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典故

岑氏留言

  • 林平于2020-05-20的留言:

    关于岑彭公的生年,史书与族谱并无记载,据考证,当为公元前3-6年左右,去世时正不惑之年,而族谱中的记载相差较大,不知有何依据?
  • 岑路于2020-05-02的留言:

    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汉川的岑路,目前在武汉从事西装定制及生产的事业,欢迎家人们有机会来武汉做客
  • 岑东昌于2020-04-13的留言:

    我是广东怀集岑氏的,名东昌,昌字辈敬上🙏🙏🙏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北京门头沟岑凤平电话多少?方便联系我
  • 岑文财于2020-04-06的留言:

    岑玉凤你电话多少

    岑氏渊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典故 > 岑氏渊源

    《岑门卢母史》序

    信息来源:岑氏宗亲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14-01-04 12:08:51
                                 《岑门卢母史》序
          广西桂平市罗丛岩蚁王地“岑门卢氏太母墓”岑氏族人称“石壁祖母墓”生葬于明弘治十五年(公元1503年)。是广西闻名古墓之一。桂平、贵港、平南、北流、容县等县市百姓中流传着“生葬生旺”的长编真实故事。各处各姓氏代代相传,说法大体相同。历史故事离奇曲折,地理环境天时巧合、演说者有声有色、旁听者不想离席。但是,现代说者少了,到目前为止,未发现有完整书籍及历史族史记载,有听说者也只知其一,不闻其二。把远方慕名前来者,及热情参加祭拜的广大宗亲们蒙在鼓里,好像成为历史秘密。
           五百余年的“岑门卢氏太母墓”成为闻名古墓之一,名闻何故?笔者认为,原因有三。
    (一)历史的真实性!
          如果没有真实的历史事实,绝无代代相传。更不会诸多姓氏、各地传颂而成为远近闻名之古墓。真实的历史事实,在族中、族谱、氏族文章资料等方面,必有记载,哪怕极少,也能找到。
          历代祖辈手写杂记,口传“蚁王祖母墓”之故事的历史人物很多,主要人物是:岑门卢氏、卢氏之夫、卢氏之子、卢氏之亲生父母,兄弟等几个。查找岑氏、卢氏的族史、族谱及前辈手抄记录,就一目了然。
          简说几点差别之处,只是语音的差异而已,当以族史记载为准。
          故事人物如:“姓岑名付字太安”、“姓岑名溥字太欣”,族谱记载:岑溥,无字无号。岑门卢氏两个儿子:“儿奴岑辉、儿狗岑猛”,“儿奴岑狮、儿狗岑猛。”族谱记载:次岑狮、三岑猛,字济夫。
          查浔州卢氏族谱,(卢氏女)无记载,其父卢永贵、字卢辉,叔,卢永良,字无号。同父异母兄弟九人,永字辈。杂记及口传故事卢氏之名有:卢凤,卢凤女、卢凤娇。因卢永贵、字卢辉入桂(广西)第一胎之女,又因生葬于石洞,岑门父子走失无着落,于家谱中少少记有一笔。为世人所执着。卢凤女的兄弟辈同是祖字辈。岑门之舅辈。蚁王地故事人物姓名、年限、历史过程等,均与岑氏、卢氏族谱族史记载相吻合。可见历史的真实性。此是祖墓闻名之一。
    (二)地理环境特殊、天时地利巧合。
           中华大地民族自古以来,崇尚地理风水学,历算术数学、堪舆学。历代先贤学士著书立说,把这几门学科写得博大精深。说得神乎其神。其实,后学精通者极少,一知半解又能说会道者多如牛毛。也许罗丛岩“蚁王地”确是一块风水宝地吧!自先贤杨公的裔孙杨清风号杨真仁到过这里,特别是岑门卢母生葬后就一下传开了。
          古有下人陪葬的皇陵,世间少有生葬的坟墓。但是岑门卢氏太母就生葬于罗丛岩蚁王石山的天生石洞里。岩洞就在几丈高的石壁底下,石壁上方顶端一福巨大的吊钟型断层岩石悬挂于洞口正上方。断层岩石一块压一块,小块压大块,大块压巨石。层层叠叠、杂乱无型、方园无规。平时站立于岩洞口向上仰望,就像一把半边大伞,眼看随时有坍塌下来之险。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福祸。是日,岑门母子三人于石壁岩底下石洞中避风挡雨,初时微风细雨,日近中午,突然狂风大作,雷暴雨倾盆而下。大风、暴雨、闪电、雷鸣,把石山边草坪十数头牛马,二三百鸭群吓得飞的飞、跑的跑。两个帮外公、舅父看牛马、放鸭的少年,儿奴,儿狗着急了,二少年同时发话道,“娘,风雨太大了,往里边一点,我去赶牛马,我去找鸭子,娘你放心吧!”二少年冒着狂风大暴雨冲出洞外赶牛马找鸭。狂风呼啸声、闪电雷鸣声,暴雨哗哗声,夹着“嘭”的一声巨响,这一响,洞口石壁顶端巨大的吊岩坍塌着地冲击声。地面同时动了几下,巨石、大石、片石、碎石,夹着风化石粉随大雨滚流而下,眨眼间洞口堆起巨石大石近丈高,数丈宽,把洞口堵得严严实实。这一响,把二少年吓得呆了,心惊胆寒。狂风、暴雨、地震、泥石流同时发生,给人类生命财产带来巨大的伤害,国内及世界多见多闻。但是,此时此地,也救了两个对本职工作极端负责的少年生命。庆幸两少年免跟母亲在一起。否则,一齐生葬了。整个历史故事也埋没了。》自始“蚁王地,生龙穴”“生葬出王,死葬绝亡”的故事传开了,吸引着无数远近地理风水爱好者。几百年来,慕名前来观测者不计其数。有些文化底子的人称地理先生,风水好手,他们当中有听的,记的,问的,录的;又把此墓的坐向、来龙去脉,关沙流水,结合各人所学的子午卯酉,乾坤艮巽,更说得锦上添花,神乎其神,后来传得更动听更远了。此闻名之二也。
    (三)    近代裔孙拜祭的影响力。
           清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3月21日。时任四川总督的全国八大总督之一,岑春煊,大清任命为两广总督,于四川赶回广州总督府就任。第二年(1904年)广西大部分地区大旱,西江一带(南宁至梧州)大涝,民皆苦之。地方民团草寇合众作乱。广西主帅陆荣延电告总督府,请老帅岑春煊回来助阵。乱平后,岑春煊于浔州府(桂平)休整、准备回广州。九月初,岑春煊与浔州随军步将岑门裔孙岑树芳(桂平、赵里,流兰村人,清武举)商议:“兄弟,此离罗丛岩不远,少年时随父亲来过一次,祭拜罗丛岩蚁王地:岑门卢氏太母墓,几十年未来过了,身边同宗兄弟五六十人,只知有岑门卢氏太母生葬于蚁王地,十有八九未来拜祭过老太母。都想一睹蚁王祖墓。你是本地人,水路、陆路都很熟,趁此秋高气爽,我想抽空走一趟,如何?”岑树芳高兴答道“最好!我们这里有春秋二祭习惯,拜了卢氏老太母,我顺道回流兰村老家一趟。”岑春煊叫卫兵找来几个随军族兄弟又商议一会,讨论了行动决定及注意事项:1、前往参拜卢太祖母墓,人数不得超过一百二十人,目标不宜过大,不得透露是总督府行动。2、三天后吉日起行、兵分两路,水路早行,选用码头十三号船前往,两队人员定于当天午时到达墓地。3,同宗兄弟带家属共同前往参拜。随从、杂役、伙房,船夫等不得超过三十人。一切祭礼、祭品、食品、餐具备好由船带上。4、陆路马队不带长枪、大刀、不张旗、不走小路,列队行动,途中小息饮马不准入民宅,不得惊扰村民。5、一切祭品、祭礼按地方习俗进行,可请顺路宗亲及罗丛岩附近卢氏表亲们共同祭拜。6、午时行祭拜礼,未时与参拜宗亲表亲席地午饭,当晚必须赶回驻地军营。
           以上几项决定,兵营内不得张扬,相互转知,各执其事,一切准备就绪,吉日起行。
           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秋九月初七日早上,太阳升起不过丈,一条刷漆醒目的大官船徐徐泊岸。流兰村村民习惯早起,一群妇女在码头边担水洗衣服。看见大官船慢慢靠近码头,船头几个身着大清兵服军士立于船头手拿竹竿,绳索,做泊岸准备。一群村妇站立起来,交头接耳几句,马上收拾衣服水桶走了。船泊好,两个熟路老军慢步走上码头石阶。来到村入口,村口大闸门紧闭。推之不开,叫无人应,转身回来,又行到另外一条巷口,巷口坚厚的大闸门也关得严严实实。二老军高声叫道:“兄弟,老乡”根本无人搭理。只好怏怏回船马上开船上行,午时前到达白沙滩码头。
          陆路一行五拾匹高头大马,一式士兵军服、不见带兵军官、列队井井有绪,不急也不慢,走大道直往,巳时许、快到罗丛岩石山边,岑树芳拨过马头直往敬蕉村去,请表亲们同来一聚。来到村边行了半圈,家家关门闭户,就连刚才冒烟的厨房也无烟冒出来了。岑树芳知道是刚才马队从前面路过时,把卢氏老表们吓怕了。招呼也不敢打一下,调转马头直回罗丛岩石山。岑春煊见岑树芳快马又回来了,问道:“请到卢氏表亲们了吗?”岑树芳答道:“没有,刚才远远有人看见我们马队经过,在田垌里劳动的村民都跑光了。我行了半边村、各家各户大门紧闭、鸡狗无声。近年来,军巢匪、兵围贼、兵贼杂乱,把村民吓怕了。”岑春煊点点头:“你说对了”。此时,有快马往白沙滩码头联络兵士回报:“水上大队半个时辰便到,江岸边的流兰村宗亲一见官船,紧闭村口闸门,连村也不得进入。一个宗亲兄弟未请到。”岑春煊又点点头:“知道了。”对岑树芳说:“把粮响股老军叫来:”三人商量几句,岑春煊说:“兄弟表亲、一个未请到,倒把人家吓坏了。是我大意之过,如此定下来吧,每块猪肉不少于二斤。每个门户一块,大门紧关着的挂于门头上。不得推门入内。树芳兄弟坐船回到流兰村,带人一家一户送上,一户不能少。”余下一切事项,按原计划进行。
          午时正,礼生宣布祭礼开始 ,一百多人主次站立有绪,礼行三跪九叩,岑春煊拜读了祭卢氏太母文。执事人员 火化 祭品财宝等。一时鞭炮声大作。祭礼毕,一百多号人席地午饭,有说有笑。此时,远处石山脚下,见有几头牛在吃草,山坡上,岭坡边有好几个人,时稳时现,指手画脚,朝蚁王墓地张望。有个军士站起来说话:“大家静静吃饭,饭后各执其事、各行其道,列队慢慢离开,不得高声叫喊。”
          申时许,太阳还在山顶上高悬着。祭拜队伍早已走光了,蚁王地岑门卢氏太母墓前慢慢又热闹起来,先到的几个村民说他胆子大,早来了。附近村民都走过来凑热闹,听新闻,人越来越多,说者越说越起劲,后到者问这问那。有人说看见一条大官船停泊白沙滩码头,上百人列队前来,有人说看见几个大官、带着家小妇女,有人说烧猪、祭品、香烛、鞭炮数十担。又有人说高头大马上百匹列队前来,更有人说祭拜时黑压压几百人站了一大片。说者本无数、听者更夸大,乱哄哄各执己见,众说纷纭。敬蕉村人更说得有声有色,每家门口都挂上一块二斤猪肉,我家柴房门头也挂了。有个哈哈大笑说,我家牛栏门上也挂了一块,同大门那块一样。一个有文化老者说:“我本来不怕,并没走岀屋外,关紧大门在门缝对外张望,两个兵士抬着猪肉到我大门挂肉时说:岑大人真是仁慈尊礼、爱民如子、实在是个好官。”另一个士兵说:“什么好官,是父母官、我叔父是两广人民的父母官”。“对、对,父母官,两广的父母官。”说到官,个个都想听。有个年轻的急了,大叫一声“停”静了许多,把老者围了起来,叫他快说,老者见围过来的人多了,又静下来了,才慢条细理地哈哈笑着说:“你们知道吗?岑大人是两广总督岑春煊,今日是他带队回来祭拜祖母了。”有文化者,说话自然有份量,很多人长长地“哦”了一声。众人直议论到快天黑了,才慢慢散去。流兰村大人多,传得更快更广,不出三天,“两广总督岑春煊回来祭拜祖母了”整个浔州城内外各里各村传了个遍,此是闻名之三也。
          作为岑氏裔孙一分子,对族史格外留心。凡族史族谱、前辈历史书籍、族中文刊资料等、是目睹为快,正是这种心理爱好驱使,对岑门卢氏太母墓的故事产生浓厚的兴趣,一心把所见所闻拼合成章。编写“岑门卢氏太母墓”故事,就是编写《岑门卢母史》,为此,我研习多年,近年动笔初稿。但是,族中资料记载少之又少。青少年时代听多位族中老前辈细述“石壁祖母”的长编故事。并多次倾听本村杨氏、梁氏数位老人的演说。草草笔录于稿本。又在族中老人手抄家谱杂记中习得少许零星记载,多年来遍访各乡村各姓氏老者,并多次拜访罗丛岩附近各村:卢氏、陈氏、陆氏、甘氏、宁氏、黄氏等老人。边听边录,用心拼合整理。又专心研读各省、市、县岑氏族谱及有关族史资料文章等,认真参考对照、核准历史事实、对照年限、辨别真假,费时费力、数易其稿,也不尽如人意。本人不是族史研究者,更不是文学人士。本来读书就少,并非笔墨之料。只是个读书爱好者,根本没有写作的水平与经历。今按地方前辈白话方言评说顺序内容拼合整理,能否写成,先尽力而为吧!岑门卢氏太母墓资料,摘自《岑门卢母史》初稿,因初稿尚未拼写整理完成,今摘录部分内容编成资料,供广大宗亲及读者参考,错误及不尽之处在所难免,敬请大家批评指正,并提供宝贵建议,充实资料历史内容和依据,提高该祖墓文物价值。
    此序。
     
     
     
    余下提供:
    (一)            广西岑氏及有关岑门人物简序。
    (二)            卢氏入桂至浔州初史、及岑门卢氏母出世。
    (三)            岑门与卢氏婚配前后摘录。
    (四)            蚁王地得名前后简序。
    (五)            后记…
    以上资料内容分期提供,敬请原谅 ------
     
     
     
     
      广西桂平市岑氏宗亲会;秘书处:岑金百
                                              2013年12月31日
                                              电话:1355845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