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留言

  • 岑隽于2021-06-19的留言:

    很高兴看到我们的大家庭,也很想了很一下我们的家的传承。希望各位宗亲指点一下。谢谢!
  • 岑天胜于2021-06-15的留言:

    广东省化州市那务镇南子地村岑天胜
  • 岑保吉于2021-05-05的留言:

    看到岑家的兄弟们留言,很是高兴,我是广西钟山县公安镇的岑家,微信c895513790 有群的兄弟拉一下进岑家群里聊聊
  • 岑礼于2021-02-22的留言:

    在此寻两位宗亲的联系方式,知道的宗亲望不吝转告,谢谢! 一是“岑”于2013-03-21留言,二是“岑家勇”于2016-03-09留言。 我的电话:13367769345、18177677255 电子邮箱:838371389@qq.com
  • 岑安增于2021-02-15的留言:

    我是来自广西贵港的岑氏家族,很高兴认识家人,有微信群更好交流了,我电话19977553258(微信同号)。

    历史名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名人 > 历史名人

    岑瑛 明朝广西土司(2)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11 15:49:33

    马山县永州题诗岩_

    在明代,有那么一位从思恩州兴宁寨(今平果县旧城镇兴宁村)走出来的壮民族英雄先辈。他战功卓著、德政一方,一生共历经八位明王朝的皇帝,被明政府任命为壮族历史上第一位正二品大员——广西都指挥司都指挥使(相当于如今的广西军区司令),在80岁高龄的时候,仍为了维护国家统一、化解民族矛盾、减轻地方田赋而努力。死后, 他从“人”转化为“神”,被供奉在庙宇中,他就是被朝廷称为“土官之英杰”的岑瑛。

     

    岑瑛于明代朱元璋时代末期出生在一个壮族土官之家。他的祖父岑坚,原为田州府(治今田东县祥周镇祥周村旧州屯)知府。伯父岑永泰、父亲岑永昌,先后任思恩州(治今平果县旧城镇)知州,其时思恩州隶属田州府。明成祖永乐四年(1406年),岑永昌患病,由次子岑瓛代理州务,3年后岑瓛正式继位。永乐十八年(1420年),岑瓛去世,岑瑛接过兄长的州印,开始了他非凡的政治、军事生涯。

     

    走出故荫 开疆扩土

    田州府自唐代即为羁縻州,羁縻州乃拥有相对自治权的少数民族地区政权,其与内地都督府、州、县的最大不同,就是一般只用本部族的人为地方官,而且可以世袭,岑家不管在唐朝还是宋元时期,都一直致力于维护国家统一,以保田州府一带的平安。当朱元璋上台,岑坚就赶紧前往南京上表祝贺,并进贡凉席、罗汉果、八角茴香、茶叶等土特产,继续称臣。由此,岑家得以悉如既往把持田州府管理大权。

     

    朱元璋逝世,朱允炆即位,即建文帝。不料到了建文四年(1402年),建文帝的正规军不敌燕王朱棣的叛军,建文帝自焚于皇宫中。朱棣篡位称帝,是为明成祖。明成祖下旨,田州府改受广西布政司节制,岑家失去了大多数自治权,思恩被降到大约相当于现在一个小村的户籍水平了。

     

    岑瑛在永乐十八年(1420年)任思恩州知州后,觉得这只有800户的地盘实在是太委屈自己了,宏图大略难以施展,因此他将扩大势力范围作为施政的第一要务。他的目光首先盯住了邻近的武缘县白山诸洞(今马山县治白山镇附近),趁着明仁宗朱高炽刚刚上台,年仅27岁的岑瑛便学老子的做法,上表祝贺,并进贡凉席、罗汉果、八角茴香、茶叶等土特产,表示忠心。同时提出自己被委屈在一个村子里,实在是报国无门啊,旁边的武缘县地广人稀,治理不善,要求新皇帝让自己“多挑担子”。刚登基不久的明仁宗看到从遥远的南蛮之地送来的贡品和火热滚烫的奏章,大笔一挥,便把武缘县的白山峒及其七百户居民划归思恩州。

     

    明代皇帝多数都很不争气,体弱多病的明仁宗才当政一年就一命呜呼,其长子朱瞻基继位,为明宣宗。据《明史》《读史方舆纪要》等史籍记载,宣德二年(1427年),又到了按例朝贡的时候,岑瑛想这次可不能再送茶叶、八角了;脑汁绞尽的岑瑛想起朝廷北边的战事不断,绝了北马的来源,他便派人深入特磨等地购买骏马,让弟弟岑璥押送上京,正为缺乏马匹发愁的明宣宗,龙颜大悦,又按岑瑛得恳求把上林县渌溪洞以及八百余户人家划给思恩州管辖。

     

    宣德五年(1430年), 思恩州的居民达到了一千多户,管辖范围从今平果县东边一隅山地拓展到今马山、上林部分地方,比岑瑛初上任时扩大了3倍。为彰显自己治理地方的过人胆略,岑瑛在思恩州修建城墙----至今思恩州的城墙还屹立在平果县旧城镇兴宁街的田野中,最高处达8米,气势雄壮、坚固如初----,屯田练兵。兵强马壮、势力强大、想要哪朝廷就让要哪的岑老爷让广西各大土司家族无不侧目,胆颤心惊,害怕哪天岑瑛的爪子就伸进了自己的地盘。于是雪片式的告状信就不断地飞向京城。

     

    但岑瑛不怕,他有人罩着呢。这个人就是柳溥。

     

    在柳溥还是安远侯得时候,岑瑛就已率领思恩狼兵,在柳溥的指挥下,镇压了思恩县(今环江县)、庆远府(今宜州市)、马平县(今柳城县)等地屡次爆发少数民族农民起义,作战英勇顽强的思恩俍兵和岑瑛就给柳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岑瑛再一次于宣德元年(公元1426年)的崇善(遗址在今崇左市西北)平叛立下功勋,柳溥已经是十分赏识他了。

     

    正统三年(1438年),岑瑛凭着一大摞的军功而被朝廷提拔为田州府知府,成为县级领导。不知道是吏部的疏忽还是告状信的作用,他这个知府只有头衔没有实权,就像现在的调研员一样,具体事务还是管思恩州。因为田州府原本就有知府,名唤岑绍,还是岑瑛的叔伯兄弟。一个田州,两个知府,还能不出事?岑绍首先不乐意了,我好端端的坐在这里,你这个“贝侬”(兄弟)来凑什么热闹?于是到处找茬,多次上告。岑瑛也咽不下这口气:我靠本事吃饭,荆轲铁马打出来一个田州府知府,怎么还是只待在思恩州原来那一亩三分地?凭什么不落实“高干政策”?还有岑绍你这个“卜老”(大哥)也不够意思,不帮忙还要在背后整我,这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吗?于是,岑瑛也上奏,力陈所受诬佞,并要求朝廷落实政策。岑瑛还私下里找柳溥诉苦,并提出以思恩州升格为思恩府,以避开岑绍,少起争端。柳溥这时候已经是广西总兵,不忍心看到爱将受到排挤,于是上疏为岑瑛请求将思恩州升格为府,也就是从正处升为正厅。有封疆大吏柳溥的保举,朝廷就顺水推舟做起了老好人。

     

    正统四年(1439年)十月,思恩州升格为思恩府,岑瑛被封为首任知府,他从此走出了岑家世袭田州府的故荫,自立门户、大展宏图。

     

    正统五年(1440年),踌躇满志的岑瑛忽然遭遇一件蹊跷之事。当时,岑瑛正在不无得意地巡视自己刚刚创下的家业——新生的思恩府,虽有衙役鸣锣开道,却还是被一个老僧挡住了去路。老僧自称是前朝皇帝建文帝,要岑瑛把他送往京城。岑瑛还穿开裆裤的时候就知道建文帝一把火把自己烧死在皇宫中。看到这个胡子花白的老家伙自称是建文帝,他不禁下了一跳,莫非建文帝借尸还魂,又从阴间爬出来了?惊恐莫名的岑瑛赶紧向上司汇报,上司又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还给岑瑛。岑瑛左右为难,送吧,金銮殿上还坐着英宗皇帝,能送这个阴间爬出来的前朝老皇帝去抢位子吗?不送,留下一个老皇帝,不就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嫌疑吗?送与不送,岑瑛都感觉肩膀上扛着的脖子不大稳了。思前想后,岑瑛横下心来,把这位“皇帝”小心翼翼护送上京。还好的是岑瑛到京城后,除了引来朝野之间的惊奇目光外,没给自己添什么麻烦,当然更没有得到什么封赐。岑瑛松了口气,继续回广西苦心经营新创立的思恩府。

     

    回到自己的地盘,岑瑛想,朝廷里的小皇帝看来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这样的大事都不怪罪自己,于是开始头脑发热,又开始把爪子伸向思恩周围的土司地盘。这次他看上的是庆远府宜山县(今宜州市)的八仙诸峒。岑瑛知道庆远府不会轻松的让八仙峒划入思恩府的行政圈,于是搞起了暗箱操作,与宜山县知县硃斌备、当地老族长黄祖记私下交易,八仙峒的老百姓一直被蒙在鼓里,改府令一下,一遍哗然。宜山县永定司土司韦万秀以复地为名,带领怀着强烈不满情绪的民众揭竿而起,武装攻打宜山县衙门。岑瑛急忙调集狼兵镇压,但这事已经被一些心怀异志的下属密报广西布政司,并转而呈报朝廷,要求朝廷把岑瑛护送假建文帝进京和强行割地的新帐老账一起算。岑瑛第一次面临空前的危机.

     

    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这次帮他的忙的,还是广西总兵、安远侯柳溥.在柳溥的担保下, 明英宗把岑瑛强割八仙峒的行为当作土司之间的纷争, 八仙峒岑瑛爱管就管去吧,让谁管辖都是我天子的臣民.当然这样做对庆远府也不公平,那就说“岑瑛受下属挟诈”吧,从宽处理,下个文件警告一下,以儆效尤,下不为例。一大块肥肉终于落进了岑瑛的嘴里.

     

    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都没有问题,岑瑛想,这个皇帝还真好说啊,胆子就更加大了.干脆再提一个要求:皇上您瞧,思恩府的府治在寨城山(今平果县旧城镇),太偏僻了,简直是野兽比人多啊!下官要想多作贡献也没条件哪!府治必须要迁!迁哪儿呢?我看就乔利堡(今马山县乔利镇)吧。那里有盗寇为恶,我有5000如狼似虎的狼兵,完全搞得定!何况那里又靠近南宁卫(今南宁市),上级调遣我多方便啊!明英宗大笔一挥,又许了. 正统七年(1442年), 岑瑛的思恩府就浩浩荡荡从平果县旧城出发,往乔利堡去了。

     

    在明朝,府是布政使司辖下的地方二级行政机构,偏重于民政。而军民府则是设于边远地区、兼管军户(世代从军﹑充当军差的人户)和民户的府,其土官集政治、经济、军事、司法于一身,地位高于一般的府。在柳溥的支持下, 正统十一年(1446年),岑瑛奏请朝廷将思恩府升为思恩军民府,明朝政府批准了岑瑛的请求,思恩军民府遂成为明朝广西唯一的军民府。

     

    对待朝廷,岑瑛一边坚持按时进贡;对待四周的土司“贝侬”他软硬兼施,好好商量不愿意,那就刀兵相向,反正他手里握有重兵。到了正统末年,由流官管治的南宁府也不在他的眼中,他以军事防御为借口,派出大队人马到南宁府的武缘县修建了莫邪金城、罗坡石城。这时候,广西地面上的知府、知州们,已经没有谁还敢对他说三道四的了。

     

    地盘扩大了,辖地升格了,岑瑛的官衔也迅速提高。他1420年任从五品知州,此后一再升迁。1454年,被授予中奉大夫,为从二品散官。1459年被任命为通奉大夫、都指挥同知(都指挥使的辅官,相当于现在的省军区副司令员),至此,他才将思恩军民府知府的大印传给儿子岑镔。不久,岑瑛又被提拔为正二品的都指挥使(相当于省军区司令员),成为赫赫有名的封疆大吏。

     

    效忠朝廷 鞠躬尽瘁

    岑瑛脱颖而出,与他“忠君”有很大关系。他只认宝座不认人,不管谁坐在金銮殿上,他都一律尊奉,按时进贡,而不像别的土司那样一会儿反叛、一会儿又受招安,岑瑛因此逐渐得到皇帝的赏识,而他得到的政治实惠,就是官阶不断上升,成为壮族历史上的第一人。岑瑛能得到朝廷信任,成为一个不倒翁,除了有柳溥等人的大力支持、保护、举荐,还因为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主动融入主流社会中去,为维护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不遗余力,而没有其他土官“有奶便是娘”的德性。岑瑛对朝廷的忠顺,在其治地留下的题字中得到充分的表露。在思恩军民府府治乔利堡(今马山县乔利乡乔利村旧州屯)的白马山崖壁上,岑瑛题了“归顺”二字;在今马山县永州乡题诗岩中,他题了“镇安”两字。

     

    还在从永乐初年,岑瑛刚当上思恩知州不久,广西的思恩县(今环江县)、庆远府(今宜州市)、马平县(今柳城县)等地屡次爆发少数民族农民起义,岑瑛不顾自己立足未稳,就率领思恩狼兵征战,并展示了自己能征善战的本领和对朝廷的忠心。

     

    到了宣德元年(公元1426年),刚刚登基的明宣宗正应交趾布政司求救之请,派兵与安南黎利政权展开连场大战。崇善土官赵暹乘乱反叛,自封为王,设立文武百官,大肆劫掠周边州县,首先攻陷的又是较为靠近安南的左州(今崇左市左州镇),告急文书雪片般飞抵朝廷。年轻的明宣宗寝食不安,理不出头绪。南宁府(今南宁市)的一个低级武官——百户许善,也暗地里与赵暹勾结,蠢蠢欲动,形势危急。这时候岑瑛再次率领俍兵出发,熟悉边疆内情的岑瑛向镇远侯顾兴祖、安远侯柳溥献策,剿抚并用,对死硬分子坚决消灭,对受裹挟从叛的崇善官民,许诺平叛之后不予追究,一切从旧。勇武的思恩俍兵冲锋在前,旌旗过处,叛军溃败如逝水。赵暹欲从暗道逃遁,遭遇伏兵,束手就擒,百户许善则在南宁被斩首。一场影响国家安危的叛乱就这样解决了。在这场战斗中,岑瑛树立起了有勇有谋、胆略过人的形象。

     

    由于明朝政府民族政策的失误,壮族地区反抗斗争连绵不断。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桂平大藤峡瑶民发起暴动,一直屡剿不灭,奉命进剿的官兵毫无斗志,大藤峡成为几代皇帝的心病。

     

    成化元年(1465年),明宪宗朱见琛上台,新皇帝照例嘉奖岑瑛,派兵科给事中王秉彝赐予岑瑛父子银币,并命令岑瑛率领狼兵配合官军对大藤峡瑶民起义军进行大规模镇压。八月,都督同知赵辅为征蛮将军,兵部侍郎韩雍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领领的16万大军进入广西,分为左右两军。右军自象州、武宣分五路从北面进攻,左军由桂平、平南分八路从南面进攻,同时还分兵扼守各大隘口。官军各路人马水陆并进,夹攻大藤峡。官军初来乍到,生活不习惯、情况不熟,再加上岭南蛮地、烟瘴四起,官军很快就遭遇败绩。值得庆幸的事还有岑瑛的5000狼兵,这些身材瘦小、动作敏捷的土兵很快就打开了局面。根据明隆庆年间刻本《王阳明全集》 “卷四•顺生录•十•年谱三”记载:“疏言:‘断藤峡诸贼,犄角屯聚,自国初以来,屡征不服……报后兴师合剿,一无所获,反多挠丧。惟成化间,土官岑瑛尝合狼兵深入,斩获二百。”

     

    成化二年(1466年),根据广西总兵赵辅上疏所奏,给赐予岑瑛的父母及妻诰命之封号。得此隆恩,年已六七十的岑瑛仍然骑马跨刀,为报效朝廷而征战柳州府、庆远府等地,镇压农民起义。成化十四年(1478年),年已八旬的岑瑛,在征战途中逝世。。岑瑛去世后,朝廷追封他为骠骑将军,并附祀王公祠。新皇帝明孝宗朱祐樘(音“撑”)动情地说:“自本官(岑瑛)既殁之后,各地方有事,但委三司前去,因不谙夷情,言语不通,往罔克济。” 这已是明朝皇帝对地方土官最高的褒扬了。

     

    仁德爱民 大义灭亲

    岑瑛是一个仁厚的人。在他官位不停提升,自己吃香喝辣的同时,他也考虑着自己治下的百姓。只要一到朝贡的时候,他就给朝廷摆困难、提要求。景泰四年(1453年) 岑瑛向明政府说:我的狼兵四处征调,现在又調到桂林来操练,家里的底都没有时间种,他们为朝廷出力出血,赏赐就不用了,为国家效力那是应当的。但朝廷是不是考虑把他们的粮赋给免了?。时任广西总兵的陈旺对自己辖下的地头蛇也礼让三分,代为上疏,明代宗认为这个要求不高,准奏,还下了一道圣旨:“景泰四年六月乙巳,敕通议大夫、管广西思恩府事土官岑瑛曰:朕以尔亲率本府马步狼兵头目韦陈威等,于广西在城操练,协助军威。兹特升尔阶为正议大夫,给赐彩段表里,其韦陈威等,亦俱令冠带。敕至,尔瑛照旧率兵操练,听调杀贼,以安边境,不许始勤终怠,候有军功,升赏不吝,尔其钦承朕命毋忽。”皇帝直接下圣旨褒奖,这在广西土司中是罕见的荣誉。此时的岑瑛,不仅实现了自己的要求,还意外的得到加官进爵的害处,大概都有些激动的晕了。到了天顺元年,明英宗上台,岑瑛又惦记着提要求了,在他的要求下,户部的朋友为他上奏,说“思恩存留广西操练军一千五百人,有误种田纳粮。乞分为三班,留五百人操练,免其粮七百七十余石。放回千人耕种,征其粮千五百四十余石,俟宁靖日放回全征。”

     

    明代宗刚登基的时候,岑瑛正率领狼兵在大滕峡打仗,知道岑瑛有动不动就申请减免兵役、田赋、钱粮的爱好,时任时任太子太师、总神机营兼掌右军都督府事的老上司柳溥就主动帮他打了招呼,请政府减免思恩军民府各项指标,明代宗也非常厚爱这个能征善战的土官,一下子就免思恩调用土军千五百人、秋粮二千三百余石。

     

    左免右免,思恩府老百姓的钱粮赋税成了全广西最少了。岑瑛还在自己的辖区建设“粮食筹备库”,丰年广收民粮入库储存,灾年就放粮赈济,救民于水火。衣食无忧的老百姓一个个都在家里供起了岑瑛的神位。

     

    由于自己年过五旬,又长年在外带兵征伐,很少回到府治桥利堡办公,1459年他让儿子岑镔任思恩军民府代知府,执掌当地行政管理大权。岑瑛厚道,这个儿子却不咋的。岑镔自小染上高干子弟的通病,不务正业、日散千金、交结地痞、欺男霸女、飞扬跋扈、为害一方。这样的人当上代知府,思恩军民府不乱成一锅粥才怪。在大瑶山中镇压农民起义的岑瑛闻报,一开始还不相信,而申诉状接二连三,岑瑛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主动向广西总兵举报逆子罪状,要求请假回府,欲亲手处置这个罪人。岑镔听说父亲将率师回府,回想起严父执行家法之情状,再检讨自己的所作所为,大惧,竟上吊自杀了。吓死无恶不作的儿子,为地方出了一害,老百姓对岑瑛更加尊敬了。

     

    设立府学 开启民智

    明朝朱元璋开国之初,明政府就陆续出台了鼓励少数民族建立学校和参加科举考试的多种优惠政策,从而激励更多的少数民族人才金榜题名、为我所用。明光禄大夫兼左柱国李景隆、翰林学士解缙等重修《明实录•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一百五十”记载了朱元璋于洪武十五年(1382年)颁布的诏谕:“王者以天下方家,声教所暨,无间远迩……当谕诸酋长,凡有子弟,皆令入国学受业,使知君臣父子之道,礼乐教化之事,他日学成立而归,可以后使土俗同于中国,岂不美哉!”历代明帝亦规定:凡土官嫡子许入附近儒学,归顺土官子孙照例送学。此后还把科举考试推广到少数民族的普通民众,对少数民族考生予以优惠政策,不许汉族子弟冒名报考。但在广西的土府,土州中,那些世袭的土官怕土民的后代学到本领超过自己,抢班夺,所以并不热衷执行朝廷的政策。

     

    岑瑛不这样想。在正统年间后期,岑瑛的地盘已经扩大很多了,他开始觉得人才不够了,特别是多次上京进贡,觉得思恩府和中原汉族地区差距太远了。于是他的兴趣从军事扩张转到关注民生、兴办学校、实施科举、教化民风、以礼治民方面,在思恩府迁到乔利堡的第二年,岑瑛就打破土府不设儒学的惯例,通过钦差御史及广西布政使、按察使代奏办学,得到批准。1447年,思恩军民府府学在府署附近的塘流屯创办,这是广西土官办学的第一人。思恩府学设教授1人,训导4人,思恩军民府府学兴办才几年,陆颖便在景泰四年(1453年)癸酉科考试中脱颖而出,成为思恩的第一位举人,明人汤琛在《思恩府儒学科举题名碑》中说:“思恩以文辞举者,自陆生始。前乎此者,未之闻也。”

     

    为了鼓励适龄儿童入学,岑瑛派出官差到各村屯统计儿童数量,要求各州及时动员学生入学,凡入学率不达到要求的土州,对知州罚钱罚粮。岑瑛还从知府的府库中挤出经费成立助学制度。有了岑瑛的大力倡导、支持,思恩府学办学80余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少数民族人才。根据统计,有明一代,广西共出文举人5098人,其中思恩府出163人,虽远不及桂林等府,却名列少数民族地区前茅。时人赞赏岑瑛“崇儒重道,建学立师,增广生徒,故群才辈出,咸誉髦焉”。

     

    在景泰五年(1454年) 岑瑛又上疏,要求建造孔庙,并配备祭祀器皿、乐器、乐队。明代宗看到土官有这样的想法,十分高兴,果然又“许之”。这样,广西土司辖地的第一个乐团也建了起来,那些整天东游西逛的“闲人”都成了音乐的发烧友,岑瑛的治下呈现出一遍太平盛世的景象。金銮殿上的明代宗异常高兴,

     

    再加恩典,免去了思恩军民府狼兵该年一半田赋,晋升岑瑛为从二品散官。

     

    一转眼,岑瑛这位壮族的英雄,开创壮族新纪元的功臣已经逝去将近600年,但600年的风雨,并没有把他湮灭。他至今一直与传说中的壮族英雄岑大将军、岑三爷等前辈一起接受壮族乡亲的顶礼膜拜;在他的出生地,今市平果县旧城镇兴宁村附近的八峰山上,仍有祭祀岑瑛的岑公祠。腰佩长剑,威武凛凛的岑瑛端坐在莲花台上,泰然自若,又带几分佛光,默默地向万千后代予以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