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林平于2020-05-20的留言:

    关于岑彭公的生年,史书与族谱并无记载,据考证,当为公元前3-6年左右,去世时正不惑之年,而族谱中的记载相差较大,不知有何依据?
  • 岑路于2020-05-02的留言:

    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汉川的岑路,目前在武汉从事西装定制及生产的事业,欢迎家人们有机会来武汉做客
  • 岑东昌于2020-04-13的留言:

    我是广东怀集岑氏的,名东昌,昌字辈敬上🙏🙏🙏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北京门头沟岑凤平电话多少?方便联系我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岑玉凤你电话多少

    岑氏渊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渊源

    长篇小说《岑春煊》 前言

    信息来源:岑氏宗亲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12-10-19 10:59:41

    岑春煊

    广西西林一门三总督系列丛书之二

    被世人传为慈禧太后的干儿子、袁世凯的死对头——四川、两广总督,邮传部尚书,军务院副抚军代抚军长、中华民国军政府总裁主席——岑春煊

    梁福著

    作者履历

    1960年初生于广西西林风景秀丽的驮娘江畔的梁福,系广西作协会员,多年来从事文学艺术工作,他把朴素观看成是搪瓷茶缸盛满白开水一样淡泊明志、宠辱不惊,经常告诫自己必须学会放弃,得失面前平常心。

    1985年,梁福开始进行文学创作,先后在《作品》、《佛山文艺》、《春风》、《广西文学》、《三月三》、《漓江》、《红豆》等区内外文学杂志上发表小说、报告文学、散文、戏剧等文艺作品《拐角》、《乡村丧事》、《心债》、《酒仙》等,21世纪以后,努力挖掘世间人物背后蕴藏的巨大精神力量和表现出来的人性美,写出了历史传记小说《岑毓英》(34万多字,中国作协会员、广西著名作家黄佩华作序,作家黄小卡责编,百色市文联推荐参加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届“五个一工程”文艺类图书),并把多年来发表的小说结集成梁福中、短小说集《拐角》(20万字,中国作协会员潘荣才作序)。

    (长篇历史小说)

    岑春煊

    广西西林一门三总督系列丛书之二

    被世人传为慈禧太后的干儿子、袁世凯的死对头——四川、两广总督,邮传部尚书,军务院副抚军代抚军长、中华民国军政府总裁主席——《岑春煊》——梁福著

    中国历史之复杂,少有如清末民初者;历史人物之复杂,少有如岑春煊者。

    出身官宦之家,少年纨绔子弟,家学儒经刀马,外出秦楼楚馆,京城恶浪名少;中日战事吃紧,自请舍身效命,横槊悲歌疆场,洒血精忠救国,军中有为青年;八国联军侵华,山西勤王护驾,参与康梁变法,维新救亡图存,政界改良精英;惩贪治庸除霸,重农兴工修路,赈灾办学练兵,抗旨固民御侮,王朝中流大臣;反对袁氏称帝,登报拥护共和,统兵靖难北伐,严斥日人利诱,国民革命朋友;剿抚农民起义,屈膝愚忠慈禧,争权排挤孙文,拥兵军阀割据,历史遗弃寓公……

    身前社会臧否纷议,身后史家定论不一。乱世总督湘人几乎过半,广西深山位列岑氏父子二人。广西之幸与不幸,亦由方家自忖。

    作者梁福与岑氏同为西林人,十几年来,史海钩沉,实地调查,走访学者及岑氏后人,核史实,对出入,辨真伪,立志为桑梓前辈作传。不幸遭遇车祸,阴阳往来三天三夜,然大难不死而后有所成,出长篇,结文集。我敬佩其人,才学其次,精神在先。

    鲁迅借《红楼梦》评“命意”言:“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读梁福先生《岑春煊》,读者当鸭戏春水,冷暖自知。笔者岂敢托大,但可断言:此书对于读者正历史视听,明做人事理,悟行为方式,乃至于了解祖国的光荣与悲情、了解民族性格的优劣传统,并由此而引起对中华和平崛起的思考,是不无裨益的。

    我非文学圈中人,更非名人,人微言轻。因曾有工作关系,梁福先生一请我作序,再嘱我作序,三责我作序。抱惶惶如夜过坟场吹口哨之心,拼凑只言片语,只求不倒读者胃口,不至于成为梁作添足之笔。

    是为序。

    (罗红,一九六0年五月生,广西柳州人。曾经从事教育工作,担任过中学校长、教育局长和宣传部长。研究领域涉及教育学、经济学、管理学、文学等方面,独著、合著主篇学术著作、中小学教材、文学作品计二十多种、部。被聘为清华大学客座教授和广西师范大学研究生导师。现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写在前面

    岑春煊,原名岑春泽,字云阶,广西西林那劳人,别号岑西林。清朝年间历任广东、甘肃布政使,陕西、山西巡抚四川、两广、云贵总督、邮传部尚书等,与袁世凯齐名,有南岑北袁之称。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他率部赴京“勤王”,因护卫慈禧太后西逃有功而备受宠爱,性情刚烈,嫉恶如仇对于昏庸贪鄙、招致民怨沸腾的官吏更是出重拳为晚清重臣。他的政治活动集中体现于弹劾官吏,评说时政,力图使浊流横行、政以贿成的晚清政局有所振刷,如岑春煊就任四川总督时,即在川大力整肃吏治,尽显其“清流”中坚的本色。

    由于他弹劾了大批贪官和庸官,被时人称为“屠官”,与张之洞“屠财”、袁世凯“屠民”并称清末“三大杀手”。

    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而民国初年的政局十分复杂多变191211中华民国宣告成立,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227孙中山派遣蔡元培等前往北京迎袁南下,但第三天袁世凯密令曹锟部在北京发动兵变,孙国父妥协了,于310允许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阴险狡诈的袁世凯窃取国权后便枪杀了宋教仁,在日本等国的支持下上演了83天的帝制复辟丑剧。以岑春煊、黄兴、孙中山为革命派与袁氏为首的独裁、军阀割据、卖国求荣进行了不屈不挠甚至是你死我活的斗争,1913年的二次革命、1915年的护国战争和1917年的护法运动,就是这种分歧、斗争的集中反映。岑春煊直接参与了这三大历史事件,成为西南各独立省三次公推的反袁反段的领军人物。尽管其目的是联合桂系陆荣廷的军阀势力,以确立其在南方的割据,但他能站立在反袁、反段一边,为挫败封建帝制复辟、保卫民主共和国家体制提供了助力,尤其是日俄战争时,正在广东的岑春煊挑选四万精兵准备亲督北上,保卫国土,他又支持民众抵制美国物资、向美国收回粤汉铁路,积极参与立宪运动;为了挫败分裂中国南北的阴谋,两次拒绝日本政客犬养毅诱使他出山当大总统。为了防范日本以借款来控制中国南方,他到日本借款时也坚持不以任何中国权益抵押、不要赠款、不要官方借款。同时还大力支持五四运动反对巴黎和约。1924年孙中山在赴广东创办黄埔军校、谋求北伐前夕,亲自到上海拜会岑春煊,岑、孙一扫旧嫌,会谈融洽。他支持“五四”运动反对巴黎和约,在“一二八”抗战暴发后,又于1932年公开发表《致犬养毅的公开信》,批判日本外相与日本政府的侵华政策与暴行,支持十九路军3银元进行淞沪抗战…岑春煊病重期间,以前辈的身份面见了国民党内反蒋代表人物李济深及新桂系首领李宗仁,对国是是非曲直进行了评说,对蒋介石的独党专政十分痛恨:“独党专政,危害太大,如不改弦更张,足以断送国家而有余。”

    史学界对岑春煊的历史评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历史小说《岑春煊》作为艺术作品,我运用史实与民间传说相结合的手法,把岑春煊和孙中山、袁世凯的恩恩怨怨呈现给广大读者——为了达到自己共和的政治目标,岑春煊与孙中山携手反袁,并暴发了二次革命、护国战争和护法运动,尤其是1917811日岑春煊电请陆荣廷“速抵粤城,共商大计。”陆荣廷回电说:“孙中山脱离国情实际,作法务虚,突出于顺应历史潮流与民权主义的理想主张,而我滇桂两系为核心的西南派则遵循务实态度,从实际出发,《中华民国临时约法》难以恢复通行。”岑春煊作为桂系鼻祖,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他说:“即使《中华民国临时约法》难以恢复通行,但它并没有否定共和制与民元约法的进步性及合理性。现在你我明知处于两难之中,只能是委曲求全吧!况且中山计划,大处落墨,清源正本,应表同意。

    但袁世凯、段祺瑞的卖国求荣、孙中山的武力统一与岑春煊的议和统一目标相悖,护国运动后南方军阀极力想把岑春煊作为一面大旗抬出来和孙中山对抗,就在酝酿护法军政府设立大元帅时,李烈钧就向唐继尧献策“为应付中外大势,则宜推孙中山;为消除两广障碍,则宜推岑春煊。”191711月莫荣新公开通电“湘粤桂建立都司令时应当推举岑春煊当都司令,最好能将军政府挤出广州。”

    与此同时唐继尧也连发两电“在穗成立军事委员会和政务委员会,以取代军政府,促成岑春煊代替孙中山!”结果是:为了共同的革命事业和理想,岑春煊、孙中山走到一起,但是台上握手台下踢脚(其实,造成这种局面是因为孙中山一直忌讳陆荣廷拥兵自恃、欺凌排挤广东军队,使心胸窄小的孙发誓坚决要讨伐桂系,而岑春煊是军政府主席总裁,多有偏重于桂系,才导致了孙、岑关系的破裂!);直到1924年孙中山到上海谒拜岑春煊,两人摈弃前嫌共同讨伐段祺瑞为止!

                                             梁  福

                                        2008年8月16日于鲤城

    引言

    中华民族的历史不仅仅是汉族的历史,历代帝王、名臣保国有功的武将中就不知有多少是少数民族。因而,把异族统治看作是耻辱,其实只是一种狭隘的观点。中华民族的历史也不仅仅是被压迫者的历史,不管那上面写着是光荣还是耻辱、是灿烂的文化还是腐败的政治,是荒谬的千古之谜还是坦荡的正气歌,历史都是不容改的。她应该是矛盾的双方或多方在斗争中共同创造的。历史是黄河长江,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灌溉土地淹没村庄,雄雄浑浑曲曲折折地流过无数年代……

    1932年5月初岑春煊站立黄埔江这条永不衰竭的河流岸边欣赏着每一朵黄色的浪花思绪万千:每个普通的人,都在其中随之腾跃、浮沉,以一瞬间的短暂生命去挣扎、去表演、去构成她滔滔不绝的永恒。接着高呼:“善也罢,恶也罢;美也罢,丑也罢;真也罢,假也罢;不善不恶亦美亦丑半真半假的货色也罢,谁能否认它们曾经是这条河流中的一部分呢?而谁又能保证它们将来就不在这河流中继续翻腾呢?我现在已是普普通通无官一身轻的人旁观者清,我要告诫正尔虞我诈、争权夺利的官吏们,你们当中可真有一些隐士、豪杰、智者、高人呢!洒度日月,耕织过人生。无冠无冕,大彻大悟,无车无鱼,不哀不怨,芸芸众生中有不庸俗之辈,平平日月中有非寻常之人。为官者,且莫傲慢轻松!须知,治下可是真有远比尔等高明的人物呀!”

    回到家后,岑春煊写下《乐斋漫笔》,将自己41年来的是非功过娓娓道来,以告诫子孙及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