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氏留言

  • 岑保吉于2021-05-05的留言:

    看到岑家的兄弟们留言,很是高兴,我是广西钟山县公安镇的岑家,微信c895513790 有群的兄弟拉一下进岑家群里聊聊
  • 岑礼于2021-02-22的留言:

    在此寻两位宗亲的联系方式,知道的宗亲望不吝转告,谢谢! 一是“岑”于2013-03-21留言,二是“岑家勇”于2016-03-09留言。 我的电话:13367769345、18177677255 电子邮箱:838371389@qq.com
  • 岑安增于2021-02-15的留言:

    我是来自广西贵港的岑氏家族,很高兴认识家人,有微信群更好交流了,我电话19977553258(微信同号)。
  • 岑家继于2021-01-25的留言:

    岑氏宗親,千年前河南南阳,我曾于2008年专程北上寻宗问祖,我现在是广州人,虽已古稀之年,天天六点起,太极拳后喝粵茶水疗…退而未休,劳动当运动……
  • 岑都于2021-01-09的留言:

    找到大部队的感觉,我的抖音故事名字叫“岑大嘟”岑姓也是放前面的,希望一天岑家人的关注。

    族谱问题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 岑氏族谱 > 族谱问题研讨

    粤东岑氏二世祖四公排序先后的释疑及其他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 更新时间:2017-04-06 20:50:54

    粤东岑氏二世祖四公排序先后的释疑及其他

                                                                                                 岑柱荣撰文•2017•04•06                                              

          我得再次郑重声明,现在争谁为长房嫡孙已没实际意义,写此文的目的是为了还原岑氏的历史真相。

          据台山修于光绪九年的《新宁岑氏族谱原序》里面的备注说明,粤东二世祖四公的排序先后以前一直都是以富、贵、永、远为顺序的,原因是在光绪八年重修尧俊书院时把神位摆放的尊卑次序摆为永、远、富、贵(相信是重新摆放时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而摆错)。所以新宁在一年后的光绪九重修族谱时就凭这个理由,单方面顺势将二世四公的次序改成永、远、富、贵。更为甚者,还将在谱里转载的多篇各支派的历代谱序原以富、贵、永、远的顺序改为永、远、富、贵。从纂改九江修于成化二十二年的谱序排序内容可以印证我的推断,唯独不敢改动的是尧俊书院的石刻碑文的内容。殊不知其没留意大多谱序有关二世后裔传芳各地的记载也是有顺序的,而露出了破绽:播迁岭表,散处九江、沙堤、桂洲、台山、恩平、阳江、封川,九江(岩富房)排在前,沙堤排次(即沙滘岩贵房),再后面的次序不用说相信大家都明白了。既然都注明有待考证,新宁谱竟在未经完全考证清楚,又未经粤东四房一致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单方面纂改历史记载,让后辈以为古谱上的记载是这样的,完全是误导后人,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那么为什后来会有这么多支系在修谱时二世四公的顺序都以永、远、富、贵排序呢?因为新宁(台山)是我们粤东岑氏的发祥地,这里有岑氏尧俊祖祠,又有尧俊祖墓,所有粤东支派几佰年来祖辈们都是认定台山为岑氏中心,影响力极大。新宁修于光绪九年的的木刻本族谱在各支系间流传很广,高要白土的手抄本也是一字不漏原文抄自新宁谱,恩平重修于光绪十四年的木刻本同样按新宁谱的二世四公排序为永、远、富、贵。应了一句俗话:“谎言讲一万遍便成为真理”,造成以讹传讹,怠误后世。

          现在我们已无法找到尧俊书院所存岑氏源流的原始族谱作进一步的考证,我手头上仅有三本手抄本古谱,其一九江谱(岩富房,从明代至民国共重修了八次),其二沙堤谱(岩贵房),其三是水边谱(岩远房)。三房古谱所载有关二世四公都是以富、贵、永、远为顺序,惟独新宁谱有篇序文(台山超华堂原稿)前言不对后语,上文载为富、贵、永、远,后面又改写为永、远、富、贵,从这点再次印证新宁谱曾经刻意修改原始族谱内容的痕迹。

    其实台山谱载在清顺治年间已失去原始族谱,是后来根各房的族谱再重修的,包括粤东其他支系及浙江、广西都是在没有原始族谱的情况借鉴其他房的资料,根据自己支系的主观需要,而且在各房之间缺少互通信息和考证的情况下编修,所以造成谬误百出,内容各异。

          恩平谱修于光绪九年的的木刻本里的『珠玑辟谬』这个观点我非常认同,我一直认我们粤东岑氏祖辈不可能是经珠玑而迁入粤东。根据古谱所载,尧俊公三代人都曾经在古时的番禺茭塘都鹿堡土瓜岗(即今天的广州黄埔庙头地域)暂居了一段时间,后来俊公才与富、贵、永、远四公的子孙分迁粤东各地,如果属实,该记载可信度好高。广州黄埔古时候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地,从浙江宁波乘船经水路到粤东是最佳的选择。迁到一个新地方,作暂短居留也很合情理。至于尧俊公当时之所以要迁粤的原因究竟是因为被贬职到新宁赴任还是自已辞官到粤东呢?岩永公又是否真的到南恩州任西平知县呢?还有旨安公两代又是否都曾任粤西四府镇抚使呢?有没有历史资料印证(相信现存最古的县志仅去到明代)?有待我们要作进一步考证。

          年前仅凭合山那间岑氏宗祠门口那付对联谬然认定为广东岑氏祖祠未免太轻率了。正如现在恩平及阳江两地,都认为他们那里都有飞鹅朝斗尧俊公祖墓,还要认为自已这个墓才是真的。要知道每个支系都可以在自已的所迁地建一座祖墓而方便随时拜祭,此例不鲜,除了台山、恩平、阳江,香港也不是也有一个尧俊公墓吗?我可以断言,说不定台山这座尧俊古墓也是衣冠冢。几佰年光阴,几经战乱,天灾人祸,日久失修(新宁岑氏族谱序文),还能留下什么?祖墓是我们的前辈过了很久才重修的,到如今谁能分辨真假?但有一点我们粤东岑氏子孙必须知道的,上面已经谈到,几佰以来我们的祖辈都是以台山的尧俊祖祠及尧俊古墓作朝拜。光绪年间,时任两广总督的岑毓英都是到台山拜祭广东始祖。

          这些分明是我们前辈留下来道不清说不明的派别间矛盾,我们现在还要争那间才是正宗古祠,那座才是正宗祖墓,那房才是长房嫡孙,真有脱不了分裂粤东岑氏之嫌。