的岑毓英就曾经怂恿民团,将私闯云南接应缅甸入境英军的驻华公使翻译马嘉理打死,并派部队把擅自入境的英军围困于边境班西山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马嘉理事件”。后来,清政府迫于英政府的压力,将岑停 职,他只好告假回那劳休养。
       1881年,日本对台湾虎视眈眈,清政府起用岑毓英为福建巡抚,督办台湾防务。岑毓英带领精兵两次东渡台海,并以台北城为重心,构建台湾防务。他同时还开山抚民,积极改善民族关系,提出著名的“台防三策”。为了台岛百姓的长远生计,他主张采用新技术修筑大甲溪水利工程,造福于民。岑毓英任福建总督虽说时间不长,但其为孤岛的防务和民众的疾苦呕心沥血,也让垂涎宝岛的日本、法国等列强恨得咬牙切齿。
       除了消除内乱,抵英抗法,防务台岛,岑毓英还积极进行改土归流,减免赋税,开办工厂企业,修建寺庙,续修云南省志,修通了数条昆明通往外省的电话线。此外,岑毓英还裁革夫马,奏减徭役,修复大观楼等名胜古迹。至今,许多古迹上仍存有他的墨迹。昆明大观楼孙髯翁的那条180字长联,也是由“西林岑毓英”于1888年“重立”的。一年之后,这位尽忠尽职的大官人终于积劳成疾,累死在岗位上。
        为官多年,岑毓英不仅给岑氏家族光了宗耀了祖,同时也获得了诸多光环。比如,他因御敌有功,还被加授了“兵部尚书”衔,相当于大清国防部长。也是因为抵御外敌有功,被朝廷授予太子少保衔。虽是虚衔,却是无尚的荣耀,他也因此被后人称为“宫保”,他在西林那劳老家的府宅,也被人们称之为“宫保府”。
     
                         “官屠”岑西林
       
       岑毓英一辈子打拼搏杀,驰骋疆场,不仅为岑氏家族重振了雄风,也为岑家后人带来无限的荣华富贵。岑毓英生有五子,排行老三的岑春煊便是最有出息的一位。此外,他还有一个任湖南末代巡抚叫岑春蓂的儿子。
        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其实不然。与父亲相比,岑春煊并不是父亲一个类型的人物。生于1861年的岑春煊,甫一出世就在父亲的荫庇之下成长。他年仅18岁就曾捐官主事,在工部当差。他24岁就考取举人,奉旨以郎中在部候补,一旦父亲病故,即可按惯例安排官职。因此,当父亲岑毓英去世,岑春煊回去尽了三年孝道返京之后,就奉旨补授为光禄寺少卿,再迁太仆寺少卿,官具正四品。
    在父亲的光环之下成长的岑春煊,少年时代开始名声并不太好。由于有恃无恐,放荡不羁,他与瑞澄、劳子乔被人们称为“京城三恶少”。尽管如此,他的仕途仍然还是一片光明。光绪二十四年(1899),38岁的岑春煊被光绪破格提升为广东布政使,官至正二品。不过由于年轻气盛,他到任不及三个月,便与两广总督谭钟麟发生矛盾,被改任甘肃按察使。
        1901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与光绪仓皇弃宫西逃。善于捕捉机会的岑春煊机遇又来了。他首先率部赴京保卫皇帝,并鞍前马后地侍候光绪和老太后,因而深得慈禧的赏识,不久即被任命为山西巡抚,后又历任四川总督、云贵总督、两广总督。一路平步青云,官位及权力直抵清廷权力中心。
        因有慈禧做后台,岑春煊在各地为官期间不惧权贵,弹劾并处罚了一大批买官而来的官员。清末官场上,权势最为显赫的封疆大吏有湖广总督张之洞、直隶总督袁世凯、两广总督岑春煊。这三人也因铁腕而称之为“屠夫”,即“士屠”张之洞,“民屠” 袁世凯,“官屠” 岑春煊。张得名是因为他主张废科举,断了大批“士”的仕途;袁则是充当了镇压义和团的凶手;而岑的“官屠”之名,则是他整顿吏治得的。岑因此还被英国人谑称为“满洲虎”。
        举个例子,岑春煊到四川后,他看到官员中蔓延着一股贪腐懒散之风,因而大开“杀”戒,准备开除一批官员。开始时曾一度要弹劾千余名官员,后来因阻力太大,最后还是弹劾了四十余名。有书《国闻备乘》为证:“春煊每至一省,必大肆纠弹,上下皆股栗失色。”股栗失色者,当然就是那些贪官污吏了。
       岑春煊在官场上最大的善举是重视教育,他任官一地,必兴教一方。他认为“教育者,政治之首务也”。在山西他创办了山西大学。在两广时,他得知当时的广西大学缺少校址,便将位于桂林雁山的庄园捐献给了广西省政府,用作校址。他还参与制定了一系列兴教为学的政策,被认为是两广创办新教的重要奠基者之一。
       辛亥革命前后,岑春煊一方面不可避免地卷入了政治旋涡,另一方面也使他的政治生涯步入了顶峰。“二次革命”后,岑顺应历史潮流,参加了护国护法运动并成为民国时期护法军政府总裁主席,成为国民党的创始人之一。此外,岑春煊还是广西桂系开山祖师爷,曾极积迎救过共产党党魁陈独秀。对蒋介石的独裁专政,明确表示反对,“如不改弦更张,足以断送国家而有余。”
         1915年,袁世凯复辟帝制,自称皇帝,并无耻地与日本人签订了《二十一条》。岑春煊立即回到广东,自任两广护国军都司令,北上讨伐袁世凯。1920年以后,在官场上拼搏打斗了大半生的岑春煊,已感到精疲力竭,干脆宣布退出历史舞台,在上海开始过悠闲日子。然而,1932年,日寇侵犯上海,岑春煊慷慨解囊,捐助三万银元用于淞沪抗战。
        因山高路远,岑春煊一生并未回到过那劳老家,却一直以岑西林自称,著述不多,却也有《乐斋漫笔》一本,并与崂山太清宫道长韩太初合编了著名的琴曲《山海凌云》。
       1933年4月27日,岑春煊病逝于上海,享年7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