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留言

  • 岑隽于2021-06-19的留言:

    很高兴看到我们的大家庭,也很想了很一下我们的家的传承。希望各位宗亲指点一下。谢谢!
  • 岑天胜于2021-06-15的留言:

    广东省化州市那务镇南子地村岑天胜
  • 岑保吉于2021-05-05的留言:

    看到岑家的兄弟们留言,很是高兴,我是广西钟山县公安镇的岑家,微信c895513790 有群的兄弟拉一下进岑家群里聊聊
  • 岑礼于2021-02-22的留言:

    在此寻两位宗亲的联系方式,知道的宗亲望不吝转告,谢谢! 一是“岑”于2013-03-21留言,二是“岑家勇”于2016-03-09留言。 我的电话:13367769345、18177677255 电子邮箱:838371389@qq.com
  • 岑安增于2021-02-15的留言:

    我是来自广西贵港的岑氏家族,很高兴认识家人,有微信群更好交流了,我电话19977553258(微信同号)。

    历史名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名人 > 历史名人

    岑瑛 明朝广西土司(1)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11 15:46:56

    岑瑛(1386年-1455年),字济夫,明朝广西土司。岑伯颜之孙,永乐十八年(1420年),岑瑛承袭了兄长岑瑞的思明州刺史。正统元年(1436年),朝廷改州为府,加封岑瑛为广西参政、都指挥使。岑瑛在外作战时,其子岑镔为非作歹,岑瑛回来,岑镔畏罪自杀。景泰六年(1455年),岑瑛病死。 

    岑瑛深受皇帝信任的土官,他带领俍兵协助明朝政府消灭了各种反对势力,自己也青云直上,直至成为正二品的都指挥使,被时人称为“土臣之英杰者”。   

    世袭土官,生平迷离   

    在今平果县旧城镇政府所在地,唐朝政府曾设置一个羁縻州——思恩州。思恩州历宋、元两代,至明朝前期,隶属关系虽有变化,却一直是由壮族先民居住、治理的。岑瑛就是从这里走出的一位名人。   

    关于岑瑛的家世,史书语焉不详,或自相抵牾。据明朝《土官底簿》等记载,岑瑛于明初出生在一个壮族土官之家。他的祖父岑坚,原为田州府(治今田东县祥周镇祥周村旧州屯)知府。伯父岑永泰、父亲岑永昌,先后任思恩州(治今平果县旧城镇)知州,其时思恩州隶属田州府。   

    明成祖永乐四年(1406年),岑永昌患病,由次子岑瑞代理州务,3年后岑瑞正式继位。永乐十八年(1420年),岑瑞去世,岑瑛接过兄长的州印,开始了他非凡的政治、军事生涯。   

    今人无法了解岑瑛兄弟的详细情况,姓名雷同是障碍之一。明时,在思恩州以西不远处的镇安府归顺州(治今靖西县旧州镇,后徙至今新靖镇),其知州也叫岑瑛,且他的孙子叫岑瑞,同样袭任过归顺州知州。因此,说到岑瑛、岑瑞,人们容易混淆。思恩州的岑瑛、岑瑞比归顺州的岑瑛、岑瑞早生百余年。  

         历经八帝,官职屡升   

    按岑瑛卒于明宪宗成化十四年(1478年)推算,他应该生于朱元璋在位(1368~1398年)末期,一生共历八帝。   岑瑛在永乐十八年(1420年)任思恩州知州时,将扩大势力范围作为施政的重要步骤。思恩州是田州府属下的一个小土州,岑瑛在不断征战过程中,设法笼络、感化附近的少数民族。洪熙元年(1425年),武缘县白山诸洞(今马山县治白山镇附近)等地及700户居民被划归思恩州。   

    4年后,明廷又将上林县渌溪洞(今马山县古零镇里民村与上林县镇圩瑶族乡、西燕镇等地)划归思恩州,入籍民众180户。至此,思恩州辖地由今平果县东边一隅山地拓展到今马山、上林部分地方。短短数年间,辖境范围猛增数倍,岑瑛的声望和地位随之提高。正统三年(1438年),岑瑛被任命为田州府知府兼思恩州知州。但是,田州府原任知府岑绍并未因此被免职。   

    明政府于正统四年(1439年)将思恩州从田州府独立出来,升格为府,岑瑛任首任知府。岑瑛和岑绍不再为共管一府而怄气。   

    思恩升府后的次年,宜山县的八仙诸峒(今都安瑶族自治县东部及北部)被划入思恩府,入籍民众达660户。又过了4年,宜山县的大安定、小安定(今都安瑶族自治县中北部)又被划归思恩府。  

       在明朝,府是布政使司辖下的地方二级行政机构,偏重于民政。而军民府则是设于边远地区、兼管军户(世代从军﹑充当军差的人户)和民户的府,其土官集政治、经济、军事、司法于一身,地位高于一般的府。岑瑛奏请朝廷将思恩府升为思恩军民府。正统十一年(1446年),明朝政府批准了岑瑛的请求,思恩军民府遂成为明朝广西唯一的军民府。   

    地盘扩大了,辖地升格了,岑瑛的官衔也迅速提高。他1420年任从五品知州,此后一再升迁。1454年,被授予中奉大夫,为从二品散官。1459年被任命为通奉大夫、都指挥同知(都指挥使的辅官,相当于现在的省军区副司令员),至此,他才将思恩军民府知府的大印传给儿子岑金遂。不久,岑瑛又被提拔为正二品的都指挥使(相当于省军区司令员),成为赫赫有名的封疆大吏。   

    有明一代,像岑瑛这样飞黄腾达的少数民族官员,实不多见,故当时人称岑瑛为“土臣之英杰者”。   

    效忠朝廷,鞠躬尽瘁  

       岑瑛脱颖而出,与他“忠君”有很大关系。   

    进贡,是拉近与朝廷关系最有效的途径。岑瑛朝觐、进贡相当积极。马匹是思恩州一带的特产,岑瑛任土州、土府、军民府一把手时,多次派人进京贡马,除兵荒马乱、贡道受阻等原因外,基本上三年一贡。   

    岑瑛逐渐得到皇帝的赏识,而他得到的政治实惠,远非几匹贡马可比。正统三年(1438年)末的进贡,换来思恩州跃升为府;景泰三年(1452年)的进贡,更使龙颜大悦,他先由从三品迁正三品,而后升从二品。  

       岑瑛知恩图报,甘当鹰犬。由于明朝政府民族政策的失误,壮族地区反抗斗争连绵不断,岑瑛当上知州以后便加紧训练俍兵(亦名土兵,即壮族土官为维护自身统治而组建的地方武装。封建统治者蔑称为狼兵),装备精良,多达5000人。岑瑛靠这支彪悍善战的俍兵,屡屡出生入死,冲锋陷阵,成功地协助明朝政府消灭了各种反对势力,岑瑛本人“年且八十,尚在军中”。  

       在数十年的军事生涯中,岑瑛并非主张一味动武。他利用自己会讲少数民族语言,熟悉少数民族情况的特长,对反抗朝廷的少数民族首领和群众,采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宣德元年(1426年),崇善县(治今崇左市江州区新和镇新和村)土官赵暹起兵反明,自封为王,设文武百官,与明朝抗衡。岑瑛奉命出征,他提议安抚被胁迫的官民,赦免其叛逆之罪。继而征抚并用,挫败了赵氏的反叛,解除了朝廷之忧。岑瑛善于化解矛盾,为以后历任皇帝所赏识、尊崇。岑瑛去世后,新君明孝宗朱祐樘(音“撑”)动情地说:“自本官(岑瑛)既殁之后,各地方有事,但委三司前去,因不谙夷情,言语不通,往罔克济。”   

    岑瑛对朝廷的忠顺,在其治地留下的题字中得到充分的表露。在思恩军民府府治乔利堡(今马山县乔利乡乔利村旧州屯)的白马山崖壁上,岑瑛题了“归顺”二字;在今马山县永州乡题诗岩中,他题了“镇安”两字。   

    大义灭亲,仁德爱民  

       岑瑛为政治军既有大义灭亲之举,也有体恤百姓的情怀。   

    景泰四年(1453年),明代宗谕令岑瑛率俍兵到省城桂林操练,听从征调。考虑到将长期在外,岑瑛遂让长子岑镔代理知府一职。不料,岑镔交结无赖,欺男霸女,草菅人命,当地百姓苦不堪言。消息传来,岑瑛怒不可遏,立即向广西总兵举报逆子的罪状,并要求请假回府处置岑镔。听说严父率师回府,岑镔惧怕万分,自缢而死。明代宗闻听此事后,对岑瑛大为嘉奖。百姓也感激涕零。   

    俍兵多由年轻力壮的男子组成,他们靠租种土官的田地为生。因思恩府的俍兵常年在外征战,无暇耕种家中田地,每年应交的赋税成了他们极重的负担。为此,岑瑛多次奏请朝廷,免征思恩军民府俍兵的税粮田赋。   

    设立府学,培养人才  

       思恩府升格后的第二年,岑瑛觉得偏僻、狭窄、交通不便的寨城山(今平果县旧城镇)已不适合做府治,便将府署迁至乔利堡,府署在此经历岑瑛及其子、孙三任土官,共86年(明嘉靖间,王阳明率兵到广西镇压农民起义后,奏请将思恩府治迁到“武缘县荒田驿”,即今武鸣县境内;1912年,思恩府裁)。  

       明代的土官大多“以征战为务,不知尚学”,学校数量少之又少。岑瑛则不然,他不但善于治兵,而且关心人才培养。思恩军民府迁至乔利堡后,岑瑛打破土府不设儒学的惯例,通过钦差御史及广西布政使、按察使代奏办学,得到批准。1447年,思恩军民府府学在府署附近的塘流屯创办,是为广西土官办学之始。思恩府学设教授1人,训导4人,在此办学80余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少数民族人才。时人赞赏岑瑛“崇儒重道,建学立师,增广生徒,故群才辈出,咸誉髦焉”。思恩军民府府学兴办才几年,陆颖便在景泰四年(1453年)癸酉科考试中脱颖而出,成为思恩的第一位举人,明人汤琛在《思恩府儒学科举题名碑》中说:“思恩以文辞举者,自陆生始。前乎此者,未之闻也。”   

    继陆颖之后,思恩士子不断进入科场。有明一代,广西共出文举人5098人,其中思恩府出163人,虽远不及桂林等府,却名列少数民族地区前茅。   

    岑瑛去世后,明廷追封他为骠骑将军,并附祀王公祠。

                                             文章来源: 南国早报 2009-06-20 邓金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